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省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晚报新媒体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市场监管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直播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金铃子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24-02-02 字体:

  金铃子,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参加24届青春诗会,有诗集《奢华倾城》《越人歌》《我住长江头》《例外》《曲有误》及诗画集《面具》《桃之夭夭》等,曾获李杜诗歌奖,《诗刊》年度诗歌奖,屈原诗歌奖,徐志摩诗歌奖,《十月》年度爱情诗奖,《北京文学》及《文学港》杂志优秀作品奖等奖项。作品曾被翻译成英语、希腊语、罗马尼亚语等多国语言。多次举办个人画展。现居重庆。

  抑郁症

  我还有什么词语没有用尽
  我还有什么春天没有用尽
  我还有什么爱情没有用尽
  可是,它们干嘛要折磨我呢
  它们盯我的梢。它们公然坐在我的床前
  听,它们非常热闹,入夜不休

  它们说:让她活,让她活在这世上

  我忘记了

  我每天都看到孩子死去。每天
  他们一动不动……
  我像狗一样走近前来,嗅了嗅
  又转身离开
  几乎无法立案
  几乎无法追查真正的凶手
  那称为凶手的,是熟悉的气味啊
  我甚至忘记了吠叫一声——

  我忘记了

  省略

  我省略的爱可长可短
  说出来不过徒增热闹
  省略的记忆,封存在一张棋盘里
  不黑,就白
  省略的苦,在笑声里
  笑一声,眼泪就往身体里流
  心底的湖水就涨了又涨
  偶尔,有鱼虾从湖里冒出头来
  我也将它们省略
  在这六个点中
  躲过了猎手,子弹和渔网

  就这样含糊其辞地……活着
  只是诗歌,偶尔
  发出清晰的、空落落的
  落指声

  飞过天空的鸟

  飞过天空的鸟多么像此时的我
  在文字中,打开
  虚拟的翅膀,在假想中高高地飞

  飞过天空的鸟
  似乎有点糊涂,它未曾看清我为什
  么想飞
  它也不知道,是谁

  将我的思想按在纸上,像按住
  一对翅膀

  飞过天空的鸟此时多么不像我
  它在飞。而我不能

  雪停于傍晚

  雪停了。白色依次熄灭
  大地处女一般柔软。新的诗篇把
  我击倒
  梧桐树在冬日里安眠
  我这个乡下人……对它保持一种
  礼貌
  为它画上白鸟
  一束阳光穿越它们的身体
  光之舞吞噬了大半飞鸟
  我画上今世的幻象,前世的姻缘

  雪在融化,白鸟终止于时间的辽阔
  世界在下沉……越沉越深
  它把我的一生惊醒
  我的一生啊
  像那株倒伏……再直立起的白菊
  任何故事都是重复,都是盛大的告辞
  仿佛四季,它们轮回
  它只看到寒霜

  天地之间,别无他物

  关于诗

  即使他们懂得这些文字,同时又在
  解说
  不过是,他们想说:我懂了
  唉——谁知道呢
  我的心除开默坐,一事不做
  我的耳除开关闭,一事不做

  “老女人,你好啊!”
  我只是微微地抬了一下胜利者的
  眼皮

  今夜大风

  今夜大风
  它想把那些枯骨从梦里吹醒
  它不知道他们醒来的时候——他
  们会落泪
  它固执地吹啊
  风中之烛,在无声地哭
  什么因素缘由,世界在无声地哭

  他们的舌头仿佛在嘴里变成石头
  他们只有含着这沉重的石头——
  只有
  却不知道放在哪里
  可是,风呵
  你穿过灌木丛的噼啪声朝我而来
  我想大喊,我想放声痛哭

  一个女人
  只想为这天放声痛哭

  我挨着一首诗坐下

  我挨着一首诗坐下
  仿佛一个被梦驱逐出来的人
  一只低垂的黑鸦
  只剩下回想。回想——
  没有一片叶子颤动,没有一丝声音
  打动我
  直到,林子远处一只鸟叫了
  另一只鸟应和
  一群月亮在柳荫深处
  白得像雪
  丰收的谷物被大光……照亮
  我才相信
  —物安静,是为了一物响起
  我才相信,我误入了九月的爱情
  你的果实和蜂蜜
  啊,那蜂群,那烈焰的嘴唇
  它如何懂得安静

  不过是

  不过是,天空下起了雨
  不过是一只狼,无数代的悲鸣卧在
  老君寺
  不过是沉寂的树木,掉下杉果
  不过是一个女人,说到山河岁月
  不过是我经过天地之间
  太空虚
  把思念——放逐到极致

  不过是你,让我数着钟点,一扇大
  门和两棵树
  必须这样才行
  必须这样才衬得起朗朗乾坤的湖
  光山色
  衬得起我对光明的希求
  太迫切

  你是否看到风

  你是否看到风,它吹拂一片或更多
  片叶子
  直到它们落下来。你是否
  看到风,它把树木越吹越红,它把
  我的诗句越吹越红
  仿佛经霜的纸张,发出火焰的细吼
  当第一片叶子飞下来的时候
  我忍不住唱了句:秋风起兮白云飞
  当更多的叶子飞下来的时候
  我实在唱不出:欢乐极兮哀情多
  我只是,不断地反复
  秋风起兮……风……起……兮
  你是否看到风,它吹向十月的高处
  它在山顶放一些沉默
  放一些眺望,让人们
  既看见四野的沧桑,也看见果实里
  的波澜
  你是否看见风,它不知疲倦地吹
  不舍昼夜地吹,似乎
  不把秋天吹得十分庄严,决不罢休
  你是否看到风,看到风中
  带核的人,站在山崖
  被吹得哗啦啦


编辑:韩敏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