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唯有旧日子带给我们幸福

来源:绥化晚报 2021-06-25 10:40:09 字体:

  柏桦

  墙上的挂钟还是那个样子

  低沉的声音从里面发出

  不知受着怎样一种忧郁的折磨

  时间也变得空虚

  像冬日的薄雾

  我坐在黑色的椅子上

  随便翻动厚厚的书籍

  也许我什么都没有做

  只暗自等候你熟悉的脚步

  钟声仿佛在很远的地方响起

  我的耳朵痛苦地倾听

  想起去年你曾来过

  单纯、固执,我感动得大哭

  今夜我心爱的拜访还会再来吗?

  我知道你总是老样子

  但你每一次都注定带来不同的快乐

  我记得那一年夏天的傍晚

  我们谈了许多话,走了许多路

  接着是彻夜不眠的激动

  哦,太遥远了

  直到今天我才明白

  这一切全是为了另一些季节的幽独

  可能某一个冬天的傍晚

  我偶然如此时

  似乎在阅读,似乎在等候

  性急与难过交替

  目光流露宁静的无助

  许多年前的姿态又会单调地重复

  我想我们的消逝一定是一样的

  比如头发与日历

  比如夸夸其谈与年轻时的装束

  那时你一生气就撕掉我的信封

  这些美丽的事迹若星星

  不同,却缀满记忆的夜空

  我一想到它就伤心,亲切而平和

  望着窗外渐浓的寒霜

  冷风拍打着孤独的树干

  我暗自思量这勇敢的身躯

  究竟是谁使它坚如石头

  一到春天就枝繁叶茂

  不像你,也不像我

  一次长成只为了一次零落

  那些数不清的季节和眼泪

  它们都去哪里了?

  我们的影子和夜晚

  又将在哪里逢着?

  一滴泪珠坠落,打湿书页的一角

  一根头发飘下来,又轻轻拂走

  如果你这时来访,我会对你说

  记住吧,老朋友

  唯有旧日子带给我们幸福

  一九八四年冬

  ——《当代作家评论》,2010年第5期

  (柏桦:1956年出生,重庆人,教授,诗人,诗歌批评伦家。有诗集《表达》《往事》等,随笔《去见梁宗岱》回忆录《左边——毛泽东时代的抒情诗人》等。)

  新诗该如何抒情?柏桦有着自己的理解,“我的内心往往有一种过去的汹涌激情,对山脉、河流,对人”,“因为我们要挽留,通过诗篇来挽留,来依恋和重新到达”(《柏桦十年文选》)。因此,他将抒情寄托于过去的人、物和场景。有了《唯有旧日子带给我们幸福》这篇经典的新诗篇目。

  这首诗是通过叙事来实现抒情的。从一开始就从物是人非的感慨开始,将叙述的触角搁置在久远的青春记忆中,从“挂钟”到不变的时间,从声音的低沉带来的压抑来彰显心情的如纱似雾,将对时间流逝的伤感调到几许忧郁的调子。然后在怀旧的心绪中,回到等待的情感在黑色的椅子上,回忆曾经百无聊赖但又紧张异常的等待,想起那时动听的钟声,时间所带来的幸福与欢乐,睹物思人,想起你去年曾经来过这里,昨日重现,禁不住恸哭起来。“今夜我心爱的拜访还会再来吗?”这次的拜访可以是回忆过去真实的拜访,也可以是想象中的构图,但无论如何,拜访者都是同一个人,能够“带来不同的快乐”,往昔的情景的繁华与喧嚣,注定了缺失之后的,另一个季节的“幽独”,在对比和想象中扩大了情感的力量。

  怅然怀古,作为怀旧之一种的回忆是和忧郁联结在一起的。“某一个冬天的夜晚”,阅读与等待,焦虑、难过、无助等负面情绪交织,但又是“甜蜜的忧愁”,撕掉的信封,渐白的头发与难以恢复的日历,等等,“缀满记忆的夜空”,让人伤心,但幸福得心绪平和。几十年前,诗人戴望舒曾想逢着一个有着丁香一样的忧愁的姑娘,那是迷茫无助之后对情感归属的渴望。今天的柏桦也在寻找对“数不清的季节和眼泪”的追思方式,无论是泪珠还是被打湿的书页一角,都让诗人在幸福中体味到“旧日子”在情感记忆中的重要意义。

  怀旧,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汉语新诗的一个情感主题,无论是柏桦的这首诗还是张曙光的《岁月的遗照》,甚至是黄灿然的《杜甫》,都是在“后锋写作”的意念中,映现着时代的情感流向。有人说,怀旧是属于成年人的情感状况。那么对于新诗来说,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是青春激情的喷发,80年代中后期以后则进入了欧阳江河所说的“中年写作”的时期,沉思、思辨、理性和情感的归乡是汉语新诗这段时期至今的情感特质。在工业文明的理性主义、技术主义、实用主义等现代性思维将人的情感认同从诗化田园抛弃到物化生存状态,诗歌试图借助于对青春和童年的忆念来解决现代人的这种情感缺失,但这并不意味着是对现实社会的否定,毋宁说是对现实情感的一种超越性修辞,以同现实剥离而非对抗的方式,在想象中建构一种情感的确定性和家园意识。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