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日报头条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老德的诗

来源:绥化晚报 2019-05-10 14:25:07 字体:

  老德,会写一点分行的文字;不在乎别人的态度,只在乎自己的内心;不与人为友,却与己为敌,一辈子的努力,就是让自己完蛋。伪先锋写作的倡导者,下半夜写作的实践者,御鼎诗歌奖的获得者。出版诗集《本色演员》《你就是我的王小美》《伪先锋、江西诗歌十人行》《伪先锋、江西诗歌三十家》《南昌诗派十四家》等。

  老德一天能写十几首甚至更多的诗,不是勤勉,而是他把诗当做生活,又当做娱乐。这种心态,让他的写作轻松自由,没有一点纠结。随心所欲,举重若轻,仿佛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思维快而准,一针见血,又像镜子一照显形。更主要的是他能在熟俗中别构一种灵奇,虽脱口而出,却能灸刺人的知觉和感觉,让人心里一咯噔。他把诗写活了。这里选的几首却见他另一面:从容宽容,真挚而刻骨,深情又深邃,说明老德是一个有情有义的诗人。 ——李犁

  写给父亲的话

  你一辈子,就想

  把我塑造成为一个

  我成为不了的人

  我确实努力过,还是

  成为不了,如今

  你死了二十年

  你的孙子也长大成人了

  我当然也想把他

  塑造成一个

  他成为不了的人

  不知他是否像我一样

  努力过,反正

  我的愿望,眼看着

  像你的愿望一样,也要落空了

  墨西哥人

  还是墨西哥人好玩

  他们总是有事没事地

  在墓地里聚会

  点起蜡烛,唱着歌

  试图唤醒那些

  沉睡的灵魂,他们对

  生死已置之度外了

  常常把自己灌得

  酩酊大醉,然后靠着

  墓碑,看月亮慢慢升起

  谈论文学

  哦,谈论文学,最好

  是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

  最好在一个小书房里,人

  别太多,三五人足矣

  伸手拿着萨特与托尔斯泰的书

  书的封面,烙满了

  别人的指印,你可以直言不讳

  也可以作沉思状,更可以

  用主人翁的巴掌

  给社会一个响亮的耳光

  浪漫主义者

  有时,我也会

  把自己打扮成

  浪漫主义者的样子

  喜欢一些

  透明的事物,更喜欢

  月亮下的阴影

  偶尔,会把头发

  留得很长

  绝不会

  在自己脸上涂脂抹粉

  细节

  我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故意隐瞒一些细节,你听后

  感觉我经历的,你正在

  经历着,是的

  没有什么不同,比如

  我常常把手举起来,又偷偷地

  放了下来,这种细节

  比较符合我所生存的年代

  除夕

  每次到养老院,都碰

  到这位老人,他一见到我

  就嚷着要下盘象棋

  他说他太喜欢炮了,我说

  我更喜欢马,他说

  当头炮,可以直捣敌人老巢

  我说马行日,不日

  可以趟过楚河,他八十多岁

  一辈子不抽烟,不喝酒

  还是中风了,我说

  我一辈子足不出户

  在仕象的保护中,还是

  丢失了江山

  这盘棋还没下完,2019的

  除夕,已经到了

  美好

  是短暂的

  就像你的无名手指

  你从来不会把它

  拿出来,向世人炫耀

  只有被生活逼急了

  才会伸出来,鄙视

  这世界,然后

  握紧拳头,中指朝天

  美好

  又写起了父亲

  愚不可及的父亲,总是

  从小要我们做好自己,我们

  做好了,世界却变坏了

  我看见他们把广场的雕像推倒集体射杀河对岸的天鹅

  并在红色的海洋里,信誓旦旦

  我只能在黑色的幽默中

  试着短斤少两的伎俩,关键时临阵脱逃,并背着父亲

  把他的主义修改,沉浸酒精中在1999年除夕的晚上

  与父亲对饮,谁知

  他三杯酒下肚

  连忙摆手;看来我是真的老了

  老德不这样认为

  看见老德天天写诗

  了解老德的人都知道

  那一定是股票下跌

  这家伙只能用诗歌打发

  这无聊的时间,如果

  他赚了钱,肯定

  躲在酒馆的一角,天天

  高谈阔论,花天酒地

  老徳不这样认为

  那不是花天酒地,也不是

  高谈阔论,那是

  诗人用自己的行为

  在这金钱至上的社会里

  探索人类生活的另一种可能

  五十以后

  不知

  怎么搞的

  五十以后

  每次咳嗽

  我都咳出了

  父亲的声音

  女诗人

  她47岁,将死于

  一种白血病

  在她临终前,在自己的

  意识里,发现了

  另一个女人的长头发

  她觉得,自己

  可以死去了,他的生活

  将可以延续

  其中的

  起承转合

  欢笑与泪水

  她躺在墓地里

  似乎早就预料到了

  出售快乐

  我真想把

  我仅有的一些快乐

  出售

  那些快乐

  来了

  又走了

  当初,如果

  没有这些快乐

  现在,我肯定

  不会这么悲悯

  心疼

  每次读到一首好诗

  会有一种心疼的感觉

  久而久之,我才知道

  这是一个心疼的时代

  你知道吗?我的城市

  不停地下雨,一个月

  没见到太阳,今天

  看见阳光穿过窗帘

  我心里又在隐隐作疼

  麻烦

  没麻烦的日子,我无所

  事事,总想给自己找些麻烦

  为此,我在街上领回

  一只流浪狗,如我所料

  它每天都会给我制造

  许多麻烦,先是

  咬烂我的诗集,还对我

  吹胡子瞪眼睛,几次

  把屎拉在我椅子上

  我把它送走了,第二天

  它又站在我的门口,

  我于心不忍,又收留了它

  谁知它又故伎重演

  我决定,再一次把它送走

  第二天,如果它又出现

  在我门口,这麻烦大了

  我想我一辈子也解决不了

  两年前

  我可爱的小狗

  离开了我要去大上海

  觅食我心疼

  又无能为力想象

  上海纸醉金迷的生活

  我突然觉得

  一丝凉意

  小狗似乎

  在门外叫

  我打开门

  我的猫又蹿了出去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