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北乔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21-07-23 字体:

  北乔,江苏东台人,诗人、作家、评论家。在《诗刊》《人民文学》《星星》等数十家报刊发表诗歌300多首,有多首诗入编诗歌选本。出版诗集《临潭的潭》、文学评论专著《刘庆邦的女儿国》《贴着地面的飞翔》《约会小说》、长篇小说《新兵》、小说集《天要下雨》、散文集《天下兵们》等14部。曾获解放军文艺大奖、乌金文学奖、海燕诗歌奖、林语堂散文奖等。现居北京。

  路过冶力关的一片油菜花地

  我是油菜花的陌生人

  这是我家乡的油菜花,很熟悉

  打个招呼,声音绕了一圈

  回到我的唇边

  我的声音,让我惊喜

  油菜花依然和蜜蜂闲聊

  我看看四周,确信

  这里是高原,是冶力关

  高原上奇迹众多

  油菜花不是,我的发现,也不是

  但有一种并不陌生的奇迹

  正在发生

  站在山顶

  山,在高原之上

  我把山顶踩在脚下

  仰望的大地,任我逡巡

  一声长啸,世界彻底沉寂

  以手臂为旗杆

  挥动天空这蓝色的旗帜

  鼓动草木向上,向上,向上

  把时间雕刻在半山腰

  冻结所有的词语

  但舌尖燃起火焰

  红色的,绿色的

  缝隙论道

  那些无法言说的画面

  模糊脸庞上清晰的笑容

  一片秋叶划过阳光的声音

  无数的回忆,坐在心底

  又是那样的遥远

  一秒钟

  昨天与今天连在一起

  一口气

  生死挨得如此近

  心痛的伤痕,无人能见

  再宽再深的峡谷

  还是大地的一部分

  我是我,我与我一体

  看似无限亲密

  巨大的裂缝,终不能跨越

  活在水里的灯光

  我提着一盏老旧的油灯走在河边

  水里的钟摆摇晃我的童年

  近处明亮,远处黑暗

  那更遥远的地方有没有光明

  谁知道,请告诉我

  母亲种下的灯笼草

  漂浮在墨色的大海上

  那没纳完的鞋底,一团线,一根针

  我的心成了永久的码头

  灯光通明,波光潋滟

  我那老旧的小油灯被谁抢走了

  我向黑暗质问

  许多年来

  我向黑暗责问过许多问题

  活在水里的灯光

  只在夜晚出来

  我不喜欢夜下走路

  母亲说,看不见路,容易走丢

  现在我明白

  我们早晚都会把一切走丢,包括自己

  别人

  别人不是我

  是除我之外的整个世界

  当我是别人时

  我是世界的一分子

  我在众人的别人里

  众人在这里,也在那里

  某些神秘的地方

  只有我,或只有别人

  把自己当成别人

  有时是好事

  有时是最糟糕的事

  把别人看作自己,也是如此

  柏洋,或梦境

  庄稼,还在那里

  村庄从现实走入梦中

  那些街道,在清晨,在午后

  鸡叫,猪唤,山后的守望者

  可触摸的鸟鸣,在天空划出炊烟的模样

  我需要不停走动,搅动沉睡的记忆

  风与风之间,谁的影子可以留下

  或隐或现的足迹里,重叠了多少等待

  不要踏进那清澈的溪流

  内心的那条河,总在静止中流动

  长廊上的楹联,草地上的雕塑

  默默讲述乡愁里那些不变的故事

  采一朵蚕豆花,蝴蝶停在指尖

  童年的梦从某个拐角现身

  我寻找了许多年的亲人

  搬运

  行走在路上

  追逐者都是搬运工

  远离灵魂的栖息地

  离开,是另一种归来

  天空把云朵搬到大地

  蚂蚁在大雨来临前

  丢下力气,运回强壮身体的食物

  万物有位,欲望在欲望的地方

  我们搬来运去

  忙碌,是惟一的终极收获

  坐在墙角晒太阳的老人

  记忆在阳光中恍惚

  登高的楼梯上

  沉默,成为绝对的主人

  人们都在奔跑

  巨大的舞台,各种道具总在移步换位

  直至,随流水落叶而去

  我们都在搬运,搬得动的,运不走的

  时光,淡定世界无时无处不在的搬运

  悄然间,一切事物,所有人

  都被时光搬运到拒绝的去处

  喊山的中年男人

  从人群到山路,再到山顶

  一只绵羊变成狮子

  雄风冲出黑暗之门

  野兽的嚎叫,飞越群山

  此刻,复杂的言语极度简约

  山中无老虎

  声音与阳光一起穿行于天地间

  伴随无形的伤口

  万物生出翅膀,轻盈飞翔

  山谷的河流

  捉住无常的闪电

  中年男人张大的嘴巴

  短时间无法合拢

  对着山的这声狂吼

  已经远去

  走在寻找村庄的路上

  落叶

  落叶,秋天

  大地上的日月星辰

  人们快乐地寻找迷路的眼睛

  时光被抛在一边

  小狗小猫格外

  亲热,像失散多年的兄弟

  绿的,娇气

  黄的,温顺

  红的,热烈

  紫的,梦幻

  没人在意落叶的忧伤

  没人会想到落叶的疼痛

  谁也不会认为

  眼前是落叶的坟场

  青灯

  大地耐不住寂寞

  大地受不了藐视

  大地不愿再静默

  强悍呼吸

  颤抖情绪

  放逐人类的恐慌

  剧烈喘息的背后

  渺小,像刚入府的丫环

  天空不会垂下一根绳

  青灯之上

  神在活动手指

  我在青灯下清扫慌张的碎片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