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晚报新媒体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沈秋伟的诗

来源:绥化晚报 2023-03-17 字体:

  沈秋伟浙江湖州人,60后,现供职于浙江省公安厅,业余习诗,系全国公安文联诗歌分会副主席。
 

瘦诗稿
 

  倒装
 

  清晨,三声鸟鸣
  把我诗里的音律惊醒
  仓促间着衣梳洗
  镜中句子纷纷倒装
 

  睡眠
 

  大地睡了而我的爱人醒着
  诗歌睡了而我的心思醒着
  我一次复一次向你展示催眠的艺术
  直到你我的睡眠相互叠加而产生睡眠增量

  

  一尾鱼
 

  诗人乃是纠结在语言之池里的一尾鱼
  思想的氧气已变得非常稀薄
 

  骨裂声
 

  不要以为我很坚强
  我的诗行断口多多
  纷纷骨裂声
  早已押不住最初的韵律
 

  寥落
 

  隔着一层窗帘
  我看见我的前生睁大了眼睛
  惊奇地读我今生的寥落
  复透过今生阅我来世苍茫
 

  飞逝
 

  时光并不慌张
  慌张的是我们的人生
  时光并不飞逝
  它停在那里静观生命的接力飞逝
 

  消蚀
 

  思想总是瘦骨嶙峋
  而肥胖善于消蚀真理
 

  同构
 

  世上许多事物同构
  譬如写诗与游泳
  游泳是在水里写诗
  写诗是在字里游泳
 

  疼痛
 

  树在阅读大地
  鸟在阅读天空
  蜂在阅读鲜花
  我在阅读文字里的疼痛
 

  小妖
 

  睡眠这只小妖又要夜不归宿了
  你寻找不到她的影子
  而在曙光行将逼近之际
  她携着风尘溜回你的枕边
 

  活计
 

  做诗的活计与木匠相仿
  你必须痛下杀手
  刨去许多木屑
  好让形态逐渐浮现
 

  舍不得
 

  常常舍不得一粒词
  被误读被误解
  我只能抱着它给予慰藉
  仿佛唯此方可昭雪
 

  治疗
 

  我心中装着祖国的山河
  也装着祖国的病史
  但我医术不高
  只能治疗其中一朵斑点
 

  天上
 

  我要向天上掘一口深井
  探一探宇宙的秘密之泉
  以及那些云的墒情
  和远方星星的体温
 

  甜之忧伤
 

  杜康解忧
  蜂蜜解酒
  又用什么来解甜之忧伤
 

  抄袭
 

  我的诗歌都是抄袭之作
  抄袭鸟鸣与虫吟
  抄袭秦时明月汉时关
  抄袭你脸上的微笑与春风
 

  搬运
 

  蚂蚁搬运食物
  饥饿是它们的乡愁
  诗人搬运文字
  乡愁是他们的饥饿
 

  微分
 

  用微分方程
  在这词尖上运算
  痛变得很小
  小到可钻进你每一缕叹息
 

  主义
 

  雨多么现实主义
  而风是多么浪漫主义
  万物吃够了雨水
  却按照风的逻辑招摇
 

  捕获
 

  好诗就是胡言乱语
  胡言,出别致
  乱语,织锦绣
  妖娆着将我们捕获
 

  投放
 

  来此人间一游
  时间不长不短正好一生
  随后各按其命
  让列车投放各等小站
 

  互文
 

  睡去与醒来
  是前世与今生的互文
  它们交替练习
  戏剧的最终结局
 

  虚词
 

  月亮想必是个虚词
  这么多人想摘回家
  还有这许多人水中捞它
  试问谁曾得偿如愿
 

  咳嗽
 

  咳嗽,早长夜短
  我用咽喉实验一款新词牌
  好让心中花草依韵而长
  时而豪放,时而婉约
 

  炼金
 

  诗人在语言的岩石里炼金
  拒绝用原石堆切颂词
  正如我拒绝用杂草
  描摹你的妩媚
 

  灌溉
 

  去年在云中掘了一口井
  今年墒情不明
  干脆再去辟一条河
  好灌溉心中苍茫
 

  一把刀
 

  心中藏一把刀
  只砍向内心的杂念
  偶尔刀刃向外
  实行刑法学的正当防卫
 

  歌唱
 

  谁是谁的影子
  谁又是谁的落花
  你三十年前的美貌
  还在谁的心头歌唱
 

  尴尬
 

  他们抄袭尼采而矢口否认
  此种尴尬由我承担
  因为我抄袭过虫鸣与虎啸
  也抄袭过雨雪和风霜
 

  缩身
 

  我居小屋一间
  定制的诗歌尺寸偏小
  我的江山会缩身之术
  我的美人露脸很少
 

  瘦稿
 

  这世界太闹
  金银铜铁纷扰不少
  当秋风吹凉薄梦
  总还有人捡拾唐宋瘦稿
 

  小令
 

  你酒量太小
  只一滴便醉了一生
  我词汇量有限
  用一阙小令收纳江山


编辑:韩敏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