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豆腐匠

来源:绥化日报 2019-03-01 09:01:19 字体:

王贵宏

  寒冬的晨,村里一些人家的烟囱上刚升起懒散的炊烟,一声“大——豆——腐!”豁亮的吆喝便响遍了小村的每个角落,也喊醒了在热被窝睡懒觉的人。这吆喝带着农村人特有的庄稼味,听着亲切和实在。卖豆腐的在农村,遍布十里八乡。其实,全囯各地哪没豆腐呢?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从不担心失业,因为豆腐是大众菜,老百姓喜欢的东西,最有生命力。清朝人做过这样的诗:“信知磨砺出精神,宵旰勤劳泄我真。最是清廉方正客,一生知己属贫人。这是说豆腐自古以来就便宜,穷人吃不起大鱼大肉,只好将豆腐视为主菜。如今不仅穷人爱吃豆腐,富人的餐桌上也有它亮相。

  从小到大,我一直与豆腐有着不解之缘,不但小时候爱吃母亲用豆腐炖的芥菜樱或小鱼虾,即使现在对豆浆、豆腐脑、溜豆腐、炒豆腐以及五花八门的豆腐菜仍情有独钟。爱吃豆腐,便会想到豆腐匠。豆腐匠给我的印象是他们的活计不但辛苦劳累,还十分单调、腻烦。做豆腐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种小本经营的买卖靠的天长日久起早贪黑的坚持。有的豆腐匠从年轻一直干到晚年,把几十年的光阴都交给了豆腐。

  在我故乡的小村,每天最早醒来的是鸡,比鸡醒得早的是豆腐匠,为了赶上人们早上做菜和有时间白天沿街叫卖,豆腐匠总是每天一两点钟就起床,等公鸡叫醒黎明的时候,他的豆腐已经做完,三三两两买豆腐的人也开始光顾了。其实看上去不起眼的豆腐,从金灿灿的黄豆变成白白嫩嫩的豆腐,有一个复杂而辛苦的过程。豆腐匠用头天就泡软了的黄豆磨豆浆、煮豆浆和给豆浆过包。过去没有电磨,豆腐匠磨豆子的石磨要靠一头蒙眼的毛驴拉着不停地围着磨盘转,黄豆被磨成乳白色的豆浆后再用特号的锅熬,熬豆浆要凭经验掌握火候。熬好了的豆浆再一瓢瓢地舀到豆腐包里过包。豆腐包下面是口大缸,将豆浆滤进去,豆包内豆渣多了,要用大木夹子夹,将余汁滤净,剩下的便是用于喂猪的豆腐渣。接下来是点卤水(亦有用石膏的),令人感慨的是,当两种截然不同的液体汇在一起后,豆浆马上发生了神奇的变化,瞬间变成了豆腐脑。豆腐匠此刻再将豆腐脑盛入压制豆腐的容器内,等豆腐脑内的水从沙布包裹的容器內汩汩淌净,一板白净的豆腐便开始登台亮相。

  豆腐从遥远的过去走来,被一代代豆腐匠传承着,让人体对大豆蛋白的吸收和利用达到了一种高峰。许多地方的人们凭借对豆腐的理解和丰富的想像力,把烹调豆腐的手法花样翻新地推演到了极致,最终使它成为一种了不起的独特美食。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