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娘酒

来源:绥化日报 2019-03-01 09:01:19 字体:

燕茈

  夜,像藏在黄昏深处,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溜出来,占据了整个小区。天上的星子零零星星地挂了起来。假山旁传来流水声,阳台上的兰,又开了花。

  家里只有落梅一个人,她坐在阳台上,抚摸着孕育着小生命的肚子,若有所思。

  落梅抬起头,凝望着天空中的星月,抱着膝盖,然后将头埋进膝盖里,和眼泪一起埋了进去。

  她成家了,公公婆婆疼爱自己,丈夫疼爱自己。她没有不满足,她只是想念自己的娘。虽然说婆婆待自己像亲闺女,总是变着法子做自己爱吃的饭菜,将家里收拾得妥妥当当,从不需要她操心。可是,娘就是娘,不能有了婆婆就忘了娘对不对?

  按照客家习俗,这个时候落梅的娘该开始准备酿“娘酒”了。客家女人坐月子都喝“客家娘酒”煲的鸡汤,可以帮助产妇补血行气,促进血脉流通,避风寒,温补脾胃,促进乳汁分泌。

  酿酒的工序非常复杂,将糯米煮熟后,用冷水洗一遍,拌上酒饼,装进大缸里,盖住缸口,缸口放一些草药,发酵四五天就可以生酒。将生酒装入酒坛,用泥巴封紧坛口,在酒坛周围燃起炭火,文火焖三四个钟头,揭开酒坛盖,一坛黄灿灿、口感温顺,芳香甘甜的“娘酒”就做好了。

  落梅非常渴望坐月子的时候能喝上娘亲手酿的“娘酒”。虽然现在市场上也有卖,甚至可以请老家的婶婶帮忙酿一瓮。可是她觉得“娘酒”必须是自己娘酿的才算数,不是娘酿的酒还是“娘酒”吗?

  可是落梅没有娘。人就是这样,越不能得到的东西,就越执著。落梅觉得很悲伤。刚刚懂事的时候,村里的大人都说娘在生她的时候难产死掉了,变作了星星挂在了天上。不久就有了后妈,后妈对她很不好,有什么吃的喝的都留给弟弟妹妹,总是让她照看弟弟妹妹,只要弟弟妹妹哭闹就打她。

  她总是小心翼翼,生怕做错事。每当她觉得很难过,总是要偷偷溜到河边呆坐,看着绿色的水泛起点点琏漪,一坐就坐到星星满天。

  直到有一天,村里来了个疯子,穿着破破烂烂,唱着凄凉的客家山歌:

  冇相干(无所谓)啊冇相干

  再好的娘酒也会酸

  再好的红花也会谢

  再好的人情也会断……

  围龙屋的小孩听见歌声都争相着追赶疯子,给她扬泥沙、扔小石子……她狼狈地逃着,不时回过头来,又跑开。

  几个大哥哥对落梅说:“梅,她是你亲娘。”

  落梅却杀猪一般嚎哭开了:“她是你娘,你娘才是疯子。”

  第二天傍晚,落梅在井边打水,疯子出现在落梅面前,依旧是衣着破烂,头发上还有些枯黄的稻秆。手里拿着很多地瓜,对着落梅怯怯地笑着,继而又将笑容收了回去,好像刚刚笑错了一般。她将手中的地瓜递给落梅,落梅一手拍落在地,拿起地上的石头就砸:“我不要你的东西,我不要这样的娘……”疯子一跳一跳地躲着,脚下有滑足的青苔,她重重地滑落在地,爬起来后“呜呜”地哭着,落梅逃似地跑开。

  后来落梅才知道,娘是得了产后忧郁症,然后就疯了,离开了村庄,找了三五年没有找到,爹就娶了后妈。娘病好以后回来看见后妈,又疯了。翻来覆去地唱着:

  冇相干啊冇相干

  再好的娘酒也会酸

  再好的红花也会谢

  再好的人情也会断……

  唱着唱着,就离开了。

  落梅知道后心很酸,她将自己的亲娘推开了。她多么痛恨自己曾经的年少无知,开始到处找娘。她觉得即使是疯子娘也是娘啊,也好过天上最亮的星星。

  每当下雨天,落梅就很焦虑,她感觉那年砸向娘的石头全部化成了雨滴,狠狠地又砸落在自己的身上。

  每到冬天,落梅就想哭。她不知道这样的天气里,娘是在哪里过夜的,又是在哪个垃圾堆里翻找着食物?有没有人打她?她生病了怎么办?她是否还在唱“再好的人情也会断”?

  婆婆回来,看见落梅一脸悲伤,很诧异,问她怎么了?落梅抽抽搭搭地给婆婆讲那过去了的事情,讲她的疯子娘,讲内心渴望的“娘酒”。

  “你放心,她过得挺好的。”婆婆安慰。

  “她无依无靠,怎么会好。”落梅依旧悲伤。

  “我认识你娘,你第一次来我们家时碰见来串门的李婶就是她,她当时就认出了你。”

  “真的吗?”落梅不信。

  “16年前她流浪到我们村,经老人撮合和光棍的狗仔一起过日子。狗仔是个知冷知热的人,不久你娘的病就好了,还生了个儿子。她每年都会去看你,怕你难为情没让你知道。”

  落梅止不住眼泪地哭泣。

  第二天,落梅就跟着婆婆回去了。落梅站在陌生的门口,看见娘正在酿酒,熟练地将生酒装入酒坛,用泥巴封紧坛口……

  冇相干啊冇相干

  娘酒酸了可再酿

  红花谢了会再开

  人情断了也可续……

  娘欢快地哼起了客家山歌,那似曾相识的声音让落梅仿佛置身于梦中。

  “娘……”落梅放声大哭,像个小孩一般幸福又委屈地哭着。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