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素雪如诗破空来

来源:绥化日报 2021-11-22 字体:

吴圆圆

  “晨起开门雪满山,雪睛云淡日光寒。”于我而言,冬日里,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与雪共舞。

  冬日候雪,候得的是一种浪漫。我喜欢在冬天里等候每一场雪的到来。大雪常喜欢在夜里敲门,若提前知她来,我会在我的小小书屋里,焚起一炉香,看袅袅轻烟自青铜色小鼎中扶摇直上,我坐在小窗前,与这炉香共等。等烟线缓缓漫至房间,等香气浸染我的心脾,等姗姗来迟赴约的雪。等雪,每一分都是煎熬,每一分又都是幸福,我喜欢这等候中夹带着一丝伤感的诗意。

  冬日听雪,听到的是一种曼妙。雪刚开始落时,悄无声息,零零散散,需要再静心等候一阵子,等待雪花落得密集起来,节奏紧凑起来,从碎琼乱玉变成鹅毛大雪铺天盖地而来,这时候,方才能听到她落向大地的声音。

  天色苍茫,雪花如棉花软软,似柳絮轻轻,不动声色,层层叠叠,不经意间就给庭院中还带着些枯黄喑哑花瓣的月季罩了层白纱,衬得月季不染纤尘。

  不久后,就听月季枯枝寂叶沉向大地,先是一小声“吱呀”,声音几乎弱到不可闻,这是枝叶不堪雪的负重,折断之声。随后又紧跟一声“噗嗤”,是雪从叶片滑落,有一半掉地,安稳地落在了花根旁,完成了化作春泥更护花的使命。

  院子里的翠竹听得月季花吟出的雪落之音,它也开始不甘寂寞了。乘着一股凌冽的寒风,用力抖了抖肩膀,于是“沙沙沙”、“簌簌簌”,将身上的雪全都抖了个净,那些附着在竹叶上的雪,便跟下饺子似的“啪啪啪”,整块整块的,一股脑儿拍落在门前空阶上。

  每每听到这里,心下便觉得好笑:笑月季和竹子到底还是小孩子心性,就知道玩。不如头顶之上、苍穹之下的瓦片来得稳重、宽广。

  冬日赏雪,赏到的是一种心境。雪飘飘洒洒,在天地间挥毫泼墨时,我定然要披件棉衣推门出去的——去赏雪漫庭院、梅花尽染的景致。院子里东墙角处栽种了几株腊梅,候了一年才与雪相逢,这时节最是妙曼无比。“墙角数枝梅,临寒独自开。”凑近了去瞧,见朵朵嫣红的梅蕊中皆是含了一斗晶莹,极致的白与极致的红,碰撞出了极致的美。在这大雪与红梅共舞的日子里,不仅仅是“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的一声嗟叹,给人感悟至深的是“数点梅花天地心”的辽阔与自由。“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此刻,我伫立在白雪与红梅之间,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在冬天里邂逅一场雪,是美轮美奂的。冬日候雪,是禅,需要去参;冬日听雪是道,需要去悟;冬日赏雪,是诗,需要去品。雪去雪来,随缘偶得,她有她的自由,我有我的享受。一场雪,时而急切短暂,时而漫长缠绵,这都不打紧,但凡我有一刻与她独处的时光,我都要好好享受她。

  “冻云宵遍岭,素雪晓凝华。入牖千重碎,迎风一半斜。不妆空散粉,无树独飘花。萦空惭夕照,破彩谢晨霞。”人生一场,也当如这冬雪一般:舞则如诗如画,如歌如梦;行则屹立天地,初心不渝,洁白守宗!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