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省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晚报新媒体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市场监管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直播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王玉玲的诗

来源:绥化晚报 2023-01-09 字体:

万物有灵(组诗)

  王玉玲,笔名辛灵,有作品发表于《星星》《飞天》《草原》《绿风》《天津诗人》《散文诗》等。曾获内蒙古首届农牧民诗歌奖,《人民文学》《诗刊》《星星》等刊物的多种奖项。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大学第十期文研班学员。

    万物有灵

  把多余的骨头丢掉
  丢给敖包上的石头,山神,土地
  丢给沙日花嘎查那个贫穷的女人

  贫穷的女人把捡到的狍子角,卖给
  过路的游客
  卖狍子角的二十八元钱,藏在褶皱的兜里
  回家的途中,她给敖包扔了一块石子

  左绕敖包三圈,遇到了信仰和希望
  羊群,草场,阳光和水源
  眼睛看不到的地方,光射进来

  万物有灵呀,万物有灵!
  蹦跳的狍子,善良的狍子
  野草双手合十,向那个蹦跳的生灵
  施礼……

       牧羊人

  在科尔沁这片山间
  牵动于心的,是山间的牧羊人
  他们脸上的皱纹,像山间的土地,沟
  壑纵横
  他们的脚下,是沉寂了千年的土地,
  悄然无声

  每天追赶着山间的尘土和羊群
  没有人看见牧羊人的累
  他们扔给世间的石头,不必还回去
  让羊群的野掉去安慰他们吧!
  并把石头的颂词放在山坡

       隐于义和沙拉

  隐于义和沙拉的阳光
  和草木一样安静
  也想和它们一样
  呼吸天地间清纯的空气
  避开喧闹,独享一个人的辽阔

  不想用一些虚假的词
  再对草木,纸上谈兵了
  得回到它们中间去
  俯下身,以谦卑的姿态
  去互通生命的气场

  阳光在不远处接应着
  草木的柔软
  为我打开了一条通道
  人群里的话,适合少说

  语言里的刺,适合摘除
  唤醒内心那个慈悲的人
  和草木一样,在义和沙拉的泥土上
  安神,静坐

       泥土的孩子

  深秋,在库伦广场的路边
  一群挎着篮子的乡村妇人
  在卖自家小园子的蔬菜
  我看到六根地爬黄瓜睡醒了
  露水洗过脸后的地爬黄瓜
  带着乡村体温的地爬黄瓜
  被抚养人带到城市里
  我遇到了年老的妇人
  送出了,自己和泥土生养的孩子

       

  在淖尔边,钓山风,钓湖水
  湖水有音乐流动
  一条想飞的鱼,在此听到天籁
  爱山水的人呀,可知道一条想飞的鱼
  在寻找前世的垂钓者
  撞入,一只垂着的钩子上
  一尾咬到宿命鱼饵的俘虏

       河岸边的石头

  河岸边,那些拙朴的石头
  那些怀揣梦想的石头
  守着命运的起伏线
  在平凡中度过晨昏喜乐
  那些不会流泪的石头
  只是守着故乡,守着命运
  在日月更迭中,把心变硬
  它们被种在河岸边,摁在尘埃中
  没有欢喜,也没有愁
  命运磨平了它们心上,极少的棱角
  在黄昏来临时
  从义和沙拉赶来的风,抱紧了它

       向日葵的羽翼

  在乌兰毛都牧场,钩织向日葵的女子
  是一个身体被上帝抚摸过的人
  双拐是她人生的另一种支撑
  这是毛线里生出的一种经纬
  手工的温度和灵魂的向度
  复活了她房间里的一些事物
  兔子和小老虎,好像在丛林里奔跑
  向日葵,扯下阳光的羽翼
  在静默中飞翔
  寂寞编织的经纬,爱的颜色
  为晦暗的人生铺满底色
  苛责的命运在此刻
  好像也愿意为她打开金黄的蕊
  在她的双拐下,开出一朵向日葵来

       馈赠

  有一天,我老了
  不能看树叶的生长
  不能写诗表达对草地的敬意
  也不能踏进义和沙拉的林子
  和白云去游荡
  沉默的灵魂,终将飘走
  去宇宙中寻找相同的物质
  曾写过的诗,还存有一些温度
  但也不会去读了,只让它散在风中
  此时,更愿意用耳朵去听
  旧日留存的一些天籁
  草木林间,是我保留最多的记忆
  用它炼熬最后一剂中药
  医治一个人
  老去的耳朵,老去的双腿
  老去的灵魂
  用自然的这份馈赠
  愉悦终将沉睡的花朵

       人间的证据

  翻找一个生活用卡,却找到了一大堆票证
  物业费,煤气费,取暖费,缴水费
  毕业证,结婚证,孩子出生证明,驾驶证……

  生活的琐碎,在这些票据上一一呈现
  生活里的烟尘,飞舞的尘屑
  一个芸芸者微不足道的日常

  从义和沙拉村到县城,另一个形式的耕作者
  一个平常人的迁徙之路
  不会被仰慕,也不会被轻视
  有过欢笑的清晨,和哭泣的夜晚
  曾经有过的爱和恨,终会随风飘逝

  这些票据上的文字,在一百年后
  微小如沙粒,成为来过人间的证据

       文字的铠甲

  在额黑诺尔嘎查,放牧羊群的人
  也放牧野草和岁月的风
  在村庄外种植牧草的人
  也种植荒芜和想象
  我是城市里逃荒的人
  背弃了故乡和它的大片广阔

  云是自由的
  背着天空的梦想在跋涉
  现在,我也是累了
  想停下脚步,歇一歇

  阳光的影子,星星的影子
  交替出现在身体里
  进入文字打造的铠甲里
  企图和时间交换永恒

       石头

  把一首诗的草稿,写在纸上
  每一个字,都像一颗凌乱的石头
  它没有被打磨之前,拙朴又棱角分明
  就那样完成各自的排序

  一朵无人问津的小花,静默地开着
  开成石头的朴素形状
  在无人问津中,早已习惯了平庸的命运
  风不停地刮来,有天地对它的抚摸

  命运的石头呀,排列在一张隐秘的纸上
  那些心上有锈的人
  能否经得住一颗石头的叩问


编辑:张桂娟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