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省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晚报新媒体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市场监管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直播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施展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23-01-09 字体:

  施展,1998年出生于江西九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就读香港浸会大学传播学文学硕士。2019年开始写诗并在《光明日报》《诗刊》《诗潮》《诗歌月刊》《诗林》《星星诗刊》《绿风》《深圳诗歌》等刊物发表作品一百余首,获“2020年中国诗歌春晚十佳新锐诗人”“2021年中诗网第六届签约作家”“2020年度华语诗歌实力诗人奖”“第二届金青藤国际诗歌奖年度优秀诗人”“2020《中国诗人》年度新锐诗人奖”等。著有诗集《树后云》。

       清明

  春意尚寒
  雨水含着悲怆
  我与树木
  隔着薄雾
  相互打量

  越过三千里的脚
  踏上乡道
  鞋底沾满
  果与落叶、草与树根

  这些土里的东西
  像暖意
  从四面包围过来

  回头望时
  一抹虹挂在
  低矮的山丘

  撑着伞
  朝山下走去
  细雨夹着缕缕焚香
  在空气中飘散

  祭拜的人中
  有几个
  已湿了半边衣裳

       旧友重逢

  两个中年人
  相视许久
  他想说你还是一点没变
  他却说
  你变得我已认不出来……

  聊起从前
  一人点了一支烟
  就想起以前立下
  绝不碰烟的誓言
  两人相视一笑
  说人总是会变的

  谈起工业
  谈起经历
  谈起家庭
  之后
  谈起湖泊
  谈起草垛
  谈起以前两人同时喜欢的姑娘

  有一刹那
  秋天的落叶
  好似飘回枝头
  重新发芽

  这个地方
  有两个青年搭着对方的肩膀
  向身后看

       守村人

  一片落叶在悠长的土路上
  飘飞
  他盯着它
  从旁绕了过去

  村里的人几乎走光了
  留在土房子里的物件
  除了农具
  就只剩下
  一部落满灰尘的老式电话
  和一本空白的电话簿

  他坐在房前的台阶上
  尘土拂着脸
  一天又一天

  村外来了一群施工的人
  占了大片的农田
  他望着田地
  痴痴地,斜着头望着
  松了松手里攥着的农具

  他经常会帮助村里剩下的人
  做力所能及的事
  他还把许多破旧的农具
  冲洗干净
  收进空置的茅房
  然后用一把生锈的铜锁锁上

  他偶尔会在夜里想
  用石头
  划破施工队的轮胎

  施工队的机器轰鸣依旧
  他把为自己准备的棺材
  从堂屋的东边移到西边
  每天望着斜阳
  想象自己
  一头扎进去

       一只雄鹰的殒落

  它在猎物时,
  不慎跌落冰崖,
  双翼折断。

  从此,只能在雪地
  和湖面飘摇啄食。
  陆地上,秧鸡和田鼠,
  相互追逐,轻轻起舞。

  日复一日,
  望着天空。
  那天,它
  久久地凝望着一只天上的鹰,
  然后慢慢地走向悬崖——

  跳了下去!

       积木

  残旧的城堡
  因为缺少一小块积木
  只好在角落里
  长年破败着

  后来,它长大的主人
  把一小块在别处找来的积木
  填在空缺处

  城堡
  忽然在飞灰中
  轰然坍塌

       被遗忘的标记

  那是一个红色的叉
  标记在儿时一张
  用蜡笔绘制的地图上

  其实,那是一堵高墙
  我们一起奋力爬过
  结果却是膝盖破皮
  和家长的数落
  但我们还是站在一起
  望着墙的顶端
  一次次用眼睛翻越

  那堵高墙不过是
  一大块破旧的混凝土
  并且不知何时
  已被拆掉
  墙外,原来
  就是一条
  再普通不过的马路

  儿时的朋友已均无联系
  我站在马路旁
  看着车辆
  从左到右
  从右到左

       河边即景

  一声两声
  河水冲刷着石块
  穿着褴褛的老妇,敲打
  漂洗着几件精致衣服

  她的嘴里飘出一首
  小曲儿
  那是首童谣
  仿佛有一个男孩
  坐在她身旁
  听她轻轻吟唱

  隔壁的大婶路过
  “这次你儿子回家待多久呀?”
  她摇摇头
  笑着应:
  “只要回来见见我就好!”
  河边的风
  把她的白发一缕缕
  吹散

  一只正在抱窝的雌鸟
  一直看着她
  直到她提着洗好的衣服
  向家走去,才回头
  看了看自己的孩子


编辑:张桂娟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