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宗晶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21-10-15 字体:
    宗晶,满族,中学教师,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诗刊》《中国诗人》《鸭绿江》《诗潮》《诗林》《诗歌月刊》《散文诗》《海燕》等刊。出版诗集《行走的黄昏》《向阳的声音》,有诗作入选《新世纪辽宁诗典》《大连市优秀文学作品集诗歌卷》。

  那时,我们都老了

  站在窗前

  你又一次说等我们老了

  就回乡下去

  种几颗南瓜

  养只狗再养只猫

  养温暖的阳光也养弯弯的月亮

  我们贴着墙角矮下去

  靠着彼此

  假日的晚上

  傍晚,风吹在两扇铁门上

  张了一天的两张嘴

  紧紧地吻在一根铁栓上

  院子静了下来

  坐在月色里的父母

  相互搀扶着走入屋里

  台历上的两道阴影

  是时光旧线绳上的两颗衰草

  靠着下一个假日的静

  和什么有关

  一个上午

  被一个花季孩子的陨落

  着上了厚厚的尘

  泪,无能无声地淹没我的上午

  空气里压抑着哭声

  13岁的芳华和阳光远离

  我祈祷那里没有车来车往

  无论是站着,坐着,躺着

  还是倒挂着

  都只有温暖这一个词汇

  今夜给自己写一首诗

  今夜,我的笔是一把带着情绪的刀

  不劫道,也不劫色

  只劫脱漆、喜欢上棉的自己

  我不知道今夜的心情

  只知道,爱上了棉

  是因为她不怕撕不怕刮的皮实

  像我渴望的生活,对白越来越简单

  一个句子,一个词哪怕一个字

  最好到无,而你我懂得彼此

  刮了一整天的风,累了

  它要停歇,在此时也许在彼时

  当所有的痛都拒绝了痛

  所有的柔软也都爱上了柔软

  窗外,一些拔节的声音弱下去

  月光静寂无声

  掉在地板上的一根针

  大半个下午

  掉在地板上的针

  在一个很显眼的地方

  审视着到处寻找它的我

  其实,我不止换过一个角度

  迎着光,逆着光

  甚至捏碎了一段柔软的回忆

  这根耐得住寂寞的针

  愣是爱上了捉迷藏

  爱上了我一寸寸缩短的目光

  当阳光转了过去

  它爱上了我探出去的右脚

  现在,一切依旧

  除了我

  一个小时以后

  一个小时以后

  蹲在街口的那只邮筒醒了

  一片雪花滑进了它的梦里

  凉凉的,触碰心底的醉

  雪花滑进来的那个凌晨

  一双眼睛也滑进了邮筒

  一个小时后,街上

  渐渐喧闹了起来

  厨房里的一把菜刀

  厨房里的这把菜刀

  是春节回家时父亲给带回来的

  刚开过刃的菜刀,让

  厨房铮亮了好一阵子

  操起这把菜刀

  父亲的千叮万嘱就和着砧板一齐响起

  四十好几的我,父亲喊起来

  还是儿时的乳名

  听着疼

  水中的沙子

  它们不喜欢仰头,一仰头

  风就会把它们一粒粒吹离大地

  使多霾的春天更牙碜

  最多只是向夜晚撒撒欢

  让一些浮躁沉潜下来

  最好是沉入水里,生根,发芽

  柔软地开出一片灿烂

  像现在,它们

  一粒粒潜入金钱草的根部

  带着洗净后的快乐

  

  一朝现身,就跟勤勉结了缘

  从早到晚,在树与树间

  风与风中,歌声有时大,有时小

  有时只是为了坐在纱窗上

  听一杯茶、一杯咖啡、一本打开的书

  融和较劲的声响

  是怎样牵引我向前移动

  忘掉过去,然后再慢慢忘掉现在

  却不参与任何一种风事

  爬山虎

  尽管靠得很紧,你攀爬的脚步

  仍然没能撵过时光

  撵上这一阵冷似一阵的秋风

  甚至未能看一眼去年就暗恋的松

  生命就已走到了尽头

  每一次抬头

  我都掂量不出这份仰望有多重

  其实,更多的时候

  我很想数数这一面墙上

  你留下的脚印有多少

  从春到秋,除了风除了雨

  除了偶尔寻找爱情的小甲虫

  我不知道,还有谁

  在你的身旁呢喃、艳舞

  阳光终究是一剂麻药

  它的暖抵挡不住疼痛

  当秋风又一次吹来

  我看见,你裸露的肌肤更加殷红

  视线之外

  停在窗台上的一只花蝴蝶

  在我关窗的那一刻

  温柔地飞起

  一个不经意的碰触

  在视线的拐角处歉意丛生

  惊醒与被惊醒!

  来自不同的盟约

  视线之外,距离开始遥远

  雪,空地

  还有短木棒、箩筐

  一根绳子隐没在远处的我手里

  我相信守候在百草园里的迅哥捕到了

  我也捕到了,只是它们飞走了

  飞走的麻雀扑棱着翅膀钻入柴草垛里

  天色暗了,有孤独萦绕

  而草垛正在一缕缕炊烟里瘦下来

  丰腴的碎屑,凌乱的鸟毛

  着床在短暂的烟道里

  它们揣着欣喜也怀着破裂

  比较复杂的是雪

  它们正随夜晚的风舞蹈

  身后是一片空白的月亮地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