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我市作家马俊彪作品印记

来源:绥化日报 2017-12-25 09:04:25 字体:

  李云峰

  我与马俊彪相识多年,他是一个有情怀有责任的作家。他的大多作品我都拜读过,而且有的是先睹为快,很多作品都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记。他曾在乡村小学任过民办教师、小学校长、中学校长、县素质教育中心主任。现任绥棱县第一中学副校长。这些丰富的生活阅历,成为他的创作源泉。他的大多作品都存有乡村记忆和教育情结。他先后在《中国作家》《北方文学》《小说林》《章回小说》《北大荒文学》等全国多种文学期刊发表小说近百万字。小说《双桥》《小八队》《井声》《我已残疾》《暂时拥有》等作品荣获多项文学奖。他还创作完成了30集电视连续剧《曲大兵上阵》、40集电视连续剧《井水犯河水》、电影文学剧本《关东酒仙》、《冰眼》,微电影文学剧本《鱼儿鱼儿快上钩》《没有服刑的囚犯》等影视作品。

  1993年他参加黑龙江省文学院第二期青年作家班学习,现为中国电视剧编剧委员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绥化市影视家协会副主席,绥化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绥棱县作协主席,绥棱县《努敏河文艺》主编。

  他从1986年尝试写作,第一篇作品小小说《军大衣》发表在黑龙江农村报。此后的一段时间里他零敲碎打写了许多“豆腐块”文章,见诸于报端。如小小说《老武头》《征婚大姐》《偷瓜》《大哥的二胡》《打火机》等等。这一时期他只是随性练笔而已,还没有形成写作自觉。直至1993年参加黑龙江省文学院第二期青年作家班学习后,在《北方文学》发表了短篇小说《流去的木排》才开始了业余写作。

  从写作形式上看,马俊彪的文学创作大致可分为两类:一是小说,一是影视文学。他的写作风格直言快语、直抒胸臆。无论是写小说还是进行剧本创作,他没有无病呻吟之作,每部作品都是有感而发,主题鲜明,表达出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读他的小说让人有一种淋漓尽致的快感,没有阅读障碍。他不但写你所想,而且抒你所感。这种感觉表面上是通过他的作品文字表达传递给我们的信息。实际上是在他写每一篇作品时,从选题立意开始就有了选择:读者的重大关切,社会关注和心灵呼唤。这使他的作品在孕育那一时刻起就有了读者的血脉。所以他在创作时会理直气壮,他不用说服谁,只有表达。而且这种表达的目的性很强,就是主题。他说自己创作是富有社会责任感的。这句话在他的许多作品可以得到证明。比如短篇小说《小八队》发表在《北大荒文学》1996年第1期。小说写的是承包到户后,农村大多数人都富起来了,可一部分弱势人群却越来越穷。怎么能够也让这些人一同富起来呢?这是一社会问题。小说描写了几个有代表性的家庭,刻画出了鱼成龙、王刀棱、二逛子、李拽子几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激励他们要自立自强生活并给他们指出了一条奔向共同富裕生活之路。小说发表后,引起社会关注,受到广大读者的好评。还有中篇小说《井声》发表在《五色石文学》2001年第4期,也是反映农村改革中存在的干群矛盾、乱摊派等问题。小说把当时一些农村存在的问题写得细致入微,最后以井塌了发出轰地一声巨响,震得地动山摇来警示人们要对农村问题引起足够的重视。

  他认为小说就要给人看个明白,他不喜欢看那些看完之后都不知道写什么的小说。他的一些作品为了突出主题,有的甚至就体现在标题里。比如中篇小说《暂时拥有》发表在《大平原文学》2011年第1期,他用一个老人一生的命运经历,讲述了自己对人生的感悟:因为一个人生命的有限性,决定了人的一生所有的拥有都是暂时拥有。他要表达的这一主题在标题中一目了然。还有短篇小说《双桥》发表在《北大荒文学》2004年第6期,小说的结尾是这样写的:“我们父子俩各站在一座桥上,对望着互相招手喊着,不知道是他过来还是我过去……”像这样的作品从题目中也不难看出每个人无论别人怎样帮助你选择,终究还是要选择自己要走的路这一主题的。

  另外,他为了直抒胸臆的表达,在创作时经常使用第一人称写作。他说这不仅方便于他叙述,觉得自己更能拉进与读者的距离。中篇小说《一位民办教师的笔记》发表在《北大荒文学》1997年第5期,短篇小说《打火机》发表在《北方文学》2006年第11期,中篇小说《我已残疾》发表在《小说林》2007年第4期,还有短篇小说《双桥》中篇小说《暂时拥有》这些都是用第一人称来写的,他翔实地描写,坦诚地叙述,逼真地刻画,读者往往会以为他讲述的就是自己的亲身经历。有朋友看过他的小说,竟开玩笑地说:“他写的就是自己的‘隐私’……”能把小说写得人们不仅信以为真,还能够坚定地认为确有其事,足以见得其写作功力和坦诚。文风见人品。他性格直爽,是个藏不住话的人,心里有话一吐为快,在和人们交流的时候,总掏心掏肺,无论你是老朋友还是第一次见面,他都会对你滔滔不绝。这种直率的表达性格,正适合了他的文学创作。所以读他的小说就有一种倾诉不完表达不尽的感觉。原因就是他把读者视为朋友,坦诚地告诉他们自己要讲述的事和目的。他认为一部作品的创作是在读者的阅读后最终完成的。真诚地沟通是他写小说的第一要素。读他的小说你会产生确有其事的感觉是必然的,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他写作上的一种成功。

  他的作品除了直抒胸臆的表达之外,也不乏有对人性的深刻思考。比如短篇小说《鱼儿鱼儿快上钩》,发表在《章回小说》2015年第4期,描写了掩盖在善良下人性的丑恶。中篇小说《我已残疾》通过主人公一位穷困潦倒的作家在现实生活中四处碰壁,造成心灵上的残疾。在理想和现实的距离中,一个人行走在钢丝上面左右摇摆,他恐惧的不仅仅是失落,而是在上面坚持的挣扎,这种煎熬,挤榨出人性的本真。

  读完他的小说至少能让你有所感悟,甚至还会引起你思考。可以说,深刻也是他小说的一个特点,随着他写作的日臻成熟,他的写作空间也有了新的拓展。他从2005年起,开始了剧本创作,但在选题上仍然坚持关注社会,关注人性。他创作的第一部30集电视连续剧《曲大兵上阵》写的就是人人都关心的教育,与每个家庭的切身利益和命运息息相关。直接揭示现在教育改革中存在的诸多矛盾,所描述的问题具有代表性,对现行的教育提出了深刻的反思。它虽然以一个鹿山县教育改革为背景,其实他浓缩的是全国教育改革的缩影。思考了一些教育深层次问题,探索性地提出了一些改革做法,可以说这些做法对全国的教育教学改革具有一定的借鉴作用和指导性。它有深刻的主题和丰富内涵,是实实在在的现实主义作品,是国家、民族、人民都需要的影视作品。剧本已在《小说林》2013年8月增刊全文发表。还有反应留守儿童的微电影文学剧本《鱼儿鱼儿快上钩》在《中国作家》影视版2014年第12期发表。它描写的是一位外出打工的母亲,将一个智障的儿子留守在家里,儿子连一百个数都数不到,只能数到九十九个数。他整天在家想妈妈,盼妈妈回来。老师“哄他”说,等他钓够一百条鱼的时候他妈妈就回来了。于是,他就总跟老师到河边钓鱼,嘴里不停的叨念:鱼儿鱼儿快上钩,鱼儿鱼儿快上钩。可他永远差一条鱼。最后,他为了这条鱼儿跳进了河塘里……作品深刻地揭示了当前留守儿童这一重大社会问题。一首主题曲:

  《盼妈妈》

  鱼儿鱼儿快上钩我在岸上等候妈妈的笑容看不见只有线儿牵在手。

  妈妈、妈妈你别走我向鱼儿祈求咬住钩儿你别松口我用心儿将你留。

  妈妈、妈妈你回来吧孩儿把你请求妈妈不在泪儿流就盼大手牵小手。

  她唱出了留守儿童的心声,直抵父母的灵魂,向社会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喊。拍成微电影后在网络播放,引起强烈共鸣,获得无数网友点赞。

  40集电视连续剧《井水犯河水》讲述的是由一口水井引发的故事,一场一户人家和全村六十八户人家的官司,一部反映农村四十多年改革发展进程,鞭挞假丑恶,呼唤真善美,宣传依法治国,倡导创建和谐家园的一部催人泪下的悲情大戏,读后让人震撼。可以说关注社会重大问题是他写作上的追求。

  他的影视剧创作还涉猎到民族抗日题材和人性的反思。他将短篇小说《酒仙》发表在《章回小说》2005年第8期,改编成电影文学剧本《关东酒仙》发表在《中国作家》影视版2015年第6期,这是一个民间传奇抗日故事。主人公钱烧锅,烧酒世家,他烧出的仙酒醇香飘逸、浓而不烈、柔而又韧。他被迫给日本人的开拓团烧酒,用酒醉死过十多个日本人,其中最大的官为日本陆军上将,被人们称作酒仙,后下落不明。其作品视角独特,极具地域特色,内容独树一帜,在抗日题材作品中可谓凤毛麟角。

  电影文学剧本《冰眼》在人性描写上更为突出。故事写的是主人公某城里中学的青年教师冯适被打成右派下放到偏远的林区兴旺林场劳动改造,他竟偷偷地和场长的妻子好上了,最后走投无路上吊自尽。十多年之后,他的儿子冯木木下乡也到了这个林场,又发生了一场离奇的爱情故事……剧本巧妙的布局和特殊的人物关系以及人物各自的不同命运,深刻地揭示了人性中善与恶的多面性。冯木木最后在浴火中获得重生时,读者受到的不仅是震撼,灵魂也会接受了一次洗礼。

  有人评论说:他的每一篇作品都能嚼出一种味道来,酸甜苦辣咸不一样。但他的所有作品都存有一种永远不变的味道,那就是真。真情、真诚、真善。

  目前,他的电影《关东酒仙》,电视剧《曲大兵上阵》正在筹拍之中,祝早日能在银屏上与观众见面,同时愿他继续笔耕不辍,创作丰收!

编辑:艾文英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