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省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晚报新媒体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市场监管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直播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九月的钟声敲醒一座村庄的桃花(组章)

来源:绥化日报 2022-09-26 字体:

雁歌

       粉笔

  叶子飘落,露出深藏的果实。
  当浑身的雪花撒向黑色的土地,一双双蒙昧的眼睛开始明亮起来。
  笔墨生辉,点石成金。所有的稚嫩和憧憬汇成一束光。穿过顽石,荒草,牛背,竹篓,荆棘,向春天的河流漫延。并把多年储蓄的词语,递给大海涌动的深蓝。
  书山路远,一个勤字架起纵横坎坷的笔画。昨夜星辰,依旧闪烁寒窗不眠的眼神。
  凉热间,万物生。微弱之白,涂抹着岁月的容颜。三寸之躯,阻挡不了一束光的远行。无数地上的禾苗,在春风中拔节,招展。
  白,一种生命本色。总是不断调和人间的苍茫风雨,遮蔽甚至堵塞,世上那些黑色的漏洞,或者裂痕。

       讲台

  杏坛中最醒目的位置,三尺版图,根植百年风雨。
  修竹,茂林,清流。蔚蓝色词句随风荡漾,几滴鸟鸣滑落生命的枝头。此时,容易想起儿时那段头顶星夜的青葱岁月。
  陌上花开。只是,那颗流星的光芒,至今仍没落在一代人饥渴难耐的心上。
  风雪一场场抵达,讲述一天天深远。
  我们是一群被纸墨笔砚喂养的庄稼。最终听不厌“关关雎鸠”,走不出“逝者如斯夫”这条古老的河流。
  一切虚假被正义的言辞击中,邪恶被圣言框扶,黑暗的灯芯被大道拨亮。
  蝉噪蛙鸣,喧嚣沉浮。一束阳光啄破一粒种子,一棵树举起一朵白云。
  沉默寡言的讲台,停泊在蕴藉的港湾。风雪掀开一扇扇大门,铺展东吴万里行舟。春天疯长沿岸的垂柳,让一个个低垂的问号,连成破浪前行的风帆。
  一行白鹭,两个黄鹂,三千栋梁,展翅从这里起飞,盘旋。

       黑板

  诲人不倦的杨柳,将一块黑色的版图,挂在壁端。
  宛如一幅裸露的壁画,从人类最初的模样打开。任远古的苔藓注释,任每天的阳光提炼。
  黑色的浓度在充盈,板块的主题在升华。
  古今故事黑白分明,世界脉搏触手可及。
  比如可卧听风雨,梦与蝴蝶。可思接千载,视通万里。
  其实,脚步声响起的时候,天还没亮。随着起伏的浪潮,无边的黑在这里堆积,酝酿。历史的废墟深埋左上角,文明的碎片遗落右下方,思想的头颅坐落在黑色版图的中央。
  一支桃红,从版图伸出清脆的鸟鸣。一枚花瓣,沿小蹊托起满园的书声。
  作为一方黑色的蕴藏,深不可测的沃土,惟有选择开掘,耕耘。
  电光,火石,总是不经意间翻开那些沉重的心事。
  而你最原始的密码,也许,三寸粉笔记得。

       教室

  那一年,我们进去的时候,怀揣十八九岁的憧憬,将青春的容颜和朴素的愿望别在胸前。
  那一月,我们进去的时候,九月菊怒放南坡,布谷鸟从稻田之上的乌桕树绕过碧瓦朱檐。
  那一日,我们进去的时候,古树悬垂的钟声敲醒一座村庄的桃花,斜肩的帆布袋子装满一代人背篓的迷茫。
  在所有的渡口,我们以手为楫。在所有的枝头,我们躬身为叶。
  只为,春风过处,种子萌芽,信念开花。
  开门,或者关门。进与出,总是挽起每一个迎风起舞的日子。犹如一双双挥笔的大手挽起那一只只孱弱的小手。
  当最后一枚钟声,滴落黄昏,一切荣辱喧嚣归于宁静。直至我们踉跄的步履出来,额上早遍布一圈花甲的金黄,与黉门的风霜。
  惟有多年的脊背,不再挺直。因为我们已把那份正直植入桃李的身上。

       油灯

  寒风猎猎,夜色苍苍。你单薄的身影就像一片颤抖的雪花。
  唯一的温存,是你心中残存的信念。犹如黑夜那盏微弱的油灯。
  油灯下,世界仿佛安顿了下来。包括白日的疲惫,内心的焦虑。
  窗外,风吹竹林,窸窣作响。案头,任火苗舔舐寒冷的围困。
  你坐在窗前,注视一粒黄豆的焰火如何撕咬着书本。文字从书页间缓缓突围,撑起僵直的脊梁。刚好,两枚古铜色镜片,挡住了忧郁的目光。
  间或用一支红笔,将寒夜划开一道口子。让所有的红汇成一股暖流,在乡村的夜色中流淌。


编辑:韩敏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