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敕勒川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21-06-25 10:40:10 字体:

  敕勒川,原名王建军,1967年出生,曾获《诗刊》2010年度青年诗人奖,多次获《人民文学》《诗刊》《光明日报》《诗歌月刊》等诗歌大赛奖,出版诗集《风提着一朵花走了》《纸上的大风》《细微的热爱》。

  飞翔

  一只鸟飞着,向着

  无边无际的天空

  一只鸟,用“飞”

  将天空

  一翅膀一翅膀地

  收回

  一盏灯

  一盏灯的光芒有限,必须再添上些油、时间

  和耐心,甚至,要再添上些黑夜

  一盏灯就是挂在黑夜脸上的

  一滴泪

  黑夜里,一盏灯绝望地亮着,像一个人

  长久地默默地祈祷——

  一盏灯,一点点掏出内心的

  疼痛、寒冷和空旷

  众草飞奔

  众草飞奔

  众草总是先于骏马

  到达春天

  骏马沿着草的方向飞奔

  它的速度比时间更快

  它就要从时间的断崖上

  跌落

  是一棵草,让骏马

  失了足

  寒冷

  不要将寒冷视为敌人,不要用温暖

  伤害它们,它们有它们

  对待这个世界的方式和理由

  它们是这个世界的另一种人生

  即使冷到酷,也不一定是无情

  一朵雪花的爱,不比一场春天小

  而谁的内心没有寒意,即使是春天

  也不例外,当我们说春天来了,那只是

  寒冷温暖了一个心灰意冷的人

  巴掌大的爱

  我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所以

  我总是想些微不足道的事,比如

  一片雪花的来历,一枚落叶的去处,一只蚂蚁

  针尖般的命运

  就说我对你的爱吧,展开

  巴掌大,握紧,心一样小,但风

  一样能把它吹亮

  一根白发

  一根白发落在桌子上,像是一段

  可有可无的时光,被人注意或者忽略

  都已经不重要了

  一根白发终于找到了自己

  像命,找到了命运

  像人,找到了人生

  一根白发长长舒了一口气,仿佛一缕

  累坏了的阳光,可以

  安安静静地躺一躺了,然后

  怯生生地说——

  我用一生,终于把身体里的黑暗

  走完了

  幸福

  把小米淘三遍,淘米的水

  用来浇花,南瓜切成小块,像我们的心思一样小

  什么也不需要了,加上清水就可以了

  让小米和南瓜温暖地交谈,让它们慢慢说出

  秋天的黄,泥土的甜,世代相传的秘密……

  傍晚如期降临,像命运

  三碗小米南瓜粥,静静地放在桌子上

  我们像往常一样,谁也没有说话

  低下头,看见一种叫幸福的东西

  一直冒着热气,还没有凉

  母亲病了一辈子

  母亲病了一辈子,一辈子,母亲

  与病相依为命,仿佛

  病,已成了她生活的支柱

  刮风病,下雨病

  不刮风不下雨还病的母亲,常常

  把药当饭吃

  酸的,甜的,苦的,辣的

  稀的,稠的,软的,硬的

  母亲已病成了一副良药——

  坚强

  大度

  善良

  病了一辈子的母亲啊,直到现在

  仍病着,以至于有时候,我竟把病

  当作了我的母亲

  中秋的月亮或者父亲

  那些灯火总是比月亮更早点亮,它们

  像一个人心中按捺不住的想法,汩汩

  往外冒

  那些灯火不照亮灵魂,但它们温暖

  今夜零乱的道路:只有家

  才能让那些勇往直前的道路,停下脚步

  今夜,每一方窗口中都有一个月亮

  我是不是可以对着这一爿晶莹喊一声:父亲

  可我知道,父亲,你没有它那么亮

  你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躲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

  父亲,你的孤单,是今晚的月亮

  圆满,辉煌,不可承接

  填表

  这一生不知道填过多少张表,但仔细想一想

  似乎没有一张

  是真正为自己填的

  我们总是为这样那样的事

  填上这样那样的文字,无非是

  姓名,年龄,男女,籍贯,学历……

  如果可能,我愿意下面这一张表

  是我此生填的最后一张——

  姓名:一个善良的人

  年龄:一直没有长大

  男女:有时候男,有时候女

  籍贯:母亲的怀抱

  学历:生活初级……

  如果可能,我还想把自己的死亡证明填一下——

  他死于一场心灵的激情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