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烟花绚烂,烟火寂寞

来源:绥化日报 2019-02-18 字体:

韩星星

  璀璨在元宵佳节的,除了天上的烟花,还有人间的佳丽。烟花、女子,多美啊!但她们炫目的美,往往也是宿命,绚烂绽放过后,落下一地寂寞,剪不断,理还乱。

  在女子裹足的年代,她们的生活也像三寸金莲,足不出户。元宵节是唯一“放风”的机会,她们便像烟花一样,冲出束缚,祈望邂逅一场绚丽的爱情。烟花易冷,佳节难逢,元宵节可谓情人“结”,打开是“节”,终成眷属;打不开就是“劫”,飞蛾扑火。

  明末才女李翠微,据传是李闯王的女儿,但这种身份并不能让她“出人头地”。生为女儿身,她就是世俗的小女子,对爱情有着烟花一样的梦想。小女子的忐忑心声,她一样“耿耿于怀”:“灯如昼,人如蚁,总为赏元宵,妆点出锦天绣地,抵多少闹嚷嚷笙歌喧沸,试问取今夕是何夕。这相逢忒煞奇,轻轻说与他,笑声更低。虽则是灯影堪遮掩,也要虑露容光惹是非。爱煞你,果倾城婉丽,害相思,经今日久,甫得效于飞。”

  耳鬓厮磨,依偎呢喃,羞涩忐忑,这就是她们想要的幸福,但它往往只是一朝一夕,而非她们以为的一生一世。紫霞仙子临死才懂得,“我猜中了开头,可是我猜不着这结局”。其实,爱情就像烟花,开头便抵达了结局。所以,李翠微与谁甫得效于飞?一样没有结局。

  李翠微够大胆,但称得上“红艳诗人”“女流之杰”的另有她人,朱淑真。

  朱淑真与李清照齐名,爱情生活也各有千秋。朱淑真的婚姻很不幸,她在《愁怀》里抱怨:“鸥鹭鸳鸯作一池,须知羽翼不相依。东君不与花为主,何以休生连理枝?”没人能回答她,她的解答只能错上加错。于是,就有了那颇受争议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元宵相约私奔,尽管最终“泪满春衫袖”,没有成功,她的“出轨”还是备受指责。或许是痴癫,或许是反抗,她在香艳诗句耳鬓厮磨:“但愿暂成人缱绻,不妨常任月朦胧”、“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但这些不过是她的臆想。最终,她还是因与情人分手“悒悒抱恨而终”。“其死也,不能葬骨于地下。”她成了一个耻辱,就是死,尸骨都不能安葬。

  我本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你不顾一切身心相托,奈何他逢场作戏!

  男女不平等的年代,注定了爱情的崎岖不平。那些“佳人笑赏玩灯楼”的桥段,那些李瓶儿和孟玉楼般的佳人,都不过是炫丽的剪影。烟花绚烂,烟火寂寞,绽放后,就回不去了。

  每个人都渴望爱与被爱,在这个关联上,人都很脆弱,就像烟花,有多绚烂,就有多寂寞。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