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省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晚报新媒体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市场监管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直播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左右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23-01-13 字体:

惊弓之鸟(组诗)

  左右,1988年生于陕西山阳,作品见《人民文学》《人民文学》(英文版)《十月》《诗刊》《花城》等刊,曾获珠江国际诗歌奖青年诗人奖、紫金·人民文学之星诗歌佳作奖、柳青文学奖、延安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上海市作协幼儿文学奖等奖项,曾参加诗刊社第32届青春诗会、鲁迅文学院第40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入选陕西省百位优秀文学艺术人才计划,现居西安。

       它世界

  一条绳子
  连着两个灵魂:
  大人和狗

  我向往的
  不是做有趣的狗
  也不是做有趣的人
  而是做
  一条
  没有形状的绳子

       终南山居

  终南山上
  最富有的豪宅
  不是那一排排小洋楼
  不是那些金碧辉煌的别墅
  不是那些铺满鲜花的独家小院
  也不是那些环境幽深的寺庙、道观
  更不是隐居居士的茅草屋
  而是
  燕雀们建在树梢上的
  鸟窝

       化蝶飞

  胰腺炎复发
  疼得
  双眼直冒金星
  冒出
  两只蝴蝶

  我的注意力
  瞬间
  被那两只蝴蝶
  带进了
  另一个世界

       唇语:分手信

  她什么也没说
  只是张了张嘴
  又把话咽了回去

  我懂了
  很多时候
  想和我说话的人
  也只能这样

       怪癖

  虽然听不见声音
  但有时
  夜深人静
  因为孤独
  也因为
  害怕上帝
  把我遗忘
  总想在
  无人的房间
  制造一些
  声响
  比如
  踢踏踢踏的脚步声
  耳朵里虚构的嗡鸣
  骨骼与铁质抨击的火花
  身体与床摩擦的微动

       有声音传来的地方

  每天
  我所能“听见”的
  唯一的
  内容
  是脚下的大地
  在颤颤微动

  它从地层的深处
  传向地面
  再传向我的脚下
  让我真真切切
  感受到了
  声音的存在

  那个地方
  是我
  穷其一生
  也无法抵达的
  另一个世界

       兽啸

  自从我
  在电话里
  用非人类语言
  (也许是兽语)
  对着手机
  大吼了几声
  骗子们仿佛受了惊吓
  纷纷投降
  从此收到的诈骗电话
  约等于
  无

       诅咒

  上帝给我下的诅咒
  不是用尽一生
  寻找声音
  而是
  用一生
  忘记声音

       祈求

  祈求,我所有的脚印,在许愿树下
  开出迷人的花朵
  祈求,赐给我爱,我情,我疼
  祈求,赠我一双可以疗伤的手,抚平母亲
  脸上黝黑的皱。祈求
  封我神医之名,医好父亲
  常年劳累的顽疾。祈求
  把我的耳膜移植到大姐失聪多年的耳朵里
  让她听见自家孩子嘶叫的哭声
  祈求,我所有饱受苦难的亲人
  能在晴空下像神一样壮丽地活着
  祈求,祈求我所有写过的诗句
  在我醒来之后,都变成真的!

       听见

  不止如此,数不清耳朵醒来了多少次

  在月光的霜冷里
  从蛐蛐受伤的身体里

  村庄的石板屋檐上,青苔召唤
  半夜雨鸣,落花的声音变奏为凌晨绝唱

  次次虚醒,枕边留下两行湿漉漉的信物
  惊喜之余发现她刚离开不远
  
       我不清楚是哪一个方向发出的余音
  但我知道
  我的身体里有一个人一直在等我
  打开声门

       回声

  有人敲门
  我小跑过去,但是没有人

  有人喊我
  我不敢回头,也从未回

  我的身体里养了一只很大的兽
  每一天躲在声门的后面,阳光绑着我

  声波有时很像我大伯心情不好时,
  吸着的烟斗
  它会驾驶蜻蜓,从另一个世界来陪我

  很想知道谁在说话。此刻又有人
  从屋顶落下内心空虚的砖瓦和灰尘

  我瞥见一只老鼠在燕窝外,深情回味
  一只母猫“嗷嗷”的叫声


编辑:张桂娟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