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毛一民的诗

来源:绥化晚报 2021-07-09 10:19:46 字体:

  毛一民,湖南省诗歌学会理事,1986年开始发表作品,50万字作品见于报刊。

  隐忍的农具

  农耕时代

  它们很火,一个个鲜活

  也很勤快

  喜欢天天和人纠缠

  被一块土地劳累

  我经常看到父亲

  穿着蓑衣,戴着斗笠

  披一身烟雨,翻出地力和泥浪

  金黄的谷粒藏入粮仓

  隐忍的农具不说话是多么幸福

  它们一生辛苦之后退隐

  歇到老屋的墙上,每天沉浸在回忆

  发出微弱的暗光

  只是为了摆脱人

  一样的平庸

  如今它们像古董一样活着

  被十三村珍藏

  忘记稼穑,满身旧伤

  供奉拍照,招来目光

  隐忍的农具沉默不语

  有时它刚想张口

  时间又把它摁住

  鱼巷子

  我小时候有这个地方的

  记忆。在鱼巷子里

  寻找鱼巷子

  我一边观赏洞庭日落

  一边用目光搜索

  旧时那些带篷布的木船和

  黑驳子,现在都不停靠在这里

  水面上旧船挨着旧船

  木筏子肩搭肩,一直延伸上岸

  各种各样的鱼类和

  湖南湖北几个地方的方言

  被湖风吹破的吆喝都摊撂在这里

  需要晾晒

  驳岸边上许多棚户

  门口挂着咸鱼和盐菜

  湖北佬鱼馆,岁月掳走这些照片

  特别想吃一碗妈妈做的

  鱼汤泡饭,便想起洞庭全鱼席

  一股浓烈的乡愁味

  我竟然找寻了几十年

  登斯楼也

  在湖边生长

  湖风把一些事物改变了外部表情

  善于伪装黑白胖瘦

  芦苇年纪不大

  早早白了头

  有时我登斯楼也

  眺望洞庭湖

  把君山岛望成

  一颗青螺

  有时候望着望着

  我的眼睛也像洞庭湖水

  在六月涨水五尺

  会见几千年的古文人衣袂飘飘

  携我手一起登楼

  楼内文风习习

  有时唐风,有时宋风

  古风吹得眼眶里的湖水

  与天齐平

  我和古人

  仿佛都很熟悉

  清明

  我不敢走在清明节前一天的

  乡间小路上,我怕“清明时节雨纷纷”

  把我拦在泥沼路上,不可自拔

  雨,好像是前人安排好的,从古代下到今朝

  路上行人穿行在透明的空间里

  我怕我要祭祀的人

  一个个从坟墓里走出来,问我

  “听说人间的日子胜过了天堂?”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故乡回忆

  不要责备漂泊的人,近乡情怯

  故园在心里已无法复制

  我只记得一条躲闪的泥土路

  叫得出两边庄稼的名字,并能听懂那里的虫鸣

  三个人合抱不住的老枫树

  喜欢聚在一起的麻雀和

  黄牛粪荡得发光的土晒谷坪

  我家的房子屋檐很矮

  土墙上密密匝匝留着

  牛屎粑粑印。那时候

  烧一堆谷糠、草皮加上湿牛粪

  就可熏走蚊虫。在河滩

  我们常常为一堆牛粪几天不说话

  争得面红耳赤。冬天特别寒冷

  随便从墙上剥几块牛粪饼

  火塘烧得透透亮亮

  满屋子河滩青草香

  想起这些,一股暖流传遍全身

  过年

  点亮劈好的新柴

  就能看到新年

  鞋早已蠢蠢欲动

  一抬腿

  就会踩到新年的后脚跟

  雨过天晴了

  天空明镜一般

  为喜悦的人间烟花腾出空间

  这种绽放会在梦境

  多停留半小时

  跨过这门坎

  人们开始安静,停止躁动

  重又开始信守讲究和规矩

  我开始为新的岁月写诗

  春光为我的诗歌配上画卷

  拜坟

  人都漂浮在尘世之上

  被无形的潮流

  一扎扎推往山的方向

  七尺之坟

  那里住着祖先和

  陪着我们一路成长掉了队的

  亲人,熟人,朋友

  浮在尘世的要给掉了队的

  拜年。送去祭品,燃放爆竹

  只有在这个时候

  那些消失已久的亲人们

  重新又回来

  他们一个个以不同姿势

  站立坟门,等待我们朝拜

  双生是去年掉队的

  我们去给他上坟

  他就站在坟门口

  唠嗑之后对我说

  致标哥那里也要放挂鞭

  闹一闹,送些祭品

  隔壁那坟时间太久了

  拜坟的人没有了

  也要放挂鞭,贡上祭品

  在人间,双生是建档贫困户

  去年,我们完成了脱贫攻坚

  寂寞生长的事物没有声音

  苦楝籽树挂满灯笼

  一串串青葡萄

  心中只有苦涩

  待到成熟

  一张老太太的脸

  鸟鸣还没走远

  泥土里的种子

  趁人不注意

  偷偷钻出白芽

  长出绿帽

  寸头寸头往上生长

  绿色的裙子

  风在复习一些翠花

  冬笋破出石缝的时候

  内心在噼啪骨折

  小草那么柔弱

  游人的脚将它踩碎

  寂寞生长的事物

  不发出一点声音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