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省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晚报新媒体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市场监管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直播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诗选本

来源:绥化晚报 2023-01-13 字体:

  雪,或者母亲
  (外三首)

  冯立民(甘肃)

  雨水燃烧之后
  他们的骨殖洁白,柔软

  这从天而降的棉袄,棉衣,棉被
  你可以叫她雪,也可以
  叫她母亲

  假牙

  母亲临终叮嘱
  唯一要带走的身外之物

  那些咬不动的苦难
  她要在另一个世界
  继续咀嚼

  假发

  年龄是假的
  学历是假的
  档案是假的
  面孔是假的
  腔调是假的

  从台下望去
  那头乌黑的假发
  的确是真的

  刀神

  这挨千刀的
  有九九八十一条命
  割一茬长一茬

  韭菜还是爷爷的爷爷
  栽下的韭菜
  可刀已非当年那把刀了
  刀子们命丧
  韭菜刀下

  春雨如酒
  地皮下
  大醉的韭菜
  又一次磨起了利刃

       蝉鸣
  杨俊富(四川)

  尖利。锋锐
  在山林里穿行
  我每一脚下去,都踩着
  夏日的喉咙

       兄弟叫小满
       (外一首)

  张笃德(辽宁)

  出生在农村
  恰巧是农历小满那一天

  上学、务农、耕种
  娶妻生子,拥有自己的家园

  日复一日的劳作与生活
  年复一年的旧桃换新符

  春天被草木气息唤醒
  秋天收割的汗水滴落黄金

  衣服上有经年的尘土
  农胶鞋上粘着新鲜的牛粪

  五十多岁了,父母健在
  儿女即将成家

  脸上皱纹似风雨吹皱的树皮
  憨憨一笑露出缺齿的牙床

  我握着他的手,像叫自己一样
  喊了一声:小满

  另起一行

       多好啊
  该说的话已告一段落

  多好啊
  重打鼓、另开张

  多好啊
  空两格,给心的驰骋搭舞台

  多好啊,行文至此
  时针重新拨回到了原点

  爱恨转换算不算另起一行
  冰释前嫌算不算另起一行
  走出自己算不算另起一行
  起死回生算不算另起一行
  ……

       舒展
  王亮庭(江苏)

  快递来的玫瑰
  经历了一场愉快之旅
  不信,你可以问那些
  遇水就开始舒展的花朵
  久违的粉红色,重瓣
  层层包装的酒窝
  漾开时有春天的清新
  怎能不联想到爱情
  咖啡、商场、电影,等等
  太浓烈了,如同里尔克的诗句
  只能作为衬托
  她们小声说话
  唱朴素的叶子之歌
  与昏暗的居室步调一致
  确是完全走心的
  以至那些刺
  不久也要分泌蜜汁

       山顶上有人谈钱
       (外二首)

  杜文辉(甘肃)

  山顶上有人谈钱
  谈到千、百、万
  好像面对面微笑又好像发怒
  好像朋友又好像敌人
  好像父母夫妻兄弟姐妹
  又好像子女情人
  谈到利息合计必须

  好像对着手机隔空喊话
  又好像反复播放音频录音
  说到时间、地点、证人、良心、法庭
  公了私了同归于尽
  雷管

  我最终没敢靠近山顶
  山顶上白云深

  马头上落鞭子

  马头上落满鞭子
  马不断地碰在此生的柱子上、树上、石头上、铁上
  不断扑倒 爬起 爬起
  扑倒 遍体鳞伤 流血
  马起不来 奄奄一息
  鼻孔里喷着不屈、不屑和自由

  驯马者也是一匹马
  想骑在马身上
  征服马体内的烈风、草原、江河
  想勒死马 吃掉马
  重新创造一匹马

  一个女人先哭了:
  她双膝跪地
  怀有身孕

  与李某云湖边散步

  桥上的水比桥下的水流得更快
  影子都在闪电里
  始终有风 树的头发有些乱
  有些差参 无主
  趴在湖边捞鱼的小孩
  把更小的生命收进罐头瓶子里

  树草深处 互相舔蜜的人
  加紧舔蜜
  远处的乐器、口器、箱子里传出
       永恒的悲哀、欢乐

  你再一次说起过去的那些沉泥
  我再一次说 看看这些莲花

       涂鸦
  唐政(重庆)

  我们来了,
  这是一件多么重要而幸运的事。

  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
  都与我们有关。

  在一张干净的纸上,
  谁都想画点什么——胡乱地。

  其实,我们不是容易改变的人。
  你们就画吧。

  反正画什么,都只能在这张纸上。
  而纸外的部分
  才是我们真正的生活。

       抱一棵大白菜进城
  刘建英(辽宁)

  日上三竿时,一片偌大的菜地
  平铺直叙出现在,平缓向阳的山坡上
  并不单调的绿,鲜嫩了一个
  凉爽的,婉约而又清脆的秋

  必须全心全意靠近,必须来一次
  毫不犹豫的,认真凝视与抚摸
  从春天就已发芽的种子,蓬勃总也在这
  露珠闪亮的时刻,欢喜跃动

  紧紧抓住泥土的,朴素根须
  该有多么的踏实安稳,而此刻
  抱一棵大白菜进城,我也便拥有了
  整个秋天的,完美与幸福

       镰刀
  陋岩(山西)

  我只是看了一眼,
  挂在墙上的残月,
  内心就一阵疼痛。

  多少年了,
  故乡的眼神,
  依然带着锋利的温暖。

       剪纸
  茉莉花语(湖北)

  那时的田野还很年轻
  枝头尚未显露成熟或饱满

  有人劝我不要裁剪了
  但我不能容忍多余的部分
  就像杂念。你坐在红纸的边缘

  春天,在窗户上隐现
  我剪去梅枝上的病虫害
  听喜鹊叫


编辑:张桂娟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