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日报头条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崇敬光荣

来源:绥化日报 2019-08-01 09:12:48 字体:

韩国光

  “光荣之家”光荣牌是军属的标志,是军人及其家庭社会政治地位的象征。

  我是一位水务公司抄表员,当发现有的用户家门头处悬挂着金黄闪闪的“光荣之家”光荣牌时,倍感亲切,急走的脚步立即就慢了下来,一种非常崇敬的心情便会油然而生,因为我曾经也是一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遇到这样的忘交水费的用户,我总是轻轻敲门通知对方。如果敲门家中无人我还会再次登门,实在见不到用户我还会委托邻居转交“欠费通知单”,尽量不停用户的水。有一家用户,他家的门头上竟悬挂着两块“光荣之家”光荣牌,这家主人老顾每次都提前预交水费。有一次我站在“光荣之家”光荣牌下问了他,他老伴抢着说:“老顾年轻时当过兵,那部队里的风光照片还留着呢,他一直干到副营长才转业。俺儿子前几年也听他的话去当兵,后来退伍有单位硬要他,儿子却自谋职业开了个物流公司。父子两人都穿过绿军装,当然社区要给俺家悬挂两块光荣牌了。”老顾笑着插话说:“儿子到部队里锻炼了两年,先前娇生惯养的,回来以后就是不一样,肯吃苦了,肯吃苦就是儿子干好工作的一辈子财富!”

  我服务的胜利二村,有一对老夫妻见到我很热情,他俩夏天喜欢坐在树荫下乘凉。我一出现那老大娘就会主动打招呼:“小伙子又来忙了,来,坐这歇歇!”我都五十多岁了,她还喊我小伙子,递个小凳子就让我坐下。去年春节前,我忽然发现他们家的门头上悬挂了一块“光荣之家”光荣牌,当时因为天冷没有见到老两口。他们家哪位参过军呢?还是有什么子女现在部队里?正在我猜想之际,又路过时看见两位老人在门前端详着光荣牌。那戴着压舌帽的老大爷说,这牌子东面略高了一点,那老大娘又说,细看看就是东面高了一点,但也不太明显。我帮着“长眼”说:“就是的,光荣牌两边有点不一样高。这光荣牌当时怎么没放平呢?看起来就有些不舒服。”老大娘原谅似地又说,是那天傍晚社区来人给钉上的,可能光线暗了眼睛没看那么准。这时我就说了,搬个椅子或凳子我帮着重新给钉一下光荣牌。老大爷虽然耳朵背可还是听见了,他高兴地连说“那好那好,谢谢,谢谢!”我接着就站在了椅子上,有些够不到位置,脚下又垫了一小凳子。两位老人家一人扶着凳子一人盯着光荣牌,都提醒道:别只顾眼看牌子,小心脚别踩空了。我把光荣牌的钉子起下来,扶正了牌子说,这下可以重钉了吧!老两口笑得嘴不合拢,老大娘夸奖说,还是这小伙子有用!

  我把椅子帮老人家搬进屋,老大娘得意地介绍说,他家老头子是1962年当的铁道兵,转业前在昆明部队干了整整20年,回到地方退休也有很多年了,现在孙子孙女都成家了。我听了,凑近老大爷的耳边稍大声说,老人家您好福气啊,我也是当过兵的!但在您面前我可是一位“新兵蛋子”,我是1982年当的兵。您进部队时我还没有出生呢!接着,我立正,恭恭敬敬地给这位老兵敬了一个军礼,又右转身体对着光荣牌敬了一个军礼。我在工作中经常看见悬挂的“光荣之家”光荣牌,这是政府重视我们退伍军人家庭包括现役军人家庭,给予的一种无尚光荣的荣誉。我很珍惜这份荣光,自己觉得今天把工作干得非常出色,才能对得起这块值得崇敬的“光荣之家”光荣牌!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