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打羊草

来源:绥化日报 2020-09-07 10:11:35 字体:

王贵宏

  当季节的牧人将夏天赶向了远方,我望着五彩斑斓的五花山,想起了小时候打羊草。

  在小兴安岭的山里打羊草,不像在树木荒芜的地方那样用一把钉耙划拉一些矮小的枯干断茎的蒿草,也不像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用一把长长的钐刀横扫一片草本植物。在遍布树木的山里,我们要给羊“采购”可口的食物,是需要精挑细选的。粗枝大叶见草便割,会被羊毫不客气地挑剔,嚼一半扔一半。产奶羊吃不足草料,产奶量就会大打折扣。

  初秋,金风阵阵,抽干了野草茎叶中饱满的水份,草籽成熟,草色微黄,山林中到处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草香味。先要细心地找到一片地势较洼,生长着茂盛五花草的地方,这是羊草最佳的产地。五花草是指五颜六色不同种类的草本植物混杂在一个区域生长,比如三棱草、黄瓜香、野豆秧等。为争夺生长空间,它们最大限度地吸收泥土里的水份和养料,极力将土内的根须向四周拓展,把叶片向更大的空间延伸。草木之间的竞争,是没有硝烟的战争。

  五花草用镰刀刷刷地割下,要像割麦似地用草辫捆好,三五捆一堆根朝下码放,这样若是下几天秋雨羊草也不会发霉腐烂,阴干后的草还会保持原始的颜色和味道,最适合羊在落雪后吃。从十几岁开始,一到秋天,我便会把镰刀磨得飞快,领着家中的黄狗,去村外寻找茂盛的草场。那是一段愉快的时光,远山色彩斑澜,天空湛蓝高远,脚下的杂草散发着独特的芬芳。黄狗兴奋地在草丛中嗅来嗅去,有时对着一个隐蔽的獾洞做徒劳的嘶吼,或是被一只狡猾的母兔引离藏匿幼兔的巢穴,向密林中遁去。

  天空向南方飘过一行行雁阵,它们义无反顾地迁徙,缓缓地把夏天驮走了。我不停地挥动着手中的镰刀,锋快的刀刃裹挟着醉人的草香向四下抛洒,直到被草汁打湿的镰刀开始疲倦,太阳偏西,我才停下来,伸展一下发酸的腰腿。身后的草垛码得像一个个尖顶的草房子,俨然鄂伦春人简易的"撮罗子"(房子),上面还落着几只寻觅蚂蚱的山雀。我望着那一大片羊草垛,成就感油然而生。这些羊草就是我家那一大俩小三只羊的粮食囤,有了它们,冬天下再大的雪,刮再大的风,羊也不会饿肚子了。东蹿西跑一无所获的黄狗,气喘吁吁地伸着舌头回来了,我扛着几捆羊草踩着夕阳的余辉一步步迈向回家的路。多年以后,我仍然一直深深地感受到,从小养成热爱劳动的习惯,对人的一生是多么重要。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