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总有些秘密,静默如星辰

来源:绥化晚报 2019-12-20 18:30:00 字体:

  如风,本名曾丽萍。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潮》《文学港》《雨花》《绿风诗刊》等报刊。作品入选《中国年度优秀诗歌》《中国诗歌年选》《中国年度优秀诗歌》《中国民间好诗》《中国女诗人诗歌特辑》《中国当代百名女诗人诗选》等几十种选本。现居新疆。

  中年书

  盛夏已过。

  那些春天的花朵也早已落满山坡。

  余生,我能给予你的

  越来越少。

  风吹人间。

  可是,已经没有足够多的光阴让我们挥霍。

  我开始节制地使用一些词语

  就如同,小心翼翼避开玫瑰和它们的刺。

  风吹人间。

  我不再做梦,也不指望来世。

  面对山川峡谷,也没有沧桑可言。

  日子一天比一天宁静

  一天比一天安详。

  我不会在秋后的时光惶恐,

  也不在即将到来的严冬里悲鸣,

  现在的我,越来越低越来越低,

  如平坦开阔的大地

  白

  雪,月光,未来

  这让人欢喜的,是白

  发丝里的银,老时光,回忆

  这些让我在黑暗中醒着的,是白

  新铺开的信笺,以及

  在笔端流浪的浮云和羊群,还是白

  在你到来之前

  半生,都是空白

  空山

  北方的冬天多么寒冷,

  我要在心里,储藏

  更多的你。

  十二月的那拉提,空山寂寂。

  大雪封存了那些与我无关的季节。

  我是不期而至的蝴蝶,飞翔的翅膀

  让那拉提河水波涛汹涌。

  而你,是茫茫雪原唯一的篝火

  月亮之下,熊熊燃烧!

  如果,如果你能细细聆听

  雪在风中的呼啸,那是我

  未曾说出的爱和忧伤——

  别处

  野果林的杏花开了

  花树下,提着裙角跑来的人,不是我

  野百合顶冰而出

  晨曦里,陪着它慢慢绽放的人,不是我

  这世间,总有些芬芳不为人知

  总有些秘密,静默如星辰

  就像此刻

  在那拉提以东,我隔着一场雨

  遥望塔吾萨尼

  在别处,把一棵草

  喊作草原

  那拉提巴音赛的夜晚

  伊犁河谷。大雪初停。

  洁白的大地是一朵硕大的雪莲花,

  莲花之上,是谁,跳着欢快的黑走马?

  是谁,弹唱起忧伤的故乡谣?

  滚烫的奶茶呈上,是谁

  捂紧内心的风雪

  在毡房的人群中打坐?

  那拉提巴音赛的夜晚啊

  童话披着雪

  星星凝着霜

  我们用心中的灯盏,驱散

  人间的黑暗

  我想给你一个远方

  女儿,日已迟暮,大地苍茫

  我想给你一个远方

  可是,这人间,并不完美

  你得接受灰色的天空,接受黑色的雪

  还得小心翼翼地避开荨麻草的刺伤

  山里的天气,说变就变

  妈妈那把伞,早已残缺

  牵着你在异乡翻山越岭

  这样的日子,已持续多年

  女儿,我给不了你的,还有很多

  不止一次,春天播了种

  在秋天却两手空空

  女儿,我多想给你一个远方

  天黑的时候,我要为你点燃篝火

  星星出来的时候,你要明亮

  那仁牧场

  我无法说出玉什填提克山巅一朵云的来历

  也无法指明山下一条河流的去向

  这人间的秘密,我所知道的

  并不比山谷里的野花多

  在那仁牧场

  图瓦人和哈萨克族牧民都是兄弟

  我和橘色金莲花互为姐妹

  辽阔草原在等待一次从哈巴河出发的盛大

  转场挂满经幡的敖包,在雨中

  等待你从远方打马赶来

  在远方,遥望着远方

  一场不温不火的秋雨过后

  秋天,就被早黄的白桦树高高地举在枝头

  赛尔山深处的牧场一夜之间就变得消瘦起来

  大地,写满了辽阔的忧伤

  一只雄鹰俯下身打量这渐渐荒芜的人间

  忽地落在一根发白的拴马桩上,望了望远方

  又振翅飞入云端

  一间被转场牧人遗落的夏窝子

  在远方,孤独地望着远方

  烂漫

  母亲,想起你的一生,涪江南岸的油菜花就

  开了

  天空依旧阴沉,大片大片的黄在低处铺陈

  我不能说出明媚也不能说出烂漫,是因为

  这样的词语在你苦难的一生无处安放

  母亲,我早已离开那个被我唤作故乡的下野地

  离开你早年奔赴边疆的落脚地。那一年,我十八岁。

  这么多年,我依旧在北方,依旧等着一年一年的大雪

  母亲,这么多年,你的女儿还是那么乖巧

  习惯沉默,习惯在冬天咬紧牙关抵御严寒

  也习惯了,每年的年三十,深一脚浅一脚地

  去您和父亲的坟头坐坐。我们在一起,就像小时候过年那样

  母亲,你看,这场雪,正从那年的冬天赶来我仰起头,看见的烂漫

  正从眼角一滴一滴落下

  我是谁

  想起吐尔根想起四月杏花的时候

  雪,正在下

  雪花的白和杏花的白

  在汗腾格里,都是寻常

  春风起处

  羊群在绿色的天空啃草

  云朵在蓝色的海洋游泳

  也是寻常

  与这辽阔人间相遇其实你不必问——我是谁

  和雪有关

  灯光下,一个女子曾写下——

  我在等待一场雪

  今夜,雪花在漫飞

  窗外的白,不知是不是

  她要的白

  一场雪,让这个漫长的秋天和快步赶来的冬天

  擦肩而过

  这么多年,在一个又一个擦肩的季节之后

  她已交出了半生的光阴

  她习惯于在冬天把一年的旧时光摊开

  在某个雪夜(比如今夜),一一辨认

  细细回忆

  如此,一年的时光,就重新鲜活起来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