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拒绝乌托邦与暴力美

来源:绥化晚报 2020-12-04 09:29:52 字体:

  世界上有三种从事艺术的人可称为天才,就是作曲家、诗人、画家。作曲家能用声音摸拟情感,构筑意境,为文字附上血肉和灵魂,是天才的艺术家;而诗人能把那些最神秘的体验,无以言说的感觉诉诸笔端并为我们呈现出澄明的境界,让人感叹而又敬仰;画家则是用色彩和线条代替语言并省略文字,简言之就是以无言表现大美,所以他们也是能够撼动灵魂的人。这三种人都是以神赐的不可替代的天赋来创造自己的艺术宇宙,使其他艺术门类的人望其项背。

  我认识一位画家,画是一流的,同时又写诗歌,而且诗歌对于他绝不是一种业余的牙祭和消遣,而是他艺术宝塔的组成部分,他视诗歌为自己的另一只画笔,通过诗歌展示了自己完整的艺术风格,同时也以他特殊的艺术思维和生命体验,将他的诗歌带到独特而又独立的山顶,这迥异于主流意义上的诗歌,对于诗坛是一道奇异的风景。我把这明显个性化的写作视为这位艺术家对整个诗歌写作的一种补充和丰富。

  大凡正统思维的诗歌,大都是发乎情止于美,并把意境标为最高的艺术追求。即使是后来那些标榜先锋的审丑的批判的叙事的诗歌,你还是能从中找到诗歌教义中那些写作的元素和技术伎俩,也就是这些诗歌基本还是在规范的诗歌渠道里流动。而这位画家的诗歌似乎从一开始就不遵守诗歌的规矩,他的思绪是漫溢似的,而且几乎看不到传统诗歌中那些尊贵的意象,譬如黄昏月亮稻谷故乡等符号,充斥在他诗歌中大都是琐碎的不相干的有点陌生有点西化的形象和词汇,诸如玛利亚帕金森、神父、蜡烛、上帝、罂粟、生殖器,还有欲望、原理、生理、蒙太奇、亵渎、罪恶、预言、国度、尺度等等。

  这现代感很强的符号在很强烈的主观情绪的冲击下向四处奔泻或者干脆就是奔射,就像连发的子弹,锐利而轰鸣着。它所击中的是令人寒栗的目标,最终带来的是让人触目惊心的震撼。这就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批判,而是轰炸,是全部的摧毁。当然他全部否定的都是腐朽的非人性的不合情不合理的种种,反之这些诗歌最终呼唤的正是要建设与这些非人道的生活相反的一切。

  所有这些,显然与正统的诗歌不一样。那些追求美和秩序的诗歌最终总是主观地营造一个意境,一个虚拟的高于生活,但寄托着作者的理想和愿望的境界,这个境界是高尚的美好的在现实中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为了这个无法实现的境界,人们衣带渐宽终不悔,甚至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但九死一生百折不挠。延伸一下这就是理想,古人称之为的青云之志。同时这境界在诗歌中是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这就消解了诗人在现实中因欲望抑或愿望无法实现和得到而带来的焦虑和痛苦。

  这美好的境界就是诗人们精神上的乌托邦。诗人们看不见却被它笼罩,他们用自己的真诚,把自己和诗歌从真实的大地提升到虚妄的想象中,为它陶醉并歌唱。当然这种追求并不耻辱,因为人天生有对高度的向往,而境界正是提升人的品位和引导人类走向文明的灯盏。

  但是这位画家的诗歌显然不是这种风格的作品,他的艺术基因中更多的是对真理和人类生活真相的追问和探寻。他一开始写作就拒绝乌托邦,甚至质疑它,揭穿它。他上下求索的是——真。所以他诗歌的触角像探测仪,一直要找到生活和人类生存的根和真相。所以他诗歌的终极不是美好的虚拟的意境,而是真理。可能真理是不美的,也是不愉悦的甚至不是善,但是只要真,只要是生活本来的,应该的样子,他就要把真相撕开给人们看。所以我们可把他这些诗歌理解成药品,把诗人看成医生,他是用他的写作来给迷茫的世界和病态的人生医病,所以他的诗歌具有启蒙的功效,他是通过揭穿谎言和表现人性的丑陋来医治有了病菌的人类,从而健康地走向文明。

  这种方式显然不是传统意义上诗人的思维,传统意义的诗人是从现实和感情出发走向想象的境界。他则从反方向,甚至仅仅是从一个概念一个观念出发,走向现实和真实,而最终也不是让读者陶醉,而是让读者摇撼和惊悸。

  这样的思考和思维,让他的写作一开始就充满了疑问和追问。他像一个寻根刨底的哲人,甚至像尼采,对世界和生活的种种现象发出诘问,质疑权威经书语录,包括上帝。这些作品表面看起来是写艺术家自己心灵的遭遇和挣扎,其实是写人类之殇,写人类的命运和彻骨的痛以及最后的涅槃。诗歌内容和走向可归纳为世界、写生、冲动、喘息、生命、破梦、仙游、抱怨、幽默、阳痿、隐逸、涅磐等十二个片段也是过程,我们可以把它看成是生命和人类以及万物所经历的遭遇和过程。这里囊括了地球上所有的灾难和不幸,还有毁灭和诞生。它涵盖自然社会政治战争伦理宗教生理情感等等方面。

  诗人全面梳理着人类所面临和经历的一切。表述方式正是以疑问开始,用怀疑鞭挞不可一世的权威和神还有冠冕堂皇的一切:“……上帝,终还是活了过来/狠狠狠狠报复了不能自已的尼采们……”还有“四季热衷于轮回/文字总聚在一起拼凑谎言/一个人忽悠一群人的智慧/一群人琢磨一个人的圆圈……”这就是对权威甚至伟大的质疑。而“蚂蚁用思想诱奸了大象……形式被形式诅咒着/伊甸园还是被后现代查封了”。这是更广阔意义的批判和揭穿,涉及到文明科技和自然,让人想起艾略特的《荒原》。诗人上下古今地求索,引进了西方和科学,也把中国古代的名人和典故都拿来修理一遍,那么最后怎么才能复活呢?那就是“归去来兮,乐天知命/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

  这是不是代表着回归大自然,和顺其自然?而“白云衔着金黄,在天地间划出了一线秋意/即便没有大雁南来的信息/也能在一首美丽的诗句中将幸福落定”。这段我理解成字——诗——艺术的功效和力量。因为前面顺其自然了,现在又尊重文化了,那么,世界人类生命就自然地涅槃了。

  这就是这位艺术家给世界开出的药方。这世界尽管不完美,但是只要尊重和听从自然和艺术的召唤,伤会得到医治,这就是艺术拯救。诗人是从质疑和反叛的方向重新回到文明的巅峰上来,也就是从相反的方向向终极关怀殊路同归。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