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父亲与小渔船

来源:绥化日报 2018-12-24 09:49:00 字体:

王中平

  在我的家乡,龙溪河从村里蜿蜒流过,生活在大河边上的人们,大多会捕鱼。闲暇时间,捕捞一些小鱼,换钱贴补家用。

  记得有一年,父亲买回一艘小渔船,船是用松木做的。父亲用粗糙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它,像抚摸着我的脸一样,脸上充满慈祥。在以后的岁月里,这艘小渔船是父亲的重要捕鱼工具,它陪伴着父亲走过了半生时光。

  新渔船买回来后还不能马上下水,需要先好好地保养。父亲买回桐油和石灰,先用石灰调上桐油,变成软软的泥用来填缝,缝要填实、填牢,才不会漏水。再在船的表面上涂一层桐油,等桐油干了以后,渔船就像一个健壮的青年,充满着朝气与活力,等待着父亲抛锚启航,迎接暴风雨,迎接每一次生活的挑战。

  父亲常常是在夏天有月光的夜晚出去捕鱼。捕鱼前先要在小渔船的左边装上一道渔网,右边装上一块白色的板子,然后划动着船桨,并不时用船桨拍打着水面,溅起浪花,月光照在白色的板子上,仿佛是一道瀑布,鱼会跃出水面,跳进船里。有一次我陪着父亲一起出去捕鱼,天上一弯明月,弯弯的月亮下面有一艘弯弯的小船,小船的一头,父亲划动着船桨悠悠地前行,穿过月影浮动的河面,穿过茂盛的水草,惊起了几只水鸟,水鸟扑腾在水面上,荡起层层涟漪,荡碎了水中那一弯明月。父亲专注地划着船,鱼儿在溅起的水花中跳进船里,父亲的脸上有了笑容,这笑容是看见希望的高兴,是一种对朴实生活的一丝满足。夏天的天气有时说变就变,一团乌云渐渐遮住了月亮,不一会下起倾盆大雨,父亲和我无处躲藏,小渔船在风雨中摇摆,雨水很快装满了小渔船,父亲把鱼用鱼篓装好,叫我拿上岸,独自一人不停地向外舀水,不让船沉没。不知过了多久,雨停了,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父亲也累得筋疲力尽,眼睛布满血丝,脸上更加苍桑。

  小渔船不但可以捕鱼,还是我们的重要运输和交通工具。在那肩挑背担的时代,有一艘小渔船可以减轻很多劳力。小渔船载过化肥、载过粮食,还载过需要过河的人。

  曾记得卖公粮的时候,小渔船发挥着它的重要作用,一次可以装上几百斤粮食,相当于几个人的劳动力。有时小渔船还是装不下所有的公粮,剩下的一点由父母担到粮店,划船的任务就交给了我。我小心翼翼地划着船朝着粮店进发,渔船载着满满的一船粮食,不能有丝毫的闪失。这一船粮食是父母不知用多少汗水换来的,是父母的全部希望。到了粮店,我把船停靠在码头,码头上的人们投来惊奇的目光,他们不敢相信,我能将小渔船顺利地划到码头。

  父亲用小渔船摆渡需要过河的人,从不收取任何费用,虽然我们那时候的家境并不好。只要河岸上有人叫喊,父亲就会放下手中的事,把人摆渡到岸。对方一句感谢的话,父亲便很知足。父亲一生摆渡过无数的人,却无法摆渡自己,一生都生活在艰难之中。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半载青春年华,似沙漏般弹指间流走。父亲已满头白发,我也在外漂泊多年。有一次回家,看见父亲的小渔船拴在一棵大树上,船身浸泡在水里,周身长满青苔,破败不堪,波浪拍打着小渔船,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像体弱多病的老人,苦撑着风烛残年。小渔船已千疮百孔,多处漏水,有两次出去捕鱼,船倾覆,父亲掉在河水中。当父亲半夜穿着一身湿透了的衣服回到家时,母亲禁不住轻轻的抽泣。面对母亲的哭泣,父亲只是淡淡的一笑,也许在父亲心中,这点遭遇算不上什么。听父亲说,有一次下重庆挑盐,在长江上顺搭一艘货船回来,货船行驶到一处水流湍急的险滩时,不幸船翻了。父亲紧紧抱住江中的一根木头,随江水漂了一天一夜,最后被一艘经过的客船救起,逃过生死一劫。

  再次回到故乡,龙溪河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天上那一弯新月十分明亮,月光如水,河水潺潺。而伴随父亲半生的小渔船,最终因父亲的离去成为了记忆,随同曾经的苦难淹没在了岁月的尘土里。一阵微风吹过,河岸上的白杨树哗啦啦地响,几只水鸟从河中的水草游出来,水草在风中摇曳,我仿佛看见父亲划动着小渔船行驶在月影浮动的河面上。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