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日报头条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二胡声声忆恩师

来源:绥化日报 2019-09-09 10:28:58 字体:

何品品

  教师节到了,我又想起了小学的班主任吴老师,仿佛又听到了在记忆河谷中悠悠流淌的二胡声。

  因为一颗纯真而又充满好奇的心,童年的世界无忧无虑、多姿多彩。那时的我们喜欢问问题,喜欢吃零食,喜欢玩游戏,也喜欢用耳朵去聆听这个世界。牛马的嘶鸣,虫蛙的聒噪,鸟雀的啁啾,风雨的淅沥,甚至连村街上传来的突兀的狗叫声,在我们听来,都是美妙和生动的。不过,我觉得最为动听的,还是吴老师演奏的二胡声。

  吴老师原本是教语文的,但由于学校里老师不够,他还要教我们体育和音乐。那时候,农村经济条件落后,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我们村里甚至没有通电,连收音机都是稀罕物,为了培养我们对音乐的兴趣,其时已年过三十的吴老师托人买来一把二胡,去找村里会拉二胡的老乐师学习起来。

  吴老师把二胡拿到学校里,利用课余时间练习。听着吱吱呀呀的二胡声,同学们都很稀奇,一窝蜂围过去,千缠万磨的,非要吴老师给拉一段,拉了一段还要再拉一段。起初的时候,吴老师的二胡拉得并不好,断断续续的,但看到同学们一个个托着下巴的认真样儿,也就不厌其烦地拉,一段一段地拉,拉得大家的笑容都很灿烂。

  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吴老师基本掌握了二胡的技巧和分寸,手法愈加娴熟自如。往后,每到吴老师的课,他都提着一把二胡走进教室,利用课前唱歌的时间为同学们伴奏。只见吴老师右手拉动系着棕色马尾毛的竹弓,左手虎口固定住木制的琴杆,几根手指巧捷飞快地跳动着,琴筒里便飘荡出一段一段的旋律。这旋律就像是骤然升起的辉煌烟火,生动地绽放,时而轻快明晰如泉水叮咚,时而萧瑟凄切如秋风啸鸣,时而暗哑呜咽如万马齐喑,时而悠扬婉转如天籁缭绕。这乐声把同学们的歌声撑起来,撑得很高很壮,连在田间地头劳作的村民们都能听得清楚。等到歌声停了,同学们脸上露出纯真而温暖的微笑。那微笑轻漾开来,轻轻地吻在老师的心头上。

  那年元旦,学校安排文艺演出,要求每个班级要出一个节目,吴老师就让我们全班合唱《东方红》。小时候,我很怕羞,想到要上台演出,心里就发憷,说什么也不愿意。吴老师就不停地鼓励我:“有我伴奏呢,怕什么?你要相信自己,把最棒的自己展现在大家面前……”我只好同意了。

  演出的日子到了,我们全班同学站在一个临时搭建的舞台上。在全校师生的注目下,我只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好在,吴老师很快就拉动了二胡的竹弓,琴筒里飘出了一个一个美妙的音符,这音符又连成了一串一串生动的旋律。我顿时忘掉了紧张,跟着同学们高唱起来:东方红,太阳升……”

  演出完毕,全场掌声雷鸣。我只觉一股热流灌进了胸腔,一涌一涌的,全身的血都要沸腾了。后来,我们班的合唱获得了那次演出的第一名。我觉得,是吴老师的二胡声给了我展示自己的勇气。

  不知不觉,时间过了三十多年,吴老师已经去世,他当年用的那把二胡也蒙上厚厚的灰尘,只剩下那些与吴老师有关的记忆,伴随着悠长的二胡声,在我心里久久地流淌。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