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守门老张

来源:绥化日报 2018-06-11 09:13:25 字体:

莫景春

  老张什么时候来我们的学校守门,没人说得清,因为老教师有的退休了,有的调走了;年轻人又不很在意,大伙只觉得他来的时候,头发黑亮,现在已是白发斑斑。校门口的那张椅子已被他坐得油光发亮,还有校园里那长得高大的树木和茂盛的花草懂得他。

  印象中的老张,常是石雕般坐在校门,与大门旁边的那石雕狮子相映成趣,无论是风吹雨打还是阳光暴晒,老张一来年古铜色的表情,极少见他离开的时候,校外的人想溜进校园逛一逛,却被老张那表情震住了。校园到是一片安宁,学生认真地学习,草木尽情地生长,那么和谐。

  偶尔有不见老张的时候,那是他短暂的休班,这时候找他,你可要到校园的各道路旁,他肯定在那儿忙得不亦乐乎:要么挖坑,添上棵树;要么栽枝花,浇水。这校园不大,没有专门的花工,这花花草草,树树藤藤,都是老张休息时间自己种上去的,这花种小树,听说是抽空上山或回老家拿来的,没有什么名贵的,朴实如老张一样,倒是把偌大的一个校园衬得生机盎然,桃红柳绿的。有时走在这样美丽的校园了,谁都感到非常的惬意,只是在尽情赏花的时候,老张的头突然从花丛中冒出来,吓人一大跳,老张只是憨憨地漾起古铜色的笑。不明事理的人都怪老张不好好守门,跑来这里干啥,破坏这优美的效果。边擦着汗水边扯着野草的老张并不介意,至多再给几个歉意的笑,便披起那件厚实的夹克继续侍弄他的花草树木。人们也不再跟他斤斤计较什么了。

  老张喜欢穿那件夹克,有他很朴实的理由:门边来往人较多,多是探望老师和学生的,都带着一些什么东西呀。为了避免校内出事,学校规定外来人员擅自进入校内。于是送东西的到了门口,都不准把东西堆集在门卫室里,留下个条子,写清是哪个班哪个宿舍的学生,还有是哪一栋某某老师的。这下老张又成了托管员,大部分的货物都及时被拿走。碰到个年纪小力气小的学生,拿不动这东西,他便把夹克往肩上一披,把这东西往肩上放,“蹬蹬”地帮别人扛走,一直送到目的地。至于那些没及时领走,他都一一送到主人的手里。他这门卫有时简直成了一个搬运工。尤其是周末时,很多家长从乡下赶来,带的东西又特别多。老张把门锁好后,便乐呵呵地帮着搬运东西。遇到个问路回家的,老张更是热情非凡,记得有个远房亲戚第一次到城里来看我,转了大半天,才找到我们学校,那时已是晚上十一点钟,学生已经放学回家,该是老张休息的时候。我也想准备休息,突然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一看是老张,很是惊讶,三更半夜的有什么急事?一看他身后的远房亲戚,我真是对老张感激不尽。

  印象中的老张最生动的就是这些与守门无关的琐碎的事情,总是觉得他跟一般的守门人不一样,干与守门无关的事情太多,也许是他的热情,会弄一些手工,谁家的门坏了,谁家卫生间堵塞了,大伙都很难为情地到老张那儿寻求一些帮助。结果倒是老张难为情,忐忑不安地说为什么不早讲呢,便急冲冲地赶来,不由分说地忙了起来。若有什么紧急的事,一时半会,脱不开身的,他便在值班室墙上挂了本备忘录,记清事情时间地点等,过后他会及时地登门修好。

  有一天,一个老师家的水龙头坏了,突然想起老张,赶紧跑到值班室,却被告知,老张已被辞退,去向不明。门口站着两位穿着整齐保安服的年轻人,倒有几分威风凛凛。听说现在上级对保安的要求挺高:必须经过严格培训,并取得相关的什么上岗证合格证。老张老了,不符合要求,自己卷包袱走了。大家都觉得有点什么遗憾,但又觉得没什么。老张就这样悄悄地走了,正如他悄悄地来一样,去了哪里,谁也不清楚。

  门口依然是人来人往,有提着东西艰难行走的。两个门卫依然威风凛凛,目不斜视地看着这来来往往的人。只有老张那记得密密麻麻的备忘录孤零零地挂在墙上,有风吹过,“沙沙”作响。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