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首页 要闻 国内 国际 经济 餐饮 财经 汽车 房产 黑土摄影 武术健身 价格信息 概况 党政 安达 北林 海伦 兰西 微博
军事 体育 娱乐 视点 校园 时尚 综合 外宣 公益 黑土副刊 专题新闻 理论学习 明水 庆安 青冈 绥棱 望奎 肇东 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场 院
//suihua.dbw.cn  2018-02-05 09:14:39

刘忠民

  场院是生产队囤积粮秣的地方,主要在麦收和秋冬时节利用率最高,其他时候大多都是闲置的。小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场院这两个字怎么写,因为那时候老百姓通常把这两个字习惯说成是“常渊”的音,所以那个时节根本就不管它是什么,只要能给我们带来欢乐,小伙伴儿们就会整日的疯玩儿,我们的足迹几乎没有达不到的地方。

  那个场院说起来没给我留下什么记忆。可能是出于安全防火的缘故,没多久,生产队就把场院挪到了村子北面一里许的地方。新场院面积比较大,周长大约在二千米,呈四方形。场院的四周挖有宽、深各足有两米的壕沟,用以防火防盗、防牲畜之类的。壕沟里挖出来的土就规则地堆积在场院的内侧,起到防护墙的作用。场院内部的地面都是经过反复碾压,非常平整的土地面儿,甚至都要比一般人家的屋地还要光溜儿。难以想象,按照当时的条件,碾压工具除了石头磙子以外,我不知道乡亲们还用了什么办法,总之是场院内部的地面,要比现在的柏油马路还要光滑平整。场院的大门就在东侧居中的位置,靠近通往村子的路边儿。说是大门,其实就是挖壕沟的时候预留了大约10米宽的豁口儿,然后用两个木头架子拦着。这个木头架子和以前电影里看到的路障差不多,不用的时候就拦在那里,防止牲畜进院祸害粮食,用的时候就搬开。但它用的最多的时候,也就是麦收和秋收时节,其他时节总是那么侧侧棱棱懒洋洋的卧在那里。

  麦收的时候,要说最好玩儿的还不只是抓蝈蝈儿、捉迷藏这些,人最多、最热闹的要数打麦子的场景。以前打麦子都是用石头磙子反复碾压,叫作打场。一场接一场的效率很低,一个生产队要耗时好多天,而且只有男劳力能用得上,女劳力根本靠不上前。后来有了打麦机就方便了许多,但是打麦机只有生产大队的机站才有一台,各个生产小队要轮流使用。那时候能在机站工作是很风光的,开着75马力的东方红链轨式拖拉机,后面拖着高大威猛的打麦机,一进场院便被大家围了起来,固定好位置以后,用拖拉机发电带动打麦机作业。于是不分男女老少齐上阵,有的拆解麦垛,有的负责运输,有的负责承接打好的麦粒儿。但是最牛的要数站在打麦机传输带一旁的妇女们,她们不仅能站在高高的打麦机上作业,而且工作程序也不复杂,只需要把壮劳力挑上来的麦捆子打开苭子,然后把麦子均匀的平铺开即可。其实打麦子根本用不着我们这种年龄段的,我们多数的时候都是跟着瞎起哄、凑热闹玩儿,每天都跟着闹哄哄的玩儿到半夜,有的实在困极了,就随便拽一捆麦子找个旮旯睡了。有一次因为人手不足,我们这些绊脚石还真的被征用了,主要负责搬运工作,就是把麦捆子搬到打麦机传输带的下方,再由壮劳力用双股垛叉挑到传送带上。我因为在同龄人中长得比较大,所以有幸被叫到了打麦机上干了一回最牛的活儿。那一天没有白玩儿,还挣到了一天的工分儿。

  到了秋天,场院里就是最忙碌的季节了。场院的大门四开,生产队的几挂大车往来穿梭,昼夜不停地往院里运送各种不同的粮食。

  随着秋粮陆续地运到场院以后,经过一段时间的不同方式的晾晒,农村几乎就没有其他的活计了,大概在秋末冬初时节就该打场了。高粱、谷子、糜子和黄豆的打场方式大体是一样的,先要拆垛,然后是铺场。铺场就是把要碾压的谷物平铺成直径10余米的圆环形,然后由赶大车的老板子,驱赶着拉着石头磙子的马匹绕着圈儿地奔跑反复碾压,直至脱粒为止。然后把脱粒的谷物攒成大堆,接着就该是扬场了。扬场一定是要在有些风的时候,由技术比较好的男劳力站在下风口,用扬场的木锨把粮食铲起来,再对着风头高高地扬出去,一锨的粮食在空中划了一道美丽的抛物线,跳荡着滚落在粮食堆上甚是好看,而掺杂在粮食里的灰尘则顺风飘走了。扬场的人往往要在头上不是绑件旧衣服,就是绑件旧围裙,就像日本鬼子的帽子一样十分的滑稽好笑。只不过他们的作用不同而已,绑围裙主要是防止扬起的尘土钻进脖子里。而扬场的作用也就是趁着风势,把粮食里的灰尘和杂质吹出去,剩下的就是大堆大堆的十分诱人的粮食了。一般来说,生产队的统计员计算好队里预留的数量后,其余的就按人口分给各家,预留的那些则装袋存储在生产队的大仓库里了。

  打场的最后一项通常就是苞米了,其他作物打完以后,场地也宽敞了,也该轮到妇女同志闪亮登场了。那时候还没有打苞米的机器,几乎都是靠人工打砸。工具其实很简单,就是每人一把悠荡棒子即可。所谓的悠荡棒子就是一根或长或短的长木柄,具体的长短要看个人的身高而定。在木柄的一端固定好一根长约几十公分的铁链子,铁链子的另一端则固定着一截或方或圆的榆木棒子,这截榆木棒子不能过长也不能太短,大约在一尺半左右,因为榆木棒子既结实又沉实,抗击打能力较强,抡起来有劲儿,砸下去也比较有力度。小时候看见这个悠荡棒子就觉得好玩儿,很像古代兵器中的链子锤,只不过链子的那端不是铁锤,而是榆木棒子而已。尽管如此,当我们看到女社员抡起悠荡棒子的时候都虎虎生风的样子,感觉到很是羡慕,总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想法。胆大的就趁着人家休息擦汗的时候,抢过一把就开抡,胆小的就要等人家允许才敢动手尝试一下。我因为身高力大,模仿能力又很强,所以抡起来很是像模像样,令女社员们都很惊诧,还不停地啧啧称赞。可小伙伴中不乏长得瘦弱的,因为没有那么大的劲儿,悠荡棒子不是抡不圆,就是甩到自己的后背上,很是难堪。其实那时候社员干活都是卯子工,就是按天计工分,不管你砸出多少玉米,一天也就是固定的能挣到10分或者8分。当我们抢着要砸玉米的时候,她们也巴不得的歇一会儿,只是简单的告诉一下我们动作要领。但那时候我们毕竟年龄还小,力气也不足,一开始还觉得很好玩儿,可是过个十分八分钟以后就气喘嘘嘘了。尝到了苦头儿以后,才知道看似简单的东西其实也不好玩儿,于是就转项找其他的乐子去了。我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才知道,粮食从生长到吃到嘴里,哪一步都是不容易的,没有艰辛的努力是不可能有收获的。

  联产承包以后,原来生产队的场院也就没用了,被平整成土地分了。秋收的时候,各家各户开始各自为战,再也见不到那种大场院了。没几年的光景,我也长大外出求学了,场院便也永远地成为了一个符号,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偶尔也还会出现在梦中。我知道,那里有我不可忘怀的童年和少年时光,也印证了社会主义新农村沧桑的发展历史。

  我怀念那个时候。

 
作者:    来源:绥化日报    编辑:桑胜东
相关新闻
黑土摄影
绥化专题外宣片
黑土副刊
本网站为绥化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E-mail:shxwwang@126.com 联系电话:0455-8366877
绥化日报社广告中心 0455-8365027 0455-8365028 0455-8365030
绥化日报社法律顾问 黑龙江千叶律师事务所 张律师 电话:1864556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