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慈母诗(组诗)

来源:绥化日报 2019-08-19 09:02:57 字体:

  杨勇

  中元诗

  ——给母亲

  白雾牵挂几抹远山,自顾纠结。

  松散的是微霞,压低在灰色云头。

  露水坠落前,镜面里划过雁阵和孤鸦。

  新冢新覆春秋,蓬蒿间虫鸣衰弱史,

  被去年一朵野菊聆听,不了里了了生意。

  轮空的是我,隔一夏来看你就像看自己。

  割草,静坐,纸火热烈后青烟障眼。

  以为你留在盛夏看花,低头拨手机是空的。

  抬头草木蓬勃,风过隙,有何物可停滞?

  昨夜望月,空明照彻的形骸尤有执迷,

  放不下浩瀚,盈亏里捕捉一粒尘星。

  秋也褪色,雪煮后,大地收获大悲种子。

  记梦

  ——给病逝的母亲

  昨夜似有唯心,纠缠于依稀可辨的度亡经里,

  隔着生死问答,她抽象的身体远离颠倒梦想。

  一座米粒雕塑的小楼阁菩萨般藏着她的一生。

  虚无是存在的,就像醒来,我承认听惯的乡音。

  存在是存在的,就像一场银蝶赶往光明的小雪,

  她曾有过寒彻和温情,每一粒飘洒都牵连娑婆!

  换气

  ——给亡母

  埋葬的五谷,又认出了四月天。

  换气,白雨洗净的石块,也悄然发芽,

  那是一只绿布谷,隔空鸣叫,明灭于山阴山阳。

  看望坟冢,你的骨灰,还继续下雪。

  找不到出租车,比余晖慢半拍,仍操劳,

  梦见小山头醒于长眠的雪,千丝万缕地缝纫着沟壑。

  母亲病逝4日祭

  在那里,一个白浪消逝了,又是一个白浪,母亲也是。

  我知道,浪还在浪中,浪在风中,浪在水中,母亲也是。

  水在水中,水在大地上,水在天上,水在一切周流中,母亲也是!

  南山书

  ——母亲百日祭

  晚秋无动于衷,像一位沉住气的老人,

  但,我还是感觉到了黑暗的摇摇欲坠。

  填上最后一锹黄土,她身前的事全成为

  身后的事,我知道,红叶和白雨也知道。

  如今,雪花覆盖前,她变成安静的果实,

  坠地的种子和萧瑟的山峦,出入于虚无。

  她将怀抱石头、寥落和松涛,沉向夕照,

  沉向我梦里的老宅。她,仍旧住在那里,

  充满光,忘记生病,关心着在外的儿女。

  她将年复一年,满腹涩苦守住秋天之甜。

  但,我唤不回她,比雾气还仿佛的墓碑,

  所收敛的云烟,过度的脆弱又过度坚硬,

  它展开沙之书的封面,僵局于尘世的阅读,

  风翻遍三秋旧账,也翻不开那肃穆的索引。

  (或许,我就是一袭目录,捕捉她从彼岸

  漾来的波痕,余生震颤于她身后的涟漪。)

  何方神明呢?仰首云端一鹤,戳破虚空。

  我听到浩淼的足音流转山谷,空空作响。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