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父亲的酒

来源:绥化日报 2018-10-29 10:15:54 字体:

黄佳旭

  父亲喜欢酿酒,更喜欢喝酒。每次快到吃晚饭的时候,即使母亲只做了一叠小菜,他也会给自己的杯里添上些酒。夹上一点香喷喷的小菜,再喝上一口自己酿的小酒,脸上逐渐泛起了红晕。微微醉些的时候,父亲总是喜欢把我叫到桌前,跟我讨论那些国家大事或者是他年轻时的梦想。而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在提到梦想的时候,父亲的脸上似乎总是带有一丝遗憾。这时,母亲便会转过身说:“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你看你,一喝点酒就说这些,以后啊你就少喝点吧。”父亲却总是晃了晃杯说,他喝的不只是那酒的醇香,还有一股子让人温暖的东西。于是,在那飘散着淡淡酒香的庭院里,就总有一个小小的身影跟在父亲身后一遍又一遍地追问那让人温暖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而父亲总是微笑着说,你还小,长大了自然会懂。

  一转眼,已经过了好多年。而那个温暖的东西似乎也随着时间悄悄地在我脑海里消失不见了。后来有一天,医院里传来奶奶去世的消息,全家人都沉浸在无法言说的悲痛之中。我红肿着眼睛望向父亲,他没有哭,只是比任何时候都憔悴,就连背影也瞬间苍老了许多。葬礼结束的那个晚上,失眠的我看到阳台里那个刚刚喝过酒,消瘦又略显疲态的背影,突然像个孩子般肩膀一怂一怂地痛哭了起来。

  人们都说成年人的悲痛与苦恼大多数都是沉默无声的。是因为明了自己身上所肩负的责任;是因为知道无论怎样生活都将继续,不会停滞;是因为懂得哪怕再苦再痛,一切都会过去。未来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家人;还有朋友;还有爱;还有梦想和希望,总不该停滞于此。于是,哪怕在极为失望痛苦的时刻,人们也只是独自神伤,再其次就是找个无人的角落痛快地哭一场。

  在那个失眠的夜晚,我似乎突然明白父亲所说的那一股子温暖的东西是什么了。

  它可以似暖流一般窜进人的胸膛,让身体变得温暖,就连那些烦心事儿也全都消失不见了。脑袋里空空的,什么也想不起来,却又什么都记得。

  而那个看似温暖的东西,却是在面对梦想时的无力;是面对生活时的辛劳;是对于家庭的责任;是经历生死离别后的不舍;是对于苦痛的无奈;是即便面对这些,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开心快乐的样子。

  原来,父亲的酒,竟是一种无处安放的愁。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