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不一样的中秋节

来源:绥化日报 2019-09-16 08:23:13 字体:

彭杨

  那年中秋节,我没能回家。

  当时恰逢轮到我值班,于是就被留了下来。一开始,我毫不在意。因为每年都回家过节太没有新鲜感,这次终于可以摆脱这个无趣的节日,心里反而隐隐兴奋起来。可是随着同事们一个个兴高采烈地离开后,平时热闹不已的院子变得冷冷清清;宿舍也人去楼空,各个房间大门紧闭,整个地方仿佛一下子就失去了生气。作为被留下来的人,看着空空如也的院子,心里的高兴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尤其又是在这么一个阖家团圆的日子里——中秋节在我们当地算是一个隆重的节日,家家户户都要杀鸡宰鸭,祭祀祖先,欢聚一堂,享用美食。

  我早已给家人打过电话,告诉他们我不能回过节,他们虽然遗憾,但是也表示理解,工作为重。可是我丝毫没有了先前获得自由的胜利感,反而感到沉重压抑,颇不是滋味——仿佛自己失去什么珍贵的东西而不自知。整个下午我的兴致都不高,一个人闷在房间里,晚饭时才出来。食堂阿姨给我们做好晚饭后也离开了,她也要回家,和家人一起过节。

  整个食堂里,只有我们寥寥四五个人,都是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回家的——有人值班,有人太远。此时此刻,能在这里,都有着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惺惺相惜之感,比平时更加脆弱关心。以往,这是吃团圆饭的时候,身边围坐的都是自己的家人。

  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大家慢慢放开了拘束,毫无顾忌地聊起了天。也许是因为都是差不多大的年轻人,话题比较多;也许是因为节日的氛围,让大家不自觉地想把身边的人当成家人来倾诉。我们聊着美食、旅行,畅谈过去、未来,分享喜悦和忧伤。我们虽然没能回家,但是能在这个团圆的节日聚在一起,未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家人”。

  从食堂走出来的时候,正是月上柳梢头的时分。在这个偏僻的小镇,四面都是连绵不断的高山,此时一轮玉盘般皎洁的圆月正从高山之上升起,静静挂在枝桠上。莹润的月光像水银一般洒落下来,给小院周围的事物都镀上一层银粉,又好似披上一层薄纱。月光下,质朴平凡的砖房看上去仿若瑶台中琼楼玉宇;简简单单的水泥地面像是微霜凝结的大片流云;就连身边的树木都仿佛在发光;让人恍惚间不知是置身在群玉山头还是一帘幽梦之中。

  我缓缓张开双手,一段月色便落在掌心,收紧指端,仿佛就能将它握住。身在异地的亲友们是否与我一同欣赏这轮明月,此刻是否也想起我?是否也有如此美好的月色?“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真想将手中的无边月色随着风儿寄到他们的梦中,伴着他们一夜安眠。

  在这澄净如水的夜晚,整个人的身心都被月光涤荡一清,袒露出心底最深刻的眷恋。平时与亲友们相处时间多,不觉得他们有多么重要,好像分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正如俗话所说:“聚时不觉可贵,别后方知珍重”,人总是在失去之后才懂得拥有,在离开之后才知道思念。他们像水,像空气,你察觉不到但是又至关重要,少了他们就不能生存。这个不团圆的中秋节,更让我明白了团圆的意义。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