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省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晚报新媒体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市场监管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直播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母亲的竹尺

来源:绥化日报 2024-05-13 字体:

王晓伟
 

  在我们家里,最能见证时光的东西,就是母亲的竹尺了,它不仅是外婆留给母亲的唯一的嫁妆,亦是母亲的心头宝,它记录着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的快乐岁月,倾注着母亲对孩子们的爱。

  母亲的竹尺时常躺在家里的窗台上,它的上面布满了或长或短,或深或浅的刻度,密密麻麻整整齐齐的排列着。每当母亲坐在窗前做衣裳时,它就会出现在母亲的手上,其包浆的尺身折射着窗外的阳光,并照在了母亲慈爱的面容上,使我总也忍不住好奇,上前扒着桌案看到母亲将其平放在布匹上比划着,那粉笔沿其走过的线条,再经过精心裁剪,就能做成家人们身上所穿的衣裳。

  据母亲回忆,竹尺最早是出现在外婆的手里,在她小时候家里的衣裳不管是棉袄棉裤还是裤子外套,只要经过竹尺的测量,那做出来的绝对合身。不仅如此,外婆还常用竹尺测量着帮人做衣,一来赚些碎钱贴补家用,二来于母亲面前传承裁缝技艺。就这样,母亲便跟着外婆学起了测量、裁剪、制衣的手艺,其技艺更是声名远扬,十里八村的女孩子们借着农闲时光,便会来到外婆家里请教母亲的裁缝技艺,母亲总是毫不吝啬的倾囊相授。

  竹尺对于母亲而言,可谓一块心头宝,它不仅承载着母亲与外婆的母女情,更记录着一段快乐的岁月。小时候我常常拿竹尺来玩,在上面乱涂乱画,甚至还拿其做武器和弟弟妹妹们嬉戏打闹,幸亏竹尺的韧性好,几次险些折在手上,让母亲瞧见了好不心疼。为了让我们安分些,怕我们因打闹受伤或损坏竹尺,母亲便教我们竹尺的用法,我们学着她的样子尝试着画出线条,结果按不稳导致线条变弯或画到了尺身上,而那些所呈现的丑陋线条着实让人捧腹。

  也许是用过竹尺的缘故,我们在数学制图方面都有所成绩,各种形状跃然纸上,母亲得知便好一顿夸赞。当然,竹尺在母亲手上不仅只是做衣测量的工具,亦是一把教育子女的戒尺,记得有一次我因太过调皮而犯了错,就被母亲用竹尺打了手心,那疼痛我记忆犹新,以至于后来有了改进,就不再犯错。现在想来,虽然所犯的错误我已记不大清楚,但是那竹尺落在手上发出“啪啪”的脆响,依旧还回荡在心底深处。

  孩子是母亲身上掉下的一块肉,一丝一毫都牵于母心,竹尺作戒是为了更好的教育我们,严厉过后母亲的眼里更多的是心疼的目光,她抚摸着我发红发热的小手,而我亦在严与爱中认识到了是非对错,并健康成长起来。除了作戒,竹尺还用作测量孩子们身高的工具,我记得每隔一段时间,母亲就会用竹尺测量一下我和弟弟妹妹们的身高变化,并一尺尺比划着在桌体和墙面上留下了记号,而我们亦在母亲的感叹声和对未来的期盼中渐渐长大。

  如今,那些于桌体和墙面上所标记的不太清晰的年份与字体,都仿佛浸满了母亲对我们的爱。还有那躺在窗台上的竹尺,随着家庭条件好了,生活水平提高了,测量做衣的日子少了,竹尺便慢慢闲置了,但每次看见它我都会情不自禁的想起母亲所做过的衣裳,打过的戒尺,以及俯身测量盼儿长高的期盼,一股暖流便由心而生。我知道,这温暖的感觉将浸润我的一生。


编辑:韩敏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