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首页 要闻 国内 国际 经济 餐饮 财经 汽车 房产 黑土摄影 武术健身 价格信息 概况 党政 安达 北林 海伦 兰西 微博
军事 体育 娱乐 视点 校园 时尚 综合 外宣 公益 黑土副刊 专题新闻 中省市直 明水 庆安 青冈 绥棱 望奎 肇东 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父亲一生当的四个“官”
//suihua.dbw.cn  2018-07-09 08:58:20

刘凤岐

  父亲出生于1917年,当时家境十分贫困,也未读过书。父亲13岁结婚,母亲18岁,结婚当年爷爷就告别人世,第三年奶奶也撒手人寰。父母亲带领四个正直童年的妹妹生活。一家六口人,年纪最长的母亲也不过20岁,父亲和母亲从此挑起了家庭的重担。奶奶去世那年,父亲骑毛驴不慎摔伤了腿,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腿是接上了,但落下了不能干重体力活的毛病,已经无法给地主扛活维持生计。

  但是,家里的日子总得过,六口人还要吃饭穿衣。万般无奈,年龄大点的母亲和邻居商量,借用邻居家一爿石磨,靠母亲人工推磨做豆腐,再由父亲挑着豆腐盘子到邻近村屯叫卖,以养家糊口,父亲从此当上了第一个“官”——豆腐倌。因为长期人工推磨,母亲又是小脚女人(缠足),加上每天都要起早做出豆腐,赶上农户早饭前出售,休息不好,母亲积劳成疾,得了肺结核,经常吐血,以致终生未愈。卖豆腐也是很辛苦的,有时要挑担走很多村屯才能卖完,这对父亲这样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来说,也是一项很重的活计。在当时,农村用钱买豆腐的人家不多,多是用大豆或小米交换,这样,父亲每天出发时挑着豆腐,归来时担着换回来的大豆、小米,来回都是重担。换回来的大豆、小米,除了留下继续做豆腐和家用外,剩下的再换钱,维持家用。日子过得紧巴紧,常常是吃上顿没下顿,入不敷出,但当时还是有了一个稳定的“职业”和收入,父亲由此被村民称为“小豆腐倌”。

  父亲的这个豆腐倌一干就是13年,直到1945年东北解放。

  父亲当的第二个“官”是水倌。1945年东北解放后,农村实行“五有三勤”,其中重要一项就是改水,将村里的露天水井盖上井房子,防止雨水和污水流进水井,用木材打制一个水箱,由专人把井里的水提上来,倒在水箱里,农民来挑水时,可以直接从水箱里舀水,既卫生又安全。父亲由于身体不好,村里就让父亲负责这个打水的工作,父亲由此当上了第二个“官”——水倌。水倌这个活,不算很累,但必须保证村民用水,水箱里绝不能断水,还要经常清洗,保证卫生,对有的人家由妇女、孩子来担水的,父亲也帮助她们把水舀到桶里,并将水担扶上肩,村里人都对父亲夸赞不已。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家乡组建了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以下简称高级社),实行土地、耕畜、大农具集体所有,统一经营,劳动力按劳取酬。父亲又被推选为“高级社”的饲养员,从此父亲又当上了他人生的第三个“官”——马倌。从高级社到人民公社后的生产队,再到公社供销社,父亲在“马倌”的岗位上干了接近20年。在长期的养马实践中,父亲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对饲料精心算计,科学投料,起早贪黑,不辞辛苦,生产队的马匹被父亲养得膘肥体壮。父亲年年被评为模范饲养员,以至在全公社都很有名气,都夸老刘头喂马喂得好。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们家乡公社供销社的马是全公社最棒的,高头大马,非常威武。但是,供销社“槽头不硬”,经常不明原因“倒圈”(马匹全部死掉)。供销社决定在全公社选优秀饲养员饲养。于是,父亲被选调到公社供销社,成了挣工资的临时工,每月54元,比一般职工工资还高。在父亲的精心调理下,供销社的马再没有出现生病和死亡现象,又恢复了原有的威风。到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供销社卖了马匹和大车,买了大四轮拖拉机,父亲的马倌这一次失业了。

  供销社对父亲的贡献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又把父亲留下来为供销社当夜间门卫,父亲自此又当上了一个新“官”,也是他人生当中的最后一个“官”——更倌。在更倌的岗位上父亲一直干到退休。原因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央出台一个文件,“凡是1970年年底前参加工作的长期临时工,一律转为正式工人。”父亲被转为供销社的正式职工,每月工资变为42.50元。退休后,享受工资的60%开支。父亲做更倌是夜间上班,白天休息。老年人觉少,白天没事,他就帮助供销社的员工干些零活,谁家有事都请父亲帮助,父亲在供销社职工中享有很高威信。

  父亲的一生,是勤劳的一生,辛苦的一生,无怨无悔、平淡知足的一生。他以微薄的力量,将四个姑姑培养成人并嫁人成家,又将我们五个子女养大,使之享受到初等教育并成家立业。让我们学会坦诚做人,扎实做事,务正业,积功德,特别是教育好生在新社会的下一辈。父亲的人生很平淡,但他很知足,从不抱怨,他以朴素的感情,感谢共产党的恩德,以平和诚实的心态对待同事,以慈祥的教诲,指引我们成长。父亲一生无欲无求,吃饱穿暖就行,名誉、地位、金钱对他都不算个事,甚至连想都没想过,他就是这样默默无闻地将自己的人生奉献给了子女,奉献给了亲人,奉献给了社会。他是千千万万中国老百姓中的一位,再平常不过的一位,但他们那一代人却是无比伟大的。

  父亲的一生,也折射出我们社会的变迁。早年兵荒马乱的民国社会,政府腐败无能,社会一盘散沙,父亲只能自谋生计,做豆腐、卖豆腐也是无奈的选择。共产党执政以后,有了组织的力量,父亲被照顾当“水倌”,体会到了新政权的温暖。农业合作化以后,父亲被因材施用,当上了饲养员,成为了公有制机器上的一颗镙丝钉,而且越拧越紧,从没“秃噜扣”。再后来,到了改革开放初期,父亲成了一名供销社正式职工,享受到了退休待遇。一个平凡的人物,经历了共和国的这几件大事,而且从中受益匪浅。

  父亲的一生,给我们留下了保贵的精神财富。他勤劳一生,没留下更多的物质财富,身后700元存折,足以办后事,五十年代盖的三间土房,是父亲留给子女们唯一的纪念。但他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是无穷无尽的,他善良厚道,宽以待人,从不与人争,宽厚得让你感到从心里敬佩;他诚恳老实,不善言语,从不说闲话,只有那慈祥的目光让我们感受到父亲的挚爱和鼓励;他生活俭仆,从不索取,大饭店、大宾馆没吃过,没住过,山珍海味没见过,名牌服装没听说过,连北京吉普车都没坐过,就是这样一位老人,却快快乐乐地生活了一辈子,就这一点,我们也是永远学不完的。

  父亲虽是平民,但他在子女心中,永远是无比高大的,高大的像一座大山。他的事迹,是永远无法说完的,久远的就像流不尽的江河。他的精神永远激励后辈,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

 
作者:    来源:绥化日报    编辑:桑胜东
相关新闻
黑土摄影
绥化专题外宣片
黑土副刊
本网站为绥化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E-mail:shxwwang@126.com 联系电话:0455-8366877
绥化日报社广告中心 0455-8365027 0455-8365028 0455-8365030
绥化日报社法律顾问 黑龙江千叶律师事务所 张律师 电话:1864556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