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父亲的自行车

来源:绥化日报 2018-05-21 09:07:08 字体:

姜宝凤

  上世纪70年代,自行车是个稀罕物,它与手表、缝纫机视为那个年代老百姓生活的“三大件”,一般家庭买不起,就算买得起也要凭票。如果谁家有这三样东西,找对象娶媳妇都要容易些。特别是自行车,骑上打着清脆的铃铛,穿街“呼啸而过”,那份骄傲和神气,能引来全村人羡慕的目光。

  当时,我家就是全村第一户有自行车的家庭。那年,父亲被评为全县的“模范教师”,他胸戴大红花推着他的奖品“自行车”回来时,全村人涌上街头由衷地赞叹,那场面用村长先洲爷的话说,就像迎接打了胜仗凯旋的八路军一样空前热闹。

  自从父亲得了这辆贵重的奖品自行车后,家里隔三差五就有人来借车,有的是去相亲,有的是到乡医院看急诊,有的是去火车站……每次借车人一开口,只要车子在家,父亲总是笑眯眯地说:“骑吧骑吧,路上小心点,别摔着了。”村里几乎所有人都借过我家的车,借的人多了,母亲就不愿意了。有一次,村里人都不愿意交往的“大埋汰”二狗子慌里慌张来借车,说他娘癫痫病又犯了,要去外地抓一副偏方药,恰好父亲不在家,母亲找了个借口说车子骑出去了,打发走了二狗子。过了一会儿,二狗子又喘着粗气跑回来,央求我母亲车子啥时能回来?这时父亲回来了,明白情况后,他二话没说就从屋内推出了自行车。母亲当即发脾气说:“借借借,你是什么人都敢借。”父亲怒火一下子也上来了,“乡里乡亲的,谁能没个难?”

  那时候的农村人实在,你替他预了急,他不会忘了你。来我家借过自行车的人,只要见了我们家里的任何人都会热情地打招呼,临走时还要询问一句:“家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吩咐。”有时,有人碰见我母亲去井上挑水,夺过扁担一口气就给我家挑满了水缸。看到我奶奶去麦秸垛拿草,背起箩筐就给送了回来。土地“大包干”那年,我父亲教初三毕业班,顾不上家里的农活,地里的麦子熟透了,眼瞅着要变天下雨,母亲急得直跳脚。正心焦火燎不知所措时,二狗子带了七八个壮青年,不到一个时辰,几亩地的麦子被抢收得一干二净。

  进入80年代中期,伴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村里人或做小买卖、或外出打工、或办起了工厂渐渐地过上好日子,几乎家家户户都买上了自行车。自然再也没有人到我家借了,可父亲在村里仍有着好口碑、好人缘,家里有个大事小情,招呼一声,就有人来帮忙。父亲骄傲地说,这都是那辆自行车的功劳呀!

  去年父亲离世后,按照乡俗我回故乡时遇见乡亲们,他们围拢上来握着我的手,一边念叨着父亲的好,一边竖起大拇指。要返城了,他们还一个劲地往我车里塞进来一大堆土特产,还让我向母亲带好。

  车子走远了,我频频回望故乡,在不由得感叹改革开放所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巨变同时,脑海里又浮现出父亲把自行车借给乡亲们的情景,眼眶里止不住噙满了一股股温情与祝福。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