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我的诗意的父亲

来源:绥化日报 2020-11-09 13:32:00 字体:

李雪梅

  过完年,母亲带着收拾好的东西,搀扶着走路很吃力的父亲,要坐火车进京去看病。已经病入膏肓的父亲,此刻心里应该是很明白的,这一去,就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了。

  父亲环视了一下这个让他无限眷恋着的家,看了看年迈的奶奶,看了看四个未成年的孩子。三岁的小弟跑过来,紧紧抱住了父亲的大腿。父亲的眼里早已噙满泪水,伸手拍拍老大瘦弱的肩膀,摸摸老二的脸……什么也没有说,在母亲的搀扶下,依依不舍地转身。离开的霎那间,我看见父亲两行泪水落到了衣衫上;我看见,奶奶望着那渐行渐远瘦削的背影,无助地瘫倒在地……

  这一别,竟是永远。

  那一年,43岁的父亲进京治疗20多天后,紧紧闭上了双眼。

  那一年,我13岁。

  岁月流逝,深深浅浅的往事逐渐模糊,惟有父亲的诗意,惟有父亲最后一个背影,深深定格在了我的脑海里.上个世纪60年代,为了响应国家到边远地区的支边支教号召,父亲作为当年大学一名年轻有为的骨干教师,主动请缨,带着全家六口人,从省城来到偏远的举目无亲的小城支边支教。

  定居后,赶上国家三年自然灾害,生活一度非常拮据,母亲用勤劳的双手维持着陷入困境的家,可是到了月底,还是有两天没有粮米吃。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看着发育不良的两个哥哥等米下锅,母亲开始借粮。那个年代,一个大学讲师月薪六十二块五,加上母亲的工资也不足百元,得养活一家六口人。

  据母亲讲,自从有了两姐妹,尤其是我,前面的两位哥哥在父亲那里已经明显失宠,我成为他最宠爱的掌上明珠。父亲备课写教案都把我抱在怀里,不让别人抱,害得奶奶常常骂她这个唯一的儿子,说他太偏心了。其实谁都看得出来,奶奶是心疼自己的儿子,备课本就辛苦,还要抱娃、哄娃。

  父亲主要教授古代汉语。我曾多次听他的学生说,在课堂教学中,父亲深入浅出,诙谐幽默,有自己的独特教学风格,深受学生欢迎。为了让学生方便运用文言虚词,父亲牵头主编了《中学生古汉语释义》。这本书展示了父亲的才识,凝聚了他的心血,也是他留下的唯一著作。

  深受师生喜爱和敬重的父亲,生活是富有诗意的,那种浸到骨子里的诗意,让工资不高的父亲陆陆续续买下了喜欢的京胡、二胡、口琴、笛子,还有电子管收音机。记得有一次,家里的电子管收音机有两天没有发出声了,小小的我好奇地拿出一把螺丝刀,把后面的盖给拆开了。打开开关,只见一个个管子闪闪发亮,可有一只不亮。我正准备捣鼓时,有小伙伴找我去玩,便扔下收音机跑了。晚上刚回到家,听父亲喊了一声:“冬儿!”吓得我心惊肉跳,以为会挨训。没想到父亲笑咪咪地摸着我的头,把我领到收音机旁,打开开关,播音员清澈的声音飘了出来。原来我出去玩的时候,父亲已经去五金店把配件买来修好了。

  我喜欢听父亲拉琴、唱歌。周末时,父亲就一手牵一个,领着我们姐妹俩到学校,给我们拉手风琴、唱歌。每当有活动时,父亲参加表演,我们也是最忠实的观众,使劲给父亲鼓掌。

  父亲闲暇的时候,就教我们背诵唐诗宋词、毛泽东诗词。从学校图书馆借来一些图书,哥哥们读完了,绘声绘色地讲给我们听。我们渐渐长大,就和哥哥共同看一本小说。

  记不得是哪一年,学院里忽然驻扎了部队,部队文工团员经常在大礼堂演京剧。我们高兴坏了。大院里的孩子们与演沙家浜里的阿庆嫂、胡传魁,红灯记里的李玉和、小铁梅等演员们打成一片,演员们经常教我们唱京剧,做演出造型。

  那个年代的大学生们也不怎么上课了,每天都在写大字报,教学大楼里被贴得铺天盖地,老师们紧蹙眉头,只能躲在家里。

  而在我的印象中,父亲从不发愁。无论身处怎样的环境,父亲总是保持一份诗意的情怀。

  那时,30多岁的父亲常常带着我们去看剧,回家后自己边拉边唱,还自编自导给我们排练。那段时间,我们家很热闹,父母领着我们吹拉弹唱、咏颂诗歌。也经常组织家庭演出,四个娃是主力,自娱自乐地生活着。

  7岁时我成为了一名小学生。班主任时常会找我让父亲帮忙,帮班里或学校写毛笔大字,每天我都背着红纸和墨汁回家,帮父亲把纸摊开,把墨汁拿来,有时也会研磨,然后歪着小脑袋站在旁边看父亲认真书写,心里满满的自豪感。哥哥妹妹班里的毛笔大字块,父亲也都包了下来。

  在那艰苦的年月,我们一家老少三辈住在一起,和和睦睦、快快乐乐地过着清贫的书香人家的生活。

  但童年快乐的时光,在我不满13岁时画上了句号。

  如今,我们家也有多人从事教师职业。若父亲泉下有知,一定会很欣慰吧。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