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省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晚报新媒体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市场监管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直播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爱松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23-01-13 字体:
  独龙断章(组诗)
 

       爱松本名段爱松,云南昆明晋宁人,中国作协会员,著有长篇小说《金缕曲》、诗集《巫辞》等十余部,入选参加过《诗刊》第30届青春诗会等。
 
       

       鸟有一只鸟掠过
  它的影子落下来
  我想接住
  阳光在上头晃了三晃
  穿透我的心思
  它便掉进来
  成为三次滚石

  
 

  “月光有九条命”
  南木萨在梦境中启示
  “你也将流朝九个方向”
  巨石挡在前方暗示
  月光把九条命,均匀照映大地
  我将九种流淌的声音
  交还给分割大地的手指
 

  流水
 

  我更相信
  它们,是石头变来的
  或湍急或平缓中
  没人指得出一个确切位置
  安放瞬间翻腾:
  它们有着人鱼面具
  也有着铁石心肠
 

  幻象
 

  江水变幻十种颜色
       用一天
  我期待第十一种
  只一瞬,色调凝固
  连流淌也停滞
  不知是什么
  触痛,河流的秘密
 

  江石
 

  跟从江水奔跑的
  最后成了沙粒
  看着江水流逝的
  最终成为大山
  只有这些毫无目的的石子
  在阳光下
  自己随自己玩


  行路


  车行一段
  滚石夹杂流水,便落一段
  有时候
  石是石、水是水
  更多时候
  流水石头浑然一体
  像漩涡下,深不见底的鱼
 

  探寻
 

  风雨声
  被什么驱赶?
  捕猎声
  被什么射杀?
  流淌声
  被什么追逐?
  我们踩着泥土,发锈的颤音
 

  抵达
 

  丈量双脚的绿
  顷刻碾过车轮的红
  穿梭梦境,默默盛放的紫
  没什么能带得走:
  山顶的落雪
  长满皱纹的水花
  以及,闷声不响的亡灵
 

  独龙常山
 

  雨水浸入山地,寻找它的祖先
  每一滴,都是敲打过天堂的金属
  这些响亮声音,被水流收割
  滚滚朝前,像大地反刍的语言
  它们遗留子嗣,偶尔被阳光翻晒
  在独龙常山绛紫色果粒之间
  等待解开,忧郁的谜
 

  领春木
 

  落在一片叶子上
  还有谁,随风
  丧失重量
  潜入山石幽暗的纹路
  是哪窝碎裂的种子
  把领春木叫到江水前
  替星空说话


  独龙菝葜


  石岩上游动影子
  阳光放逐未知鱼类
  它在夜晚钻进月光
  将自己一分二
  雌雄同体,是泥土欲望的绿
  一如江水变幻时间
  在独龙菝葜叶子里追
 

  杜鹃
 

  光柱杜鹃借来晚霞
  群山拄着大树杜鹃奔跑
  白喇叭杜鹃竖起耳朵倾听江水抵达大海回响
  滇藏杜鹃在六月的灌丛中垂下粉红手臂
  云雾绕过腊叶杜鹃落下一场雨
  菱形叶杜鹃香气被江鱼渡给顽石
  灵兽替革叶杜鹃纹上红白相错的水咒……
 

  岩匙
 

  江流为群山冲开通途
  游过的却是鱼
  光明为黑暗钻出甬道
  漫布的却是星星
  岩匙暗藏的白花、红茎、绿叶
  在巨石和尘土的裂缝中
  打开春天
 

  文面女
 

  植物汁液在脸部
  重新构造,另一种语言
  它们带着幽青的刺
  穿缝肌肤与血液
  少女一生的欢笑哭泣
  像南木萨口中
  秘而不宣的江流
 

  独龙毯
 

  她们:
  把太阳,织进去
  把森林,织进去
  把山石,织进去
  把江水,织进去……
  再把织进去的披挂身上
  这样,走到哪里都披着故乡
 

  南木萨
 

  为黑夜驱散光明
  为病痛祛除身体
  为寒冷脱掉温暖
  为灰烬焚毁生命
  如果不是来自于人类
  那么,相反意义上
  流水或许源自于坚石
 

  天梯
 

  通往山顶的道路
  藤条和松木悬空
  一阵风吹过,身影
  在时间的缝隙中晃荡
  再往上一点点
  呼吸,于攀爬中打滑
  有雪花,不时落下


编辑:王烈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