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飞雪叩冬韵味长

来源:绥化日报 2020-12-29 10:03:13 字体:

魏伟

  冬天分为两段,等雪的日子和下雪的日子。等雪的日子,朔风劲吹,百木凋零。下雪时,只见微亮的天空中,一朵朵白色似羽绒的雪花从天而降,它们旋转着飞舞着,越来越密,越来越大,不久便覆盖了乡村和城市的山川大地、千沟万壑。雪来的时候,孩子们手舞足蹈,大人同样雀跃不已。当一场不管是蓄谋已久还是突如其来的大雪叩开冬天的大门,世界瞬间变得童话般温柔美好,雪花烂漫,冬天的韵味愈发深远悠长。

  飞雪叩冬,绘就一幅美丽圣洁的自然图画。“才见岭头云似盖,已惊岩下雪如尘。”当纷纷扬扬大雪从天而降,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整个世界都被厚厚的雪花包裹着,到处是银装素裹的世界。堆雪人,打雪仗,孩子们在山乡的野地上撒欢。“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冬天里踏雪寻梅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美事。“都城十日雪,庭户皓已盈。”在城市角角落落,雪依势而卧,成坡,成树,成雾凇,装点着都市的冬天。室外滴水成冰,室内的玻璃门上,呵气成霜,多少双欣喜的眼睛挤在门前窗下,看雪下,观雪景。

  飞雪叩冬,乡愁见证着岁月流逝。冬雪飘零,意味着一年又近尾声,回家探亲的日子又近了。出门离乡的日子越久,泛起的乡愁就越浓。在那遥远的乡下,许多奔波在外的人们的老家,房子里已经用火盆烧好了取暖的碳火,年迈的父母、幼小的孩子无不翘首望外,盼望着身处异乡的亲人早些回家。唐朝诗人刘长卿在《逢雪宿芙蓉山主人》中写道的:“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是啊,回家的人是不惧风雪的。

  飞雪叩冬,惊艳一剪书香时光。下雪的日子,天地皆静。窗外雨雪霏霏,室内暖意融融。在寂静里捧书,细读历史风雨,慢品甘苦人生,放身书海,泛游古今,一书在手,世间俗事皆忘。“坐对韦编灯动壁,高歌夜半雪压庐。”寒冷中自有书香醉人。庄子的逍遥,李杜的才情,东坡的旷达,余秋雨的深邃……无不在文字的江湖里激起读者灵魂共舞。檐外雪花飞舞,案前书香弥漫。

  飞雪叩冬,拾起一段段围炉夜话。“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雪花飞舞的时分,这寒气袭人的日子,在温暖的房子里,生上一盆火,温上一壶酒,亲朋好友好好围炉夜话。聊聊昨日友谊、叙叙今日烦恼,让如烟往事无尽烦恼在茶水中释怀,在飘香酒菜中随饱嗝消散。趁这雪花未散,屋暖人聚,喝着酒,烤着火,和亲人和朋友盘点一年来的收获,合计合计来年的生计……焦躁的心也会因此得到慰藉而趋平静。

  最不爽的是,这雪下着下着,停了。据说,雪是等伴的。别等了,尽情下吧,好好滋润脚下这片古老的土地,让冬天有它该有的样子,让勤劳朴实的人们在暖室内聊天、烤火和思索,在这俗世烟火里尽情感受这飞雪叩冬的韵味。让这漫天飞雪穿越时空,叩开春天的门扉,播下丰收的心愿。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