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省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晚报新媒体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市场监管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直播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牟欣伦的诗

来源:绥化晚报 2024-02-02 字体:

  牟欣伦,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北方双重奏》,在《北方文学》《中国诗人》《诗林》等报刊发表诗作,作品收入中国青年出版社、文化艺术出版社、时代文艺出版社、北方文艺出版社等多部书籍。

  异类

  太阳在天边露出笑脸
  羊群在海拉尔嚼着嫩草
  额尔古纳河高兴地唱着歌

  我,一个外乡人
  贪婪的眼睛放着光
  像一只闯入草原的狼
  吓跑了几百只温顺的羔羊

  只有跑不掉的青草
  在风中,瞪着愤怒的眼睛

  我看见

  远行的路上
  我看见自己的化石
  肉身,已被时光掏空
  摇晃的骨架
  在风中,感受孤独

  我久久凝视,另一个我
  曾经生命的树,被岁月的刻刀
  剥蚀,装满五谷的内脏
  一再虚空,麻木的躯体
  似游荡的灵魂,无家可归

  我开始整理自己的行囊
  尽量效仿一株草,倒下了
  也有站起来的思想

  梦中

  与几个人探讨诗歌
  突然起了烽烟
  我挥舞长矛左冲右突
  眼看着胜利在即
  突然被人举在半空
  要摔断我挺直的腰
  我惊出一身冷汗
  赶忙坐起来
  摸摸自己的腰
  竟是一株稻草
  弱不禁风

  文字之梦

  在荒野的丛林
  路遇草寇
  逼我交出银两
  我掏空衣兜
  只有几粒干瘪的文字
  在地上叮当作响
  草寇们泪如雨下
  掏银相赠
  又护送我一程

  老井

  回到故乡
  白须鹤发的老井
  故意把辘轳摇出当年的声响

  远行时提上来的那桶水
  哗啦啦喊着我的乳名

  奶奶弓着身,挑着空水桶
  从五十年前的破草房
  走来

  那片稻田

  阳光下,你镀上了一层黄金
  你的波涛,与风,一起奔跑

  我扬起双臂
  天净净的,蓝蓝的,没有一丝云影
  你一声不响,躺在我的心上
  躺在黑土地,宽厚的胸膛
  没有一点倦意,没有一丝骄傲
  只看着,那几株威风的稻草人,微微
  地笑

  一队大雁飞过,你含情脉脉
  目送它们远行的背影,前方的收割
  迷醉了视线,你敞开襟怀,感受
  心甘情愿的模样

  烤红薯

  把秋天从地里挖出来
  一个个放进冬天的炉膛
  碳烧红了,心情也熟了
  香香的,甜甜的
  整个街道热气腾腾

  守护在炉边的破棉袄
  在寒风中,呲着牙
  笑出了月亮

  一场雪

  下雪了
  女人一个人走到江边
  呆呆地凝望清寂的冰面

  每年的这个时候
  女人都会来这里
  跟冷风说一夜的话

  冰窟窿早已复原
  女人的天空和远方
  被一场雪带走了
  再也没有回来

  期待

  期待一场雪
  把失散的寒雀找回来

  生一团篝火
  让远行的红脸蛋
  不再为了生计而低眉

  把火药填得满满
  让长不大的枪声
  把荒原的寂寞
  洞穿

  黑马

  他坐在轮椅上,老泪纵横
  黑马跪在面前,流着祈求的泪

  他与黑马相依为命
  为了生计,他不得不卖掉它

  我看见夕阳西下
  一匹黑马,消失在湍急的河水中

  

  小时候,写字用的是铅笔
  一头是铅芯,另一头是橡皮
  写错了,可以用橡皮擦掉
  重新再写,没有痕迹

  成年后,写字用的是钢笔
  写错了,就改不过来了
  除非用涂改液涂上一层
  重新再写,可是涂改的痕迹
  终身也抹不掉

  逆反

  有一段时间
  女儿特别逆反
  听不进我的话

  我气愤地说
  如果你是个小子
  一定狠狠抽你一顿

  她眼睛瞪得大大的
  咬着牙直直地盯着我

  这让我想起父亲
  当年抽落在我身上的雨点


编辑:韩敏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