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千年老街西界沱

来源:绥化日报 2021-03-15 16:41:28 字体:

周康平

  这是一条沿山而建的老街,往上而望,老街坡势陡峭;朝下而看,老街蜿蜒绵长。一千三百多步的青石梯步,穿越了这条老街的千年时空。薄謩时分,伫立在老街的半腰,余辉的光照将我独行的视角拽回了古老的声响。那是来自滔滔江水的轰鸣,船工的号子划着高高升起的风帆,把满载青铜、瓷器、丝绸,川盐、蜀绣的木船,驶入人声鼎沸的盘盘石港湾。

  扯不断的吆喝声,伴随着背夫们的喘息,点燃了老街吊脚楼里的灯火。那一串串在夜幕下举着火把负重前行的背夫,用他们青筋凸起的腿脚,开辟了川鄂古道的艰难。一千多年的故事就这样缓慢生长。当老街的老墙挂着一轮秋月的时候,我心的梦境,总是沿着时光的老墙在房檐交错里,叩响老街的门扉。独步于老街,曲里拐弯的小巷,幽幽暗暗,谁会想到,这小巷,也曾有过丁香女孩的悠长。只是,再也不见那莞尔一笑的羞涩姑娘。这就是我生长的老街,狭窄的街面藏着无数流逝的时光,在不为人知的角落,贯穿我心灵的记忆,仍在疯长。

  世间一切的存在,快和慢,长或短,只是一种相对的比较。比如,我这业已苍老的老街,它正在消亡,也在重新生长。新生的街面是我从未见过的街景打造,充满了新时代元素的光芒。斜阳西沉的时候,我遍地丛生的想象,漫天的行走是忧愁与激情的光影交错:细雨飘飘,老街寂寥,木列老房,迎面相望。我知道岁月会苍老,老街的这场景依然让我感伤。人在旅途,沧海一粟,不管你愿意与否,都无法与推人前行的时光纠结。被岁月追逐的我,踉踉跄跄,不必问归来的路为何铺满南屏晚钟的感伤。乡近情更怯的话语既然是古人的感叹,又何不是我今天心境凌乱的慌张。逝者如斯夫,仿佛不再生长的老街,再也没有什么是我可寻找的歌谣。儿童相见不相识的感遇,成了老街沉默不语的脸庞,那些再也找不回的时光,唯有去唐诗宋词里寻找。

  走在狭长低矮的老街,我呼吸的心跳和心中的叹息,随着烟雨迷蒙的弥漫,渐渐融入了老街空谷传音的回响。这只是我怀旧的想象,千年底蕴的老街自有它不尽的薪火相传,一曲终了的忘却只是老街疲劳的安静退场。沉湎不是美好,抛开冗杂,已然陈旧的故事不必过多怀想,千年老街意念的不倒,才是我内心的祈祷。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