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半亩荷塘种清欢

来源:绥化日报 2020-08-10 08:50:39 字体:

孙克艳

  奶奶的庭院对着池塘,及腰的篱笆将庭院与池塘隔开,却遮掩不住那方池塘的四季旖旎。不同的时光里,纷呈出不同的风姿,总让人神往。而我最钟情的,便是夏日的荷塘。

  初夏时,青碧的荷叶铺满了整个池塘,层层叠叠,错落有致,将脉脉的流水包裹着,丰盛的绿色成了这方池塘的主色调,让人心生欢喜。坐在庭院里,只一抬头,便望见那一色的绿意,目光便再也流转不动,心胸也跟着开阔起来。

  不多久,似乎是一夜夏风的吹拂后,又似乎是一霎时,纷繁的绿色板上开出了缤纷的花朵,那些色彩与姿态各异的荷花,各自展示着自己的风情:有灼烈的赤色,有娇艳的粉色,有素雅的白色——那些露出金黄花蕊的荷花,在熏风下,尽情地展现自己的芳菲;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仿佛二八年华的少女,羞涩地隐藏着自己的容颜,只待你一转身便倏然绽放,让人错失花儿初绽的瞬间。微风下,婷婷的荷叶与花枝随风摇曳,散发出缕缕清幽的芳香,在你鼻边拂过,在你想要探究它时,便消匿了,似乎刚才的气息不过是个美好的错觉。在你顿感失落时,它竟再次倏忽而至,萦绕在空气里,若有似无,时隐时现,让人抓不着。

  我喜欢与奶奶一起,坐在庭院里绿茵葱茏的葡萄架下,喝着奶奶冲泡的柳叶茶,嗅着荷花的清香,望着眼前的一鉴方塘,脑袋里一片清明,可以从宇宙洪荒想到未来世界,可以从脚下一只匆忙而过的蚂蚁想到时间的尽头……也可以,什么都不想;只是静静地坐着,安享时间“滴答滴答”逝去的每一个刹那。

  我凝望着荷塘,奶奶和蔼地凝视着我,我们沉浸在恬淡的宁静里,不交一语,却好似说过了千言万语。

  安静的荷塘上,不时飞来一些匆忙的过客,有时是一只红色的蜻蜓,有时是一只灵巧的鸟儿,它们停落在荷花的花蕊上,或莲蓬上。它们在短暂的休憩后,便振翅飞走了。在它们停留的片刻里,许是对荷花与莲蓬诉说着它曾到过的远方。来着的继续来着,走了的仍然走了。于是,荷花谢了,落了花蕊,成了莲蓬;而先前的莲蓬,在风雨下,慢慢地枯萎。

  然而,荷塘并不寂寞。在层叠的荷叶下,是脉脉的流水;清澈的流水里,是成群结队的鱼儿,它们悠然地游荡着,偶尔探出水面吐出几个泡泡。蹲在荷叶上的青蛙,猝不及防地叫起来,“呱呱”——吓得胆小的鱼儿慌乱地钻进水底四处逃窜。这还不算完,奶奶养的那几只鸭子,在池塘边嬉戏着追逐,扑腾起水花,泛起层层涟漪,那些扩散的波纹一触碰到荷叶,便碎了,也散了。

  待到急骤的阵雨袭来,豆大的雨珠打在荷叶上,敲打出悦耳的交响乐时,那群笨傻的鸭子才急匆匆地排着队,一边吵闹着一边笨拙地摇晃着身体,溜进庭院来。而池塘里,争相鸣唱的癞蛤蟆像比赛似的,可劲儿地叫着,似一曲杂乱而高亢的合唱——这时候,是荷塘最热闹的时候了。

  雨过天晴,阳光洒在荷塘上,荷叶上的水珠随风而动,闪着晶莹的光芒,散开去又聚拢来。经过雨水冲洗的荷花,清丽淡雅,娉婷玲珑,似仙子下凡,不染尘埃。

  烈日高照,风从南方吹过来,风从荷塘上吹过来。在炎炎夏日里,这方荷塘,为我送来一片清凉与幽香,送来一缕恬淡的清欢。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