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怀念情书时代

来源:绥化日报 2017-12-25 09:16:14 字体:

  黄建如

  上世纪80年代,我在一所大学读书,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那时候,电话还没有普及,更没有手机,温情脉脉、充满诗意的情书,自然而然成了青年人表达爱情的首选。但那一封封亲手书写的信笺,甜蜜明媚了我们那代人的青春。写情书是一件很费脑筋的事。先是信笺。普通的三百格稿纸肯定是不行的,得选那种带着各种暗花纹的浅粉色、淡蓝色信笺,有的还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收到这样的情书,不看内容,光看信笺,心就会先为之一动。然后开始写信,找一个无人的角落,在信纸上笔走龙蛇、洋洋洒洒,将一股股浓浓的深情经笔端化作墨迹,化作一个个溢满爱意的文字。信写好了,信纸的折叠、邮票的贴法都是一门不小的学问,不同的折法、贴法蕴含着不同的寓意,可以细微地表现恋爱进程的不同状态。

  接下来艰巨的任务就是如何送到喜欢的人手中,这比写情书难多了。如果是同一个学校的,可以把情书夹在书里,也可以托人带信,这是最常用的手法。如果和喜欢的人分居两地的,那只能靠鸿雁传书了。

  寄信时是满怀希望和喜悦的。那时候,从学校到邮局有二三里路,写完信要徒步走到邮局寄信。我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给喜欢的女生写信时,在邮局门口徘徊良久的情景。后来热恋了,总有说不完的话、诉不完的情,都化作一封封情意绵绵的书信。那条去邮局的路,被我来来回回走了多少次,承载了我青葱岁月里多少快乐和憧憬啊!

  等信的日子是很煎熬的。从把信寄走的那一天起,便掰着手指算远在他乡的那个人哪天会收到信,她的回信哪天会翩然而至,总感觉那时邮车太慢,对方的回信总在望穿秋水中姗姗来迟。那时候每天都会去看一下班级的邮箱,有时明明上午信已来过了,下午还忍不住再去一次,把空空的信箱摸索了再摸索。如果哪一天看到熟悉的字迹,那颗经过悠长等待、反复煎熬的心,仿佛一下子就沐浴在明媚的暖阳里,暖暖的、痒痒的,一整天脸上都带着笑。

  读信时的幸福和甜蜜是刻骨铭心的。看着那精美的信封、带着淡淡馨香的信笺、特殊的折叠方式,娟秀漂亮的字迹和充满柔情蜜意的词句,对方的举手投足、音容笑貌仿佛都浮现在眼前,那是多么幸福的事啊!白天读罢,晚上回到宿舍,偷偷躲在被窝里,一遍遍地甜蜜地温习。

  随着时代的变迁,笔被键盘所代替,纸被word文档取代,恋人之间谈情说爱已经不需要书信,煲电话粥、QQ、微信,快捷、省事,毋须翘首等待、望穿秋水,然而我总觉得这缺少点什么。我的心里不禁泛着淡淡的缺憾和怀念:怀念写信时,一笔一划的字迹落在粉色信笺上的快乐;怀念等信时,心情起起落落的沉浮;怀念读信时,嘴角那抹情不自禁的微笑。

编辑:艾文英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