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重读村庄(三章)

来源:绥化日报 2021-09-13 字体:

丁梅华

  置身于月光的港湾

  当最后那轮夕阳,被夏日拉近地平线时,北方的天空一下子变得凉爽起来,使得白昼与黑夜有了明显的分界线。

  选择这一刻的宁静,走进生命独立的静默,我聆听到远处树林中传来的鸟声,仿佛还在纵情地歌唱。

  是想把这浓浓的乡土气息,编制进远山旖旎的风景,还是想把这星光下的祈祷,描绘成泰戈尔的诗句,轻洒在波光粼粼的湖面。

  朝夕相伴的胡杨,依旧在相处中坚守着相濡以沫的爱情,始终无法挥去的是那心旷神怡的表情,总在一次次的等待中放飞心灵的渴望,总在一次次的追寻中变得坚忍不拔。

  没有什么可以来诠释这命运的流放,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海枯石烂的千古誓言。其实,面对每一轮鲜花绽放的季节,收获抑或放弃都会是生命的插曲。

  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因为我们早已注定,会用一种对峙来仰望天空,不是每一次的相逢都会并肩而行,也不是每一次等待都是一种无言的结局。

  所谓的黑夜,只是一种过程,所谓的鸟语花香,只是一种过眼烟云。唯有放慢自己的脚步,才能真正感受到身临其境的梦想。

  所谓的飞翔,也只是一种过程,所谓万紫千红,也只是昙花一现。唯有共享心灵的旷野,才是我们苦苦思念的青春节拍。

  置身于月光的港湾,是谁的船舶停靠疼痛的码头?让往昔的潮汛和着灯光的节奏,将往事一点点地点燃,而后又一点点地漫过岁月的岸。

  月光的琴弦

  阅读从心灵开始,亘古的村庄,在幽幽暗暗中变得回肠荡气。伫立于村庄古老的槐树下,季节在轮回中循环归复,如同深深浅浅的脚步,总在涅槃中撑起一片天空。

  不经意的回首间,我看到父亲悠长悠远的目光,牵动我几多童年的遐想,牵动我几多青春的梦幻。直到有一天,父亲真的在村庄的守望中老去,却发现我的心依旧留在故乡。

  被情感进行装饰的日子,是谁为我抹去眼角的最后一丝泪痕?让我沐浴阳光下麦子堆积的语言,让我历经风雨中感恩融化的洗礼。

  那是怎样的一种结局,让我沿着村庄的走向,在膜拜中坚持不懈,在歌唱中延续一种蓄谋已久的原始力量。

  从贫瘠中走出来的生活,在长久的跋涉后,开始有了生命的绿洲,开始有了季节别样的风景,和风景中一串串美丽的音符。

  是历史带走了驼铃,还是驼铃走进了历史。没有人告诉我,时间到哪儿去了?重返村庄,长夜如梦,我寻找不到曾经的小径,是否还在沧桑中哭泣。

  井台上的青苔长了一层又一层,如同一段故事总也让我无法抗拒,一段牵挂总也让我无法释怀,一段梦幻总也让我无法放手。

  而今,月光的琴弦还在村庄的深处响起,掠过耳边的飞翔便有了丰盈的白羽,隐隐约约中我聆听到远处传来老牛的反刍声,如风中的残韵,一次次撩拨着我的心事。

  那是一种美好的声音,在村庄之外,呼唤着我,那是一种如泣如诉的情怀,在村庄之内,抚慰着我。

  当月光洒向山坡的时候

  穿越如水的琴音,岁月的风让岁月燃烧的心日渐苍老,我寻找不到最初琴瑟轻盈的美妙,如同面对这低矮的黄昏,总会想起退去海潮的沙滩,还残留着你生命的清新和脚印的渴望。

  被季节折断的羽翼,在每一个醒着的日子隐隐作痛,是怎样一种的凋零,衰败了最初的誓言,让泣血黄昏的沉寂,成为岸边唯一的风景。

  你一路踏歌而来的步履,如今还在伸向广袤的田野,流向耀眼的远方,仿佛轻柔的飞翔,把整个晴朗的空间,装点得格外的清新,我聆听到大雁的私语成为季节最后的表白。

  漂泊的灵魂还在河的对岸,急促的马蹄已沿着故乡的走向奔驰而来,在你虚构的流淌中,直抵爱情的蔚蓝,让我想起搁浅许久的往事,依旧徘徊在生命的原野。

  在天空与大地之间,草原上所有的呼吸和感慨,都因为你浪漫的足音而没有了距离;所有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都因为无法阻挡的诱惑而没有了冬日。

  旅途中的疲惫,沾满岁月的尘土,我依然能够窃听到山坡上花草的窃窃私语,在我生命的底层独自绽放。总有一种淡淡的馨香来自你灿烂的眼眸,总有一种幽幽的感动被你深深地牵挂。

  无论此刻的言辞如何表达,最真的梦和游子的歌,总会一如既往地徘徊在多舛的海面,让季节深处的涛声,拔节了被风风雨雨弹拔的一曲曲忧伤。

  其实,原本在你的眉间蕴藏着的就是一幅亘古画,当月光洒向山坡的时候,这灵魂的相约,就已在我的心上,蘸满秋天泥土浓郁的气息。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