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春天,或在你的爱里有一条河的疼痛

来源:绥化晚报 2021-05-28 09:51:33 字体:

  杨炼

  在你的目光里有一只鸟最明亮的恐怖

  在你的爱里有一条河的疼痛

  一个被打碎的日子让你躲不开

  这堆满雪白冰块的河床

  笔记本密集发芽的视野中

  每棵树冲撞你

  像一首诗受伤的支流

  一滴水中到处是死者

  窗外,腐烂越逼真阳光越鲜艳

  男孩子在摔倒的地方隐没

  躯体听见,不认识的血大声哭泣

  在你里面哭的爱来自空中的肉色翅膀

  没有皮肤的河整夜会疼痛

  用你的一天覆盖所有人的昨天

  赤脚趟过草地上的影子

  花朵预约下一次手术

  春天越泛滥越酷似一个无梦的人

  什么也不说时没有河能流出你

  只有黑暗骨髓里你一直忍受的

  都活着啄食

  重新是一切

  ——《杨炼作品:诗歌卷:1982-1997》,上海文艺出版社,1998年

  (杨炼:1955-,出生于瑞士伯尔尼,6岁时回到北京。1983年,杨炼以长诗《诺日朗》出名,朦胧诗代表性诗人之一,同年在北京与芒克、多多等创立“幸存者诗歌俱乐部”。现定居伦敦,继续从事文学创作。有《大雁塔》、《同心圆》等作品,评论集《一座向下修建的塔》等。)

  春天,杨柳依依,草木发芽;春天,河流顺着眼光流淌,河水下游,浣衣女仍在顾盼;春天,季节里的容颜,如莲出水,如东风不来。在春天,冰面已解开,有一条河的疼痛在太阳下暴晒。春天,生的季节,复苏后绿色重回大地,饥荒后活着的树有了新生,活着的动物把脚伸出来,碧玉妆成,万条垂下,青天白鹭,黄鹂翠柳,美好的春天款款而来。可是春天也有痛苦的,晴翠接荒城,“细听深山杜宇声”“枝枝不教花瘦”,却是“举头已觉千山绿”。杨炼说,春天里有一条河的疼痛,也是关于春天么?

  鸟明亮的恐怖,在你的目光里惊觉,一条河的疼痛在你的爱里生长。在诗中,诗人坐在一个春天的窗前,让人惊恐的日子却娓娓道来。这河床曾也有过冬天,躺着冬天雪白的胴体,却在这春天发芽的时候,那所有眼前的东西被写进笔记本的视野,每棵树都尽收眼底,像一个冲过来的壮年,每一首诗都是一个哀伤的时刻,从河水里分出来。在诗中,这条河,是一个人的辛酸,是一个人的沉默史,河里流过的是岁月,多少年沉积过后,河依旧,可是多少代的人已经死去。他们把一生献祭给了一条守备一生的河,人生在这里,也埋在这里。于是,窗外的腐烂和鲜艳的阳光,对比再膨胀,肉色的翅膀是阳光,照射在水面上,可是没有了阳光,这条河会彻夜的疼痛,河水流啊流,所有人的生命都被河水剥夺和覆盖。

  其实河的疼痛,诗人已在诗的结尾处点明,无梦的人,在无梦人的眼睛里,春天会更泛滥,无梦的人,他赤脚蹚过昨天的影子,虚无,空,大,无所适从。而诗人,他就是这个无梦的人,他是向心底讨要春天的人,可是抚摸的只有冰冻的河床。在诗人眼里,无力感纷至沓来,他看春天生的背后,掩埋着死,尸体和尸体,鸟的恐怖,血大声哭泣,河流没有皮肤,诗人看到在永恒的河流中,生和死是相对的,是相互依存的,而在生和死中应该存有梦,梦是意义的所在,没有梦,只能在黑暗里抱着自己的骨髓啄食,把自己的精神啄食,像啄食一个人枯萎的生命力。在全诗的结尾,诗人说,重新就是一切,可能只有梦,只有重新开始才会有生机勃勃的春天吧。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