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首页 要闻 国内 国际 经济 餐饮 财经 汽车 房产 黑土摄影 武术健身 价格信息 概况 党政 安达 北林 海伦 兰西 微博
军事 体育 娱乐 视点 校园 时尚 综合 外宣 公益 黑土副刊 专题新闻 理论学习 明水 庆安 青冈 绥棱 望奎 肇东 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在春风里写信 (组诗)
//suihua.dbw.cn  2018-01-03 08:35:55

张永波

  在春风里写信

  我在春风里写信

  每个词都带着沧桑,像金梅花

  美还在梦里,比远方还远

  我醮着谷雨润笔

  画墙头草。画流水游历的场景

  惊蛰使那些假寐的人知道

  一个有壮志的人,在山水之间

  该飞就飞,想疯就像河水那样

  去弄疼花朵,去爱去恨

  去让你心神不宁

  我写这封信时,就会回到春天的感觉

  回到那个干净如水的人身边

  化作一场雨,淅淅沥沥地流淌

  花朵挽着绿叶,我们一起

  去疼去冒险去芬芳

  这多好

  草木葱茏的春天,世间寂寥又鼎沸

  我只要这片刻安宁里,邀一轮明月

  风起时,我念想的人

  乍寒还暖,而念想我的人凝眸里

  两个背靠背,心贴心的人

  打着闹着,他们

  即是你又像我

  我喜欢

  我喜欢与一些陌生的人

  围坐在一起

  侃春天的一些坏毛病

  几棵提前溜出话题的小草

  吐露绿色的请求

  含萼的花骨朵,树林的鹅黄

  都不是主题

  我喜欢和一些与时令无关的鸟鸣

  分折天气的变化

  从云朵挤兑出雷电的私语

  从激流中捕捞出生活的勇气

  这些还不够

  我喜欢在众生相的人群里

  俘虏善意和温良恭俭让

  在仇恨中学习化干戈为玉帛的神奇

  学习冷静里的风暴思想

  风暴里的沉寂方式

  它们都不复杂

  我喜欢在大雪中那颗滚烫的心

  凄美的冷颜里一丝微笑

  一个深情的眼神

  就能冰释前嫌

  血总是热的吗

  尽管逼仄的冬天里

  寒凉与热望混淆着

  我喜欢的事物

  依然含存在风中

  一点也不示弱

  负重的椅子

  办公室的椅子

  我是第几位坐过的人

  这不重要了

  那些曾经坐过这把椅子的人

  或是升迁或是调走

  还有的业已故去

  这也不奇怪

  细数一下

  这室内的物件,哪一个是自已的

  没人计较了

  多年后,我也要离开

  坐它的人,肯定比我年轻

  比我更适应

  椅子不说话

  它摇摇晃晃

  直到归于平静

  才像我一样

  卸下所有的负重

  美好,希翼

  和感叹

  但椅子一定没告诉我

  每个人离开的瞬间

  它是轻松的

  想着

  多么大的雄心啊

  要把世上所有的花朵

  都装进兜里

  才能手留余香

  想着那一段被挥霍的青春

  多少野心被风雨锈蚀

  想着暮色里残存的羞红

  想着隔世的姻缘,想着欢悦

  想着万物沉浸在怀里

  反哺的羔羊咩咩的叫声

  在那里乳头想着吮吸

  刀锋想着伤口

  在那里,隔山隔水的思念

  想着游子挂在面颊的乡愁

  想着牵挂的别名

  试着用亲情友情

  缝制一条锦锻

  一头系着我

  一头系她

  多么大的雄心呀

  才能把世上所有的美好都想到

  也包括那些意外

  伤痛,和苦难

  石头记

  从五大连池偷着拿回一块火山熔岩

  这块受保护的石头

  黑乎乎地充满了气泡孔和苔藓

  它坚硬的只能长一些隐花植物

  我将它作为礼物送给了朋友

  为此我人生经历中就有了

  偷占国家便宜的罪名

  我这小人物也占了国家多大便宜

  只能是一块石头

  这在五大连池遍地都是的石头

  我只拿回一块

  我不去拿,别人也在拿

  反正有人都在拿

  我一再给自己寻找

  开拓罪过的理由

  我去五大连池的路上

  想的问题还是一块石头

  要大块的好还是小块的好

  我走在贪欲的旅途上

  玩冰雪的朋友

  冰雪拥抱了六个月的哈尔滨

  让生活在这里的朋友

  有了赚钱的机会

  他得意地四处张贴广告

  “别再提钱,提钱的友情就薄了”

  他握着我的手反复地诉说到

  是呀,不提钱的友谊

  从此就厚重了

  可是,到处都是朝钱看的时下

  不破费些钱财

  我又到哪去温暖快要冻僵的身子

  雪白雪纯的哈尔滨

  一个红光满面的东北大汉

  霜降一到

  就开始打起冰雪的主意

  就举着松花江的冰灯

  带着亚布力雪橇的表情

  坐在大平原上

  肩扛着大小兴安岭的红松

  出手就是遍地的大豆和高粱

  而持财自傲的朋友

  半身的煤炭半身的石油

  纨绔子弟般的玩起了冰雪

  靠得只是一个冬季

  卖点风光

  小钱不爱赚

  若干年后

  若干年后,如果沙漠无处不在

  只要树还绿

  悬浮在空中的鸟

  就会将蓝天歌唱

  若干年后,我和一只宠物

  和啃着时间这块骨头

  美人剩下了骷髅

  如果多皱的皮肤还在呼吸

  血管里就奔涌着江河

  若干年后,我们殊途同归

  天堂门庭前不分先后

  如果回忆还能钩沉起

  一些欢悦

  我们就快乐成一片云彩

 
作者:    来源:绥化日报    编辑:桑胜东
相关新闻
黑土摄影
绥化专题外宣片
黑土副刊
本网站为绥化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E-mail:shxwwang@126.com 联系电话:0455-8366877
绥化日报社广告中心 0455-8365027 0455-8365028 0455-8365030
绥化日报社法律顾问 黑龙江千叶律师事务所 张律师 电话:1864556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