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省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晚报新媒体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市场监管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直播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夏杰诗歌

来源:绥化新闻网 2022-12-16 字体:

  夏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诗歌作品在《诗刊》《星星》等国内纯文学刊物发表,入选、获奖多次。出版个人诗集《尘埃之想》《静静地述说》《恩泽》三部。

  我在水里幸福的生活

  我在水里生活
  不是鱼
  可我比鱼更加快乐
  我生活的那条河很大
  有上游和下游
  上游里睡着我的痛苦
  水草样漂浮
  一只红色的蜻蜓静静地站立
  透过翅膀看得见里面阵阵哭声
  下游里我把痛苦叫醒
  一个懒腰惊起乌云
  撒落桎栲的灵魂
  河水渐涨,冲不破小路上
  那堆疯长的篙草
  迷失是结局的开始
  挣扎在水里
  水草拽紧我的双脚
  勒出了年轻的皱纹
  一面旗子从下游缓缓飘来
  上面挂满我曾经渴望的期盼
  眼皮重重地砸下,榨取丰富的汁
  上游是母亲,下游是爱妻
  在我走出漂流瓶的那刻
  掌声比河水还清澈
 

  幽冰之下

  寒冷铺设了路
  意思很清楚:冷不过是一种假设的孤独
  词语的余音还有浓霜,我作为旁观者
  从僻静处,听见了更冷
  如同南北两极之地,零星的屋舍
  “极光如宇宙”,这是我个人的辽阔
  远逊于一条鱼游走,它划动
  带着急速的忘记,为我们的意识
  活了下来
 

  行人与浮木

  大海在岸边踌躇,它孤独的样子
  没有边际,而行人的边界
  很快可以来到,比如:不远处有一艘大船
  正悠闲地晃来……
  有时会晃得飞快,一下就从心里
  弄几个来回,也正好缓解了
  海的孤独。
  就这样,船越来越小
  像海礁刺中波浪,叫喊声会
  波及脚下细软的沙子,它们软弱
  但也有小心思瞬间就穿透缝隙
  猛然间,一根大木头横亘滩头
  像大海掏出的内心,想让他们的好奇
  风平浪静,而他们不屑的眼光
  只是倒退了几步
 

  冷清

  想起办公室那堆有思想的书
  它们最近在想些什么?
  会否也浅薄地意识到
  寂静原来可以如此忧伤……
  灰尘是落不尽的
  那么,一屋的冷清如何打破?
 

  寒夜的想法

  问题留着用来问,就像灯光
  为夜穿上淡黄的婚纱
  我们见怪不怪,它会认为:
  “我被无情地留下缺口,难道
  还要祝贺一下,方得始终?”
  这是寒夜给出的想法,比起酷暑
  昆虫们的狂欢,就有些
  没心没肺了,所以,用热浪
  成倍地哭出来
  想到这里,一个冷颤孤独地来了
 

  皮筋

  河水把灯光扯来扯去,看着挺好玩
  像小时候,我们玩的皮筋
  弹人、跳舞,一段时光的劲道
  就此形成,所以我们热爱泛黄的回忆
  嗯,“原来”一词
  不是字典里的黑水池
  它也能养鱼、游泳、汲水
  把时间晃着晃着
  就急速地消失了
 

  担心什么

  我俯视着河水,它能否看清
  此刻我已无法再前进一步
  更不如微波,能无休止徜徉其间
  所以我蹲下来,尽量让自己
  低矮一些,好像低矮
  就能变得广阔
  我真的不担心会掉进去
  沾染一身的刺骨与悲戚
 

  一段路的旨意

  沿着空旷走一走,手机里的步数
  不停修正落叶的声响
  是在争执什么?
  我不懂,也无须懂
  我用寂静翻过了它们
  一会,它们也寂静了
  好像听觉已是多余,好像
  人间就是寂静的一部分
  只是用暗夜,涂改了我们的矜持
  如果,我们顺从人间一切旨意
  是否暗夜就会消失,或者能心安理得地
  装作听不见?
 

  取悦自己

  时间就剩钟表在遵守,隔岸的车灯
  发出划破自己的声音,还有狗吠的声音
  听觉仍旧猖狂,不把每一寸夜
  放在眼里,我戴上耳机听一段相声
  让自己,时不时地可以笑一下
  是的,等待一次笑
  一点都不多余
 

  一截朽木

  草地上横着一截朽木
  它显得突兀,又不碍事
  “它在这里午睡”
  我瞬间的念头让我吓了一跳
 

  高山与小草

  皱纹不时隆起,使我们相信
  时光里真有高山,所以
  会沉重、会崩塌、会陷落
  掩埋了时间
  而小草把时间又长了出来
  那么多,那么多……
  像一生再次开始
 

  认知

  夜再黑,时间仍旧前行
  河水在动,而称之为漂浮的
  只有树叶与塑料袋,它们比野鸭、鱼
  更能守住我们的认知
  雨珠圆满于伞面,把一条路隐藏
  多么不易,它要服从同样看不见的引力
  而我们,看见的
  只是它顺势滚落后,成为一滩污水的句号
  那些晶亮呀,像时钟
  滴答一下就不见了
  消失如果是一种认知


编辑:刘申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