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一首诗的诞生之—— 那些终究无法从玻璃里逃脱的人

来源:绥化晚报 2021-07-09 10:19:47 字体:

赵亚东

  关于玻璃的这一意象,来源于我的两段早年生活经历。早年在废弃的玻璃厂里打工和在家具城做搬运工时,玻璃这一经验就已经深深扎进我的身心之中,并慢慢地萌发和生长。

  在北环商城打工时,商场旁边的空地出租给了一个割玻璃的人,他手艺极好,变魔术一样把一整块玻璃变成各种形状,最后扔掉的不过是一些边边角角,堆在空地上,阳光照耀,闪烁刺眼的光芒。有一次,我带主顾去他那割玻璃,看见几个孩子在碎玻璃堆那玩耍,他们小小的身子躲藏在玻璃后面。割玻璃的人不曾注意他们的存在。他把边角碎料不停地投向那堆碎玻璃,有时也会飞溅出去。我很担心那些碎玻璃会扎伤那些孩子。就在我刚要去提醒的时候,他们中的一个突然碰到了玻璃架,一整张玻璃倒下来,砸在孩子们身上,玻璃瞬间碎了一地。这是我第一次对玻璃产生某种情绪,似乎那些碎玻璃扎进了我的体内,而不是那些孩子。

  另外一次,是在香坊的玻璃厂院里,彼时玻璃厂已经破产,车间里还有些残次品。我的老板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挑出完整的玻璃,并小心地立放在一边。等他挑完所有的玻璃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他喊我们帮忙,两个人抬着一块玻璃,往库房搬运。抬玻璃是有技巧的,不能平放,需要立着,否则会拦腰折断,变成碎玻璃。我们第一次抬玻璃,越小心手就越抖,没走出多远就有些力不从心。黄昏的光中,我透过玻璃看到工友们的面孔,也恍惚看到自己,仿佛我们就行走在这张玻璃里。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哗的一声,玻璃碎了一地,夕光不断地被肢解,切割成无数的碎片,我们再也看不到玻璃中的自己了。

  这两次与玻璃有关的记忆一直在我心里沉淀、生长,玻璃也逐渐变成准确而生动的意象,但是很久的时间里,我都不知道自己要借助玻璃表达什么。作为诗歌的经验,玻璃已经无比具体和明晰了,只是我需要激活它,并赋予它意义。

  直到去年我搬家的时候,在新小区旁边旁的五金商店旁,看见一个父亲扶着一块玻璃,他的两个孩子在相互追逐着。我瞬间被接通了“电流”:“两个穿花格衬衣的孩子/一个追逐着另一个/他们围绕着一块明亮的玻璃/影子在不停地滑动着/”。在虚实之间,我结合了真实的人和虚幻的影子,深化诗歌的意蕴。再往下,我把早年在商场里看见玻璃砸到小孩的记忆和经验移植过来:“当他们再也无法藏身/就一头扎进玻璃的深处/后面跟着更多的人。”我在这几行诗中,把真实的过程演化为诗歌中的事件,试图写出人在存在中的挣扎和无力,写出人在虚幻之境的真实痛苦,谁能逃避时间的切割呢?无论无邪、无知的孩子,还是世故的成年人:“手持玻璃的人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他终于松开了手/玻璃碎了一地/一个人也没有逃出来/。手持玻璃的人也是众生,在经历了跌宕起伏之后,释然也好,不甘也罢,都要撒手而去,服从于时间、生死的安排,谁也不是可以逃脱的那一个,面对时间、生死、无常,我们都是一样的,最终都会松开双手,愿意和不愿意,都要进入下一个无限的轮回。

  这首诗看起来很短,但是它孕育和成长的时间却无比的漫长:二十年的时间,我没有放弃对它的构建。正是因为“妊娠”的时间历经了我二十年的人生历程,这首诗才能顺利“生产”,并且很自然地结合了我个人的生死观念和对时间的认知与思索。从这个角度说,诗歌也是在漫长的时间里,生命不断进行感受和思考之后的结果。

  对我来说,一首诗的生成是与个人的生命演进和心灵成长共同完成的,它们是相依相伴的,是骨肉相连、水乳交融的。因此说,诗也是人心的跳动,是灵魂的震颤,是生命深处的思考与发声。

  附录

  藏在玻璃里的人

  两个穿花格衬衣的孩子

  一个追逐着另一个

  他们围绕着一块明亮的玻璃

  影子不停地滑动着

  当他们再也无处藏身

  就一头扎进玻璃的深处

  后面跟着更多的人

  手持玻璃的人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

  他终于松开了手

  玻璃碎了一地

  一个人也没有逃出来。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