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省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晚报新媒体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市场监管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直播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震杳诗歌

来源:绥化新闻网 2022-12-16 字体:

  震杳,本名,刘洋,黑龙江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协会员。作品见《诗刊》《诗潮》《星星》《山东文学》《星火》《延河》等。多次在全国征文中获奖,2021年获第六届“诗探索·中国诗歌发现奖”。
 

  大野之晨

  站在大野里,我比草高,但比所有的树
  都低矮;比那些鸟身形硕大
  但只要它们飞得够高,我也会十分渺小
  这就像,我既是某人的父亲,也是某人的儿子
  我与他们关系紧密,又必将断裂
  河水在远方流淌,它泛起的光亮
  在我心中得到回应,我也一片一片打开自己
  以便撞击出新的浪花
  站在大野里,远比站在人群中
  让我感到,不那么孤单
 

  杨树

  杨树也许会在午夜里数它的叶片
  像一个人在阴暗处悄悄数着身上的零钱
  白天不行,太吵了,一点声音便会打断
  之后又得重来
  夜里月光照射枝干,叽喳的鸟也睡去
  杨树用粗糙、僵硬、变形的手指数着
  这些绿油油、厚墩墩的叶片,是整夏的积攒
  一点点从泥土与风雨中挣来的
  蓦然,几阵冷风吹过,一夜间它们贬值了
  泛黄,枯萎,无法使用
  风一次就索要了杨树一半的积蓄
  然后是另一半。只剩几片孤零零攥在手心
  杨树木然望着天空,无聊,不必再数
  像我发呆的叔叔在外面白干了一年活儿
 

  蜗牛

  一只蜗牛横穿马路时
  被车轮碾死
  潮湿的斑点,没人注意到
  怎么办?它无法爬得更快一些;
  也不需向谁解释,穿过
  滚滚车轮,抵达对面的必要;
  它精心呵护的房子,那么脆弱
  起不到半点保护作用
  可它甘愿从生到死背着不放
  蜗牛被扁平地嵌在地球上
  草木葱茏,司机吹着口哨离去
 

  大雾起时

  浮云坠地,又厚又密,让我提前体验到
  白内障的晚年
  体验到我与万物的隔阂
  世界一下子安静了,孤岛隐现
  像在幕布后重新安排着道具
  什么都看不见,除了白
  绵软寂静的潮湿,如冷却后的爱
  大雾里什么都没有,但
  我对着茫茫大雾,看得比平日更久
 

  雪中白鸽

  雪中比雪更白的是白鸽
  雪中比雪更安静的是白鸽的咕咕声
  它在屋脊踱步
  像雪颠扑的命运还未彻底确定下来
  城市在地面运转,天空荒如湖泊
  它驾驭珊瑚色的爪子与眼睛
  用喙尖啄动雪花,从微凉中认识自己
  与雪的骤然冷却的白不同
  它是有温度恒定的白
  雪中比雪更轻的是白鸽
  展翅去了与雪不同的方向
 

  打猎

  如果你在山中,总也遇不见猎物
  那你是猎手;
  如果你在山中,到处撞见抽烟的猎手
  那你是猎物。
  这是个魔咒,至今未打破。
  你是谁重要于谁是你。
  如果你努力了,发出声响,冒出火花却
  一无所获,那你是猎枪,猎物归猎人;
  如果你被点燃,小心呵护,黎明时又被
  无情踩灭,那你是篝火,夜晚的朋友。
  如果你失去了也得到了,
  那你是这旷野,是这山与黄昏。
  子弹穿过凛冽的溪流,重回枪膛。

  太静了

  太静了!太静使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聋了,
  也怀疑是不是空气消失了,此地变成真空
  但我从不怀疑万物正努力表达着自己
  那些通道何在?太静了!我的耳朵丢失了频率
  静也是一种声音。但太静了不是。
 

  打水漂

  出手的一瞬,就知是永诀。
  这感觉,类似于在易水畔送荆轲。用力的
  始终是我们
  但到了中流,它猛然沉下去。像突然
  悟透什么,改了主意
  石头坠入河水,如潜入轮回
  即便飞到对岸又如何?
  无非是被对岸的谁,再扔回来
 

  木头响

  木头与人正好相反。人越老越沉静
  木头越年长,越憋不住心里的事
  木门、木窗、木椅、木楼梯,凡是和木头有关的
  过了某个年限,一碰就响
  一响还要三叹
  给它们描彩不行,雕花也不行
  谁也摁不住木头体内的响,如同摁不住闪电过后
  那一声雷
  民间的木头响,皇宫里的木头也响
  圣旨也无能为力。这些来自天下的好木头
  和耿直的好汉一样,对人间的事
  忍不了太久
 

  玻璃环绕

  脆弱的真相日夜环绕着我们
  悖论是它唯一可立足的点:存在
  须如同,不存在
  为了框架而生,多余的部分狠心敲掉
  透过玻璃看天空漂泊的云。
  云的心情难以领会,我们与云之间隔着玻璃
  但往往,甚或此生,我们非是观测者
  也不是云,而是
  那层薄薄的玻璃夹在众物之间可以,被忽略
  唯有破碎时才被注意到。击碎玻璃的
  并非大事物,只需很小的一个点
 

  冰窗花

  诸多棱形、三角形、扇形与螺旋
  诸多公式、定理,及猜想
  被冬季夜风冰冷的
  手指
  绘在玻璃上。繁复到眼花缭乱如
  歌特大教堂宏伟的穹顶
  但风不在乎信仰与权力,它仅是
  认真绘下头脑中
  风暴般的图案
  及群星战栗的命运;绘下
  寒冷中虚无精妙的结构
  一位母亲莫名喜欢上它,模仿着织出条
  围巾,打算用缓慢的生活来阐释它


编辑:刘申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