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省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晚报新媒体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市场监管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直播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兰花

来源:绥化日报 2024-05-13 字体:

章铜胜
 

  每一种植物于吐纳之际,都是有气息的,人们感知到这种气息的存在,便不算是辜负了吧。譬如兰花,兰花的气息幽香,喜欢的人就多。

  喜欢兰花的人,有人爱兰叶的雅致飘逸之形,有人爱兰花的清幽脱俗之香。我也喜欢兰花的简单和安静。在我的心中,无论是兰花或是兰叶,总是那样低眉而生,不招摇,也不炫耀,像是清雅脱俗的尘世女子,那份优雅是与生俱来的,分寸总是拿捏得恰到好处,注定是要出尘脱俗的,引人刮目相看也就不足为怪了。

  善于养兰花的人并不多,有人说兰花娇贵,也有人说,是养兰花的人缺少一分静气,与兰花的气息不通,所以养不好兰花,这些看似都有道理,但又不全在理上。兰花难养,并非不可养,贵在得其法。善养兰者,循其法而养之,则兰叶有逸姿,兰花有幽香。不善养兰者,以一己之意加之于兰,虽勤于侍弄,可谓既劳于心,又苦于形,却未必就有一睹兰花盈枝,兰香满室的幸运,更甚者,徒见花叶枯萎,叹息而已。

  朋友老尚爱兰,也善养兰。他有一盆兰花,品种不错,长势很好,花开之时,幽香满室,且年年花开,花开得一年比一年多,这是退休之后的老尚最为得意的一件事。每回见到他,他都会跟我说起自己的兰花,我也爱听他的兰花经。一个爱兰如此的人,终是个可爱的人。

  老尚的兰花是有来历的。一次,他去朋友那儿办事,公事办好,就坐下来聊朋友之情,一番家长里短嘘寒问暖之后,就聊到茶几上的那盆兰花。那盆兰花,花刚开过,长势却并不好,兰叶纷披,略呈疲态。老尚知道朋友倾心事业,无暇顾及一盆兰花的盛与衰,便乘机说道:“这盆兰花不错,可兰花喜阴,不宜放在阳光直射的地方,兰花又不喜潮湿,浇水不宜过勤,兰花清贵,不太喜肥,肥施多了,反而长不好。”朋友见老尚如此爱兰,就做了个顺水人情,将那盆兰花送给了他。老尚如获至宝,悉心照料那盆兰花。先是上山挖了松叶土,给兰花换了个盆。然后是在阳台上搭了个架子,那是老尚自己设计的兰花架。兰花放在架子下,早晚可以晒到太阳,中午却在一片阴凉之下。给兰花浇水之时,他总是先用手试一下盆土的干湿。如此精心,不出一年,老尚的兰花就变了样,兰叶葳蕤。第二年春天,兰花开了不少花。

  此后多年,老尚的兰花开开谢谢。兰花长得过于茂盛了,老尚就分出一些来,分送给那些爱兰花的朋友们,送出的每一盆兰花,都是老尚的一份心事,他要认真地教会人家如何养好兰花。老尚爱兰,爱得执著,可他却只养一盆兰花。像老尚这样的人,浸淫兰花日久,与兰花朝夕相处,气息吐纳之间,他也成了一盆兰,一盆老兰,予人以清香。对于老尚来说,有一盆兰花,就足够了。

  爱兰的人,并不都如老尚般有闲有心,譬如胡适。胡适是爱兰的,但他大概是不善养兰的人。他在《尝试集》中有一首小诗《希望》,诗中说:“我从山中来,带得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花开好。一日望三回,望到花时过。急坏种花人,苞也无一个。眼见秋天到,移花供在家。明年春风回,祝汝满盆花。”诗中写的是一棵山里的兰花,胡适也是一棵来自皖南山里的兰花,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如自己所希望的那样,在春风来时,开了满盆的花。

  我的另一位朋友也爱兰,每年春天,他都上山,从山中挖回一两丛野生的兰花来,栽在盆中,等花开,那份执著近于痴了。可他不善养兰花,每年兰花开后,来年春天,那盆兰花多半是不会再开花了。

  我家栽了十几盆不同品种的兰花。兰花开了,在清幽的兰花香里,仿佛也有山野之兰的清香之气。在客厅与阳台上,与兰花同呼吸,感受兰花的简单和安静,心情亦如一枝兰花般独自芬芳。


编辑:韩敏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