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一扇轩窗

来源:绥化日报 2020-11-09 13:32:00 字体:

张琪

  有人说:“我们常常知道要往哪里走,却不记得我们从哪里来。”生命宛如一条流水淙淙的小溪,我追寻其生命的源头,宛如一棵树的根。于是,我又梦到了那一扇轩窗。

  那是故乡家中一个小阳台,坐北向南的屋子里开了一扇窗,用一整块黑色的大理石铺平,窗子有半人高。天过晌午,便有阳光斜斜地洒进来,映在床上汇成明晃晃的光斑,一侧是妈妈提给我的“锲”字。

  孩童时期的我所受启蒙大抵便从这时开始,曾记得小小的我常是手棒一本小书,便趴在黑色大理石上,借着光影斑斓抑或月光读书,钻进书中的我探寻着用文字所堆砌的我不曾触碰却能亲身经历、置身其中的世界。累了便抬起头缓过身来,望向窗外的天空。现在再想时,仍记得昼夜与四季在我的眼前流转:是流转的阳光和煦的风,春天风把花香送到我的眼前;是氤氲的水汽聒躁的蝉,夏天开启这一扇窗,扑面的热席卷而来;是风卷的残絮落叶的秋;是风卷着雪花寒冷的冬,时间仿佛流水一般从我的窗前流过,却不曾刻下痕记。黑色大理石倒映着夜晚如水倾泻的月光,是一倩碧影于我心。傍着这一扇小窗,打开了我对自然与外界世界的一个小洞,我用最纯洁稚嫩的双眼,去看,去感受,去思考。

  长大之后,课业负担加重,我也从小小的人儿长成了此间少年。妈妈对我的要求严格,每晚回家先弹钢琴一小时,才能开始完成学校的作业。而我,便也通常是呕着气的,往往没过时间一半,便跑到阳台,坐在黑色大理上,细细观察黄昏时太阳落在阳台位置的不同角度,有时也红着双眼看楼下小伙伴在松树下推搡欢笑,小小的一扇窗,抚着它便有种神奇的魔力使我安静下来。我迹渐懂得每个人与世界不同,傍着这一扇小窗,像建立了一道自然的屏障,我与世界联系却又彼此分离。

  那里有我深深浅浅对世界的叩问与探索,是一扇窗,沐着风迎着阳光;是一扇窗,推开稚嫩,连接成长。若我有何见解与高度于这世界,是这扇窗给子我最初的启蒙与开启世界的方式。

  这片片瓦楞变成我内心最坚实的砖瓦,而我想,这一扇轩窗也便化为乌有了吧。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