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半个我正在疼痛

来源:绥化晚报 2021-06-25 10:40:09 字体:

  王小妮

  有一只漂亮的小虫

  情愿蛀我的牙。

  世界

  它的右侧骤然动人。

  身体原来

  只是一栋烂房子。

  半个我里蹦跳出黑火。

  半个我装满了药水声。

  你伸出双手

  一只抓到我

  另一只抓到不透明的空气。

  疼痛也是生命。

  我们永远按不住它。

  坐着再站着

  让风这边那边地吹。

  疼痛闪烁的时候

  才发现这世界并不平凡。

  我们不健康

  但是

  还想走来走去。

  用不疼的半边

  迷恋你。

  用左手替你推动着门。

  世界的右部

  灿烂明亮。

  疼痛的长发

  飘散成丛林。

  那也是我

  那是另外一个好女人。

  ——《半个我正在疼痛》,花艺出版社,2005年

  (王小妮:1955年出生,吉林长春人。作家、编辑、教授。作品涉猎甚广,有诗集《我的诗选》《我的纸里包着我的火》等,另有小说、散文、随笔等面世,如《人鸟低飞》《谁负责给我们好心情》《上课记》等。)

  新时期以来,评论界喜欢将性别作为诗歌史的分类方式之一,涌现出了一群成果卓著的女性诗人,翟永明、陆忆敏、王小妮、唐亚平、伊蕾等。王小妮作为其中的佼佼者,她能从“平凡的生活中提炼出温暖的诗意,可是这种温暖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抒情的抚慰。而且在某些时候,她的诗歌也显示出某种冷峻,这是对生活的某种洞察,”这是王小妮诗歌独立于一般意义上的女性诗的根本。

  《半个我正在疼痛》这首诗,把一个女性的形象切割成互相独立的两个部分,其中一部分是现实,真实的生理感受,蛀牙的疼痛,从身体里蹦出药水和黑火,病怏怏的身体,有着女人特有的痛苦,身体是一栋烂了的房子一般。相对来说,每个月的生理疼痛、生育的割裂式疼痛,这些都让疼痛成为女人生存的常态。牙疼,虽然细微,但痛进内心里,且在牙的边缘,难以启齿,这如世界给予女性的先验压迫感。女人在男性社会的夹缝当中生存,就必然感到一种压迫和强制力。但另一方面,世界是美好的,她用不疼的半边迷恋你,她会发现善良,世界的右边灿烂明亮。女人,有着自己的美丽,长发,温柔,她们在这样的生存环境里,就像翟永明《编织和行为之歌》中:“她们控制着自己,把灵魂引向美和诗意”,她是“另外的好女人”。女人,痛苦和迷恋相生,她们在深层的痛苦里无法摆脱,这样的命运无疑构成了女性性别最为复杂的部分。

  在诗中,女性发现了这个世界的不平凡,她们发现疼痛也是生命,我们永远都按不住它,女性的矛盾造成了她们近乎不正常的心理。王小妮的诗始终关注着“人们易于忽略的事态,关注着那些慢的、小的和隐秘的事物,比如慢的疼,慢的灾难与祸害。”诗人在一件日常小事中看出不同,并从中体悟,挖掘出不一样的事物,作为一名女诗人,在新世纪的诗坛上,王小妮既不经意而又十分有耐性地坚持着女性生存的本真。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