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北极村日出

来源:绥化日报 2020-09-07 10:11:35 字体:

杨贤华

  千里迢迢,奔地处边陲的北极村,多半游客,心里是怀着想看一看“北极光”的奢望与侥幸而来。说心里话,我也是“极光”的追慕者之一。

  2020年6月29日,我来到了北极村,当晚入住的酒店,是黑龙江省十大品牌之一,CCTV推荐住宿的北极村民俗酒店——“北极人家”。唯一豪华江景套房!别看这“人家”外表土里土气,一所两间砖草房,一栋二层阁楼,阁楼的房盖也是铺的油沾纸,刷的沥清油,但室内装修却豪华大气,一幅宽大的横幅北极光照片让我怦然心动!匆匆吃了晚饭,急忙又在手机的百度上搜索北极光的美照,手机屏映入眼帘的北极光,奇幻飘渺,绚丽多姿,有的如天宇上飘然舞动的一条条宽大无比的绿绸飘带;有的粉中带紫,像一束束紧拥在一起的蒲棒,竖插插的把它的极光直插入了空中蓝色的云朵里;而大多“极光”的照片,多为湖蓝色,横空凌飞,如雨后的一抹蓝虹,飘来荡去,又似蓝色的大鹏在飞翔展翅。

  只翻看了几幅照,只觉这“极光”亦真亦幻,比海市蜃楼更令人神往。

  关了百度,走出宾馆,去江边散散步,在大门口正碰上从外面回来的老板娘,我随口便问了一句:“这北极光什么时候能看得到?”她停下了脚步,回答说:“极光是多种因素集合而成,一般来说,一年或几年才出现一次,大多在六月二十二日左右夏至以后,但看到的几率很小。”听了老板娘的回答,我的迫切之心一下子打消了。老板娘可能已知我此刻的心情,她又接着说:“看不到极光,看日出哇!北极村的日出也是相当美的!它和泰山日出、海上日出因角度、纬度、地貌的不同,各有不同的美!”边说着话,她就边往屋子走去了,老板娘的话,等于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对呀,看不到极光,那就好好看看日出,远道而来,总不能空手而归呀!

  我顺着木板和石板的台阶,走到江边溜哒了一会儿,就回宾馆早早休息了,准备明天起早拍日出!

  第二天一早醒来,第一时间打开窗帘,看到外边的天已现晨曦,天上的云,瓦蓝着,是一个大晴天。抬手看了一下手表,刚好3点45分,急忙跳下床,顾不上洗脸,穿好了衣服,顺便多加了一件外套,这边的温度早晚温差大一些,轻轻带上门,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生怕弄出声响,搅乱了对门游客的休息。出了“人家”大门,一路小跑,沿平台木板和斜坡石板台阶向江边奔去,在江边的沙石滩上站稳时,才发现我的整个鞋子和半截裤角已被石阶两边的草丛上的露水打湿了,尽管不舒服,也没时间去理睬它。这时,江对岸的俄罗斯山顶上的云,已一朵一块儿的被染上了粉红色,过了不到一刻钟,我身旁也是大早起来拍日出的女游客突然惊叫了一声:“日出!”我听后忙把眼光聚焦于对岸俄罗斯的山顶上,此刻,太阳正慢慢地、小心翼翼地从山顶上爬了上来,刚一露脸,它仅仅是一个乳色的圆球,尽管紧贴着它的山还暗着,远天的云还是绽蓝色,但近它的云已被罩上了淡粉的光霞,它投射到江中的倒立的日影,像一把赤红的火炬,把半江水染亮得粉红粉红。我看到这儿,急忙从挎包里掏出了相机,按动快门,咔嚓!咔嚓地拍起来。

  随着日出的慢慢升高,天上远近的云都变得越发粉丽,江水粉红色的光晕也变得更加浓艳。粉红的江流把人的眼晴晃得也有些发晕,江水被微风吹拂过来,似含了香脂的清晾味。这时,再举目细看像施了粉黛的日出的小圆脸,恰似待嫁新娘羞红的脸蛋儿,欲遮还羞,越发俊俏迷人!为了找一个更好的角度拍下这一瞬间,我又一溜小跑,回到了宾馆的露天餐厅,拉出了一把餐椅(来不及垫上一块纸)放在了“人家”的房角,又连续抢拍了四五张。诱人的日出迫使我再次小跑,一步两个台阶快速跑到江边,坐在有点硌屁股不规则的小石子上,仔细地观赏并降低相机的高度,拍出江水托起的一轮红日。跑上跑下,腿也有点发酸,索性就在已有些发暖的沙石上多坐了一会儿。

  这日出的景观,真是瞬息万变,待我把餐椅放回餐厅原位,再次望向已略为升高的日出时,半天的云、满江的水,都被涂抹得粉红鲜亮,江对岸横亘起伏的俄罗斯山,日光似乎还没来得及关照它,也或因了山的石、树吸光能力太强,把日照的光吸纳了。此岸的树,枝枝桠桠,也显出了深绿色,因我的相机直摄对岸的日出,回头看相机中拍摄的这些树的枝叶,还处在暗影中,这大概是因为机身离树太近的缘故,还好,算歪打正着,那墨色的树影,倒反衬了天上的云、江中的水的粉艳之美!

  又过了一会儿,对岸山峦上的树已显出了葱郁的本色,远天的云显得更加薄透淡蓝;我身边的江边沙滩广场,大部分已被日光照得白白亮亮,小石子、沙粒已发亮闪光;广场中央用红字书写的“黑龙江”的立体雕塑已清晰了然。

  到此,日出的观赏和拍摄已告结束,伴着江面吹来的微风和渐暖的阳光,我沿着江岸又随意走了走,从不同的角度拍摄了几张界碑和七星广场立着的一个巨大的实时温度计的照片,温度计显示当时的气温是15℃。拍完了这几张照片,我抬腕看了下手表,哦,正好5点整。

  来到北极村起了个小早,看日出,拍日出,感觉好爽啊!尽情欣赏了日出的美!又把日出的照片装满了相机,吃了早饭就把这些照片发到朋友圈,让朋友们也好好分享一下北极日出的美!

  回宾馆的路上,正路过“温度计”,偶一抬头,见一个须发皆白、慈眉善目的老大爷,正在“温度计”的周围转悠,我主动走上前,与他搭讪:“大爷,起得早哇!”老人家说:“年龄大了,觉也少了,早晨还醒得早,起了床,就到江边来溜跶溜跶,换换新鲜空气。”在接下来的闲聊中我得知,老伯是一位退休的中学语文教师,已八十五岁高龄,看样子精神抖擞,身子骨硬朗,儿子在北极村工作,因这儿的空气好,水质好,没有污染,春、夏、秋三季就来呆上几个月,冬天就回老家猫一冬,已连续来了二十多年了。聊了一会儿,我又特意把话题转到了“北极光”,大爷说:“他来了二十多年,只看过三次极光,的确很奇幻,很美,夺人眼球。”说到这儿,他话锋一转:“极光再美,也是海市蜃楼,中看不中用。我每天来看日出,它不但美,还能给人希望,给万物送光明”。老人说到此稍停顿了一下,低下头像自白也像自夸:“我每天来看日出,都给刚出的日头行个礼。”边说着老人把腰板挺了挺,站得笔直,一脸敬仰,然后把右手慢慢地举起来,手指尖略高过头顶,并自喊口令:“给太阳行礼!”老人家的举止,也触动了我,我也情不自禁的站直了身,整理一下衣衫,摘掉太阳镜,把右手举过头顶,向太阳敬礼!在我举手的那一瞬间,一种神圣感油然而生,这种感觉是过去不曾有过的。

  和老伯道过别,我顺着石板路往回走,此刻,太阳已从俄罗斯山顶升上一杆子多高了,早起忙活着拍日出,对石板小路边的风景一点也没留意,这时稍一留心,在阳光的辉耀下,路边的小草显得更加青葱嫩绿,站立在草梢上的露珠也更加晶莹剔透,草丛中不知名的野花在晨风中摇头晃脑,已绽开了小嘴似在微笑,或在边歌边舞呢!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