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日报头条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傅天琳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19-06-28 10:25:41 字体:

  傅天琳,出版诗集、散文集、儿童小说集十余部。曾获全国首届优秀诗集奖,全国第二届女性文学奖,《人民文学》优秀诗歌奖,《诗刊》“十位优秀诗人”,第五届鲁迅文学奖。

  一滴水

  从岩石缝中滴出,从野花香中滴出

  一滴,就那么一滴

  成一碗水

  成果园里最小的湖泊

  滴状,透明的滴状

  看不到飘浮的岚气,看不到

  古树的木纹

  滴状,简单的滴状

  相像的一滴

  间距很好的一滴

  滴状,多一滴就成线状了

  多一滴

  我的骄傲就溢出来了

  永远的一滴

  琴弦拨动的一滴

  树根珍藏的一滴

  黄河都可以断流

  它为什么不断

  神明的一滴

  为了这一滴,它汹涌澎湃过

  挤痛过内心的大海

  它是石头中的泪啊

  一滴,一滴

  断了

  老姐妹告诉我,断了

  四十年枝枝叶叶

  在一个下午嘎吱一声断了

  被两万块钱买断了

  大额两万块

  区区两万块

  果园姐妹与果园没有任何关系了

  我听见我挂满鸟鸣和雨水的天空断了

  骨头,根,断了

  我的芬芳,我的气息断了

  让我们回到三岁吧

  让我们回到三岁吧

  回到三岁的小牙齿去

  那是大地的第一茬新米

  语言洁白,粒粒清香

  回到三岁的小脚丫去

  那是最细嫩的历史

  印满多汁的红樱桃

  三岁的翅膀在天上飞啊飞

  还没有完全变为双臂

  三岁的肉肉有股神秘的芳香

  还没有完全由花朵变为人

  一只布熊有了三岁的崇拜

  就能独自走过百亩大森林

  昨夜被大雪压断的树枝

  有了三岁的愿望就能重回树上

  用三岁的笑声去融化冰墙

  用三岁的眼泪去提炼纯度最高的水晶

  我们这些锈迹斑斑的大人

  真该把全身的水都拧出来

  放到三岁去过滤一次

  小火焰

  一群盘旋于天堂和圣光中的鸟

  一群雪莲,一群下凡的星子

  一群鱼,在荒漠无边的朔风中游动

  一群马,抖擞血红的太阳的鬃

  一群跳动的幽蓝幽蓝的小火焰

  突然出现在奥依塔克

  出现在今夜,在夜的篝火

  夜的中央

  顿时我目光沦陷,再也无法收复

  我双耳失聪,世界寂静无声

  顿时音乐忘记音乐

  舞蹈忘记舞蹈,诗忘记诗

  倘若此刻战斗打响

  顿时哑了所有枪筒

  折了所有箭戟,战争

  忘记战争

  盘旋于天堂和圣光中的

  柯尔克孜小少女啊!跳动的

  幽蓝幽蓝的柯尔克孜小火焰啊

  我唯一不能忘记的

  是你的美丽

  戈壁乌鸦

  不是一群

  不是集体主义者

  看你的那个黑

  像红到终点的红

  自太阳心中滴出

  看你的俯冲

  像一片削薄的铁,轻啸着

  插进飞起来的尘埃

  我把你误认为鹰了

  我摸到你烈焰中的抵抗了

  眨眼之间

  千年的黑夜亮了

  最后,你落在离我不远的砾石上

  校正了我对英雄的片面认识

  乌鸦,戈壁的独行侠

  假若我有羽毛

  每一片都会因你而战栗

  老人与花冠

  老人迎面走来

  我看见她满额风声

  哗哗的皱纹流淌

  在皱纹之间

  填满了笑容

  我看见一顶花冠

  娇嫩地

  压住了老人一生一世的痛

  我看见了美

  我不再叹惜花期很短

  人生很局限

  在万紫千红的纸上

  我找到了永恒魅力的

  白发的文字作衬

  窦团山问

  谁最静

  谁最从容,谁最沉稳

  谁能在山水里一坐千年

  谁仅凭一座星空几滴鸟鸣

  嚼墨弄文

  随身行囊要尽量的空

  尽量的轻

  谁舍得把功名、利禄

  统统扔掉!谁舍得捣碎

  捣碎自己的明月

  捣碎词语制造的娴熟技艺

  谁的心为石头而软

  谁的血为杜鹃而红

  谁的足趾生满云雾和花香

  谁能走进拔地而起的窦团山

  将旅途坦然悬挂于绝壁

  谁能喝粗茶吃淡饭穿布衣

  采四海朝露,获取天地间

  绵延不绝的生命气息

  谁愿做那棵千年黄连树,苦着

  却枝繁叶茂

  谁能还原一个唐朝诗人

  墨西哥湾

  这一天,古老的墨西哥湾

  正上演一场暴力悲剧

  鱼类和海鸟穿上厚厚的盔甲

  大海暴露出严重溃疡

  它的血是黑色的,浓烈的,极其污秽的

  像隔夜的地沟油

  远处是赤道

  一排波涛警惕地守卫在赤道线上

  还是这一天,我梦见成千上万死去的鱼群

  在深夜破城而入。它们不是游

  是走,气势磅礴却又无声无息地走

  走在我常去和没有去过的那些大街上

  像一群赤手空拳的抗议者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